2002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

2002 年3月

(越南)北宁教区阮光传 (Nguyen Quang Tuyen) 主教

(越南)北宁教区阮光传主教和他的秘书及海防市教区署理阮陈鸿主教在2002年3月16日至18日来到默主哥耶。他们到欧洲,在罗马向教宗述职,然后前往露德、花地玛和默主哥耶的圣母朝圣地朝圣。他们来默主哥耶,因为他们相信圣母在这里显现。

阮光传主教告诉我们:『在越南,人民对默主哥耶的认识很少,但神父和主教知道很多,因为他们阅读书本。来到欧洲和罗马,我们决定到访圣母显现的地方,例如花地玛、露德和默主哥耶。我们希望来这个圣母呼唤皈依和特别是诵念玫瑰经的地方。返回越南后,我们会讲及圣母呼唤要皈依,特别是呼唤朝拜祭台上的至圣圣体,并为和平祈祷。 』

2002 年5月

(肯尼亚) 梅鲁教区息拉•恩吉鲁 (Silas S. Njiru) 主教

(肯尼亚) 梅鲁教区息拉•恩吉鲁主教在2002年5月6日至10日来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访,这是他告诉我们有关默主哥耶的:

息拉•恩吉鲁主教:『默主哥耶真的是世界闻名。无论我到那里,在我的国家、美国或欧洲,人们都谈论默主哥耶 ! 我现在这里,因为我敬礼终身童贞荣福玛利亚。我为教会信众的信德大受感动,这是坚强的信德。我特别看见很多年青人。我看见很多人办告解请求与天主修和。在今日的世代这真是神迹。有人告诉我他们很久已没有去圣堂,但自从去过默主哥耶后,他们定时参与弥撒。对我来说这真是神迹。

到过这里的人是不能保持缄默的。

坦白说,在这里发生的事是超越显现。在非洲,我们也有人看见显现,这是有可能和发生的。我问自己一个问题:「若天主准许显现,祂为何这样做呢?为加深我们的信仰、带领我们皈依…。」我对显现感觉高兴,但我们要超越它们,我们的信仰要更新,因为若没有信仰的更新、这便没有意义。若信仰增长、那就好了。 』

2002 年7月

(秘鲁)方济小兄弟会士圣拉蒙教区朱利奥•奥吉达•帕斯夸尔 (Julio OJEDA PASCUAL) 主教

(秘鲁)方济小兄弟会士圣拉蒙教区朱利奥•奥吉达•帕斯夸尔主教在2002年7月4日至6日来到默主哥耶,这是他告诉我们有关默主哥耶的:

方济小兄弟会士朱利奥•奥吉达•帕斯夸尔主教:『能够有机会来到这个国家我感到很高兴和受感动。我第一次听说默主哥耶是从居住在秘鲁的杰拉德神父和其他方济会神父给我看的报纸。对我来说,它无非是另一些陌生的名字、而我抱有怀疑的态度,不过,我留意到皈依,而这正是令我最受感动之处。我来这里、要感谢克罗地亚方济会的邀请,这是来默主哥耶的一个机会而我把握了。我看到很多人来这里,他们希望借着圣母能更接近耶稣。让我们感谢天主,赐圣母玛利亚给我们,我们尊敬圣母为天主之母、她经常带领我们往耶稣那里去。

这里的天然景色很美:草木和山脉,这里有很多岩石,这是灵修经历的鼓舞,像有一个形象:一个人、一个罪人,如石头般心硬,但得到天主恩宠的助佑、草木能从中萌芽。

我相信人在走向天主的属灵路途上祈祷的恩宠。朝圣者可以获得更多工人收割天主庄稼的恩宠。庄稼多但工人少,很多人来这些地方是因为属灵上的动机,有些人则出于好奇。他们并没有满足到好奇,但是寻找到其他的东西:他们找到榜样,这里出现很多皈依 , 以导致属灵的圣召:神父的圣召、修道的圣召、积极平信徒的圣召 …。

当我回家后,我会告诉其他人我所见和经历的:人们是真的带着朝圣的意愿而来。这里有朝圣、秩序和祈祷的气氛。我看不到任何负面的情况,我是深深受到感动。我们看见很多人收敛心神祈祷,气氛是良好的。

愿天主之母永远和我们在一起、而不只是在朝圣的特别日子。让我们为此在每天的生活上忠信、忠信于天主之母所带领我们的一切。 』

(秘鲁)方济小兄弟会士圣拉蒙教区助理主教杰拉德•安东•泽丁 (Gerard Anton ZERDIN)

(秘鲁)方济小兄弟会士圣拉蒙教区助理主教和传教士杰拉德•安东•泽丁于2002年7月4日至6日来到默主哥耶,他本是来自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圣西里尔与美多德方济会会省,这是他告诉我们有关默主哥耶的:

方济小兄弟会士杰拉德•安东•泽丁主教:『我们从报纸听闻默主哥耶的圣母显现,我们曾接待过向我们显示一些资料的人,我们对人想更接近天主、利用各种机会更亲近天主的渴求深受感动。他们看见通往天主的门打开了 , 而他们走近,渴求恩宠,希望能将生命转化,这是一个极大的价值。这是我们所希望的:经常借着圣事更亲近天主、得到转化、变得更好、更像基督徒。

我曾与萨格勒布的辅祭朝圣团来过默主哥耶一次,只短短逗留几个小时,今次,我会逗留两天。

我们来是想看看、但更要经历。昨天,我们参与弥撒;今天,我们登上圣母显现山,默想我们的圣召、我们的传教工作; 我们祈求天主和圣母为我们派遣所需的传教士和工人,俾能将天主的圣言传至地极。 』

2002 年8月

奥耶姆(加蓬)教区主教基恩•云先•安杜 (Jean-Vincent Ondo)

加蓬奥耶姆教区主教基恩•云先•安杜在2002年国际青年节期间和一班朋友来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访,当他还是神父时曾到访,这是他被委任为主教后第一次到访。

基恩•云先•安杜主教:『当我第一次来,我与家人一起来;今天,我与家人再来,这是私人活动。我们来这里,因为我们想祈祷和活出圣母所教导的。我是基督徒,在这里发生的也在我们的教区发生:诵念玫瑰经、朝拜圣体祈祷…。特别美好的是来这里的人数众多,而在我们的教区,我们的团体较少。

关于圣母的显现、圣母的临在,我会说,我在这里只逗留几天,很难作出一个准确的意见。我并没有辨识所需的所有要素,我只能说在这里有些事情正在发生。我有与神视者玛莉雅会面和当她祈祷时在场的恩典,有些超出我理解的事情正在发生。分析智能总希望能对任何事物都作出解释,但我认为我们只需要欣赏正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圣母在此挑战我们,对那些抱有怀疑的人,她或许在迟些时间会更清楚显示。

我们来到这里,是朝向活出我们的信仰、而不是寻找不寻常的事物。我会乐于看见基督徒从世界各处到来、并说同一种语言:祈祷的语言。

这不是在世上出现这种经历的第一次,在花地玛和露德都有圣母显现。现在每个人都谈论默主哥耶,若这种经历曾在过去发生、它们会于现在和将来也发生。与我从加蓬同来的细小代表团的人谈及默主哥耶 , 但不曾作任何宣传。人们知道默主哥耶的存在,有些人定时收到有关默主哥耶的报章。

在这里,圣母揭示自己是和平之后。只有天主知道多少心灵是受困扰,我们寻求那份只能来自天主的平安。我有机会与多位朝圣者会面,我感觉到他们内心的苦恼,他们来这里是将痛苦交托给圣母、希望能找到内心的平安。我相信来这里的人不是游客、而是希望在圣母内找到休息。

在这里看到和经历的与在我们教区的没有什么分别。我看见的是年青人在他们的堂区感到太多不冷不热的态度。当来到这类集会,他们发现一个活泼、热情和醒觉的教会,他们在一起时感觉快乐和喜悦。我相信我们必须谨慎对待要如何接纳这些年青人、这些孩子们,使他们在这里经历到的不只维持在强烈感受的水平,这应成为信仰的坚强经历,帮助他们在离开默主哥耶后继续在信仰内成长。 』

2002 年10月

(大不列颠)威尔斯卡迪夫教区退休总主教方济嘉布遣会士约翰•华德 (John Ward)

(大不列颠)威尔斯卡迪夫教区退休总主教方济嘉布遣会士约翰•华德于2002年10月1日至6日与来自大不列颠的朝圣团来到默主哥耶朝圣,在10月3日,他与方济会的兄弟们举行圣方济各的逝世纪念。

约翰•华德主教用他大部份的时间坐在告解亭内。

斐济共和国退休总主教佐治•咸美顿•皮雅士 (George Hamilton Pearce)

斐济共和国退休总主教佐治•咸美顿•皮雅士于2002年9月底及10月初与美国朝圣团来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访。他曾在80和90年代来过默主哥耶,他相信圣母的显现和圣母讯息的真确性。皮亚士主教是圣母昆仲会会士。退休后,他在美国罗德岛普罗维登斯总教区居住及服务,他在那里的主教座堂带领一个圣母玛利亚祈祷团体。

佐治•咸美顿•皮雅士主教:『我对默主哥耶的真确性没有怀疑。我曾三次到过这里,我对查问的神父说:去吧,坐在告解亭内,你会看见奇迹、再有奇迹、再有奇迹…经玛利亚的转祷和天主的力量。有人告诉我们:「你能从它们的果实​​认知它们。」毫无疑问,默主哥耶讯息的心脏和灵魂是圣体及修和圣事。

我毫不怀疑,这是天主的工作。如我所说:当你用一些时间坐在告解亭内,你就不能不相信。征兆和奇迹也是天主仁慈的礼物,但所有奇迹中最大的是神父看见教友围在主的祭台。我到过不少朝圣地,我曾在瓜达露佩度过一段时间,曾八次到过花地玛,也去过露德,这都是同一个玛利亚、相同的讯息,但在默主哥耶这里是圣母给世界「此时此刻」的说话。现在有这么多的熬煎和苦痛,圣母一直都和我们在一起,而在默主哥耶却是以特殊的方式。

我们听说有关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有趣评论,有人问他为何还未去过默主哥耶,他答道:「还未被承认啊!」(神视者)蜜欣娜今早告诉我们,他曾告诉她,若他不是教宗,他很久之前就已来默主哥耶!在我服务的普罗维登斯主教座堂有一个被称为「次雅各伯」的小团体,,他们每晚集会 ; 他们有明恭及朝拜圣体和圣体降福以及弥撒圣祭。

我会说:抱着开放的心态和祈祷来吧、将你的旅程交托给圣母。只管来,其余的天主会做。 』

(加拿大)多伦多教区退休主教皮雅士•雷西 (Pearse Lacey)

八十五岁的(加拿大)多伦多教区退休主教皮雅士•雷西于2002年10月12日至19日与一群加拿大朝圣者来到默主哥耶。他曾于1987年来和平之后圣地朝圣。在10月13日星期日(他自己强调,这天是花地玛圣母庆日)他为英语弥撒作主祭、连同约二十位神父共祭,抵达祭衣房时,他的首个问题是:「圣母还在显现吗?」雷西主教强调,他相信默主哥耶是花地玛的延续。

皮雅士•雷西主教:『我曾于1987年来到默主哥耶,当时的情况较现在原始得多,但圣神仍然存在 , 而圣母的临在就在这里。无论走到那里、你都能感受到天主奇妙的恩宠正在影响人的生命。我遇过因为吸毒和酗酒而来这里的人。我也遇过经历人生悲惨处境的人、及天主如何以奇迹般的方式反映和显示祂自己。有一位神父告诉我他听告解,最后他停住了并离开,而他们将他拉回去!办告解的人数足以令你对天主在这里的临在感到满足,这是难以置信的!对我来说,这就是默主哥耶。

在多伦多时,八十位加拿大主教与教宗共进午餐。有几位来自梵蒂冈的主教也在场,其中一位提及「默主哥耶」,我说:「你相信默主哥耶?」他说:「不!」这就像向我烧炮仗,因为我碰到了这类蠢事! 二千万人来过这里,就算是盲的人也能看得出啦!我告诉他:「教宗就坐在这里,他相信,你问问他!」他反驳说:「那是他的私人意见!」我觉得这在多方面都是诽谤性的…,我不明白天主如何有时容忍我们!天主可以做任何事,圣母的显现对我来说是毫无疑问的。基本上,这是信德的问题,我们不能对人施加信仰和敬礼,你大可以通过自己的榜样显示出来。这是天主给予我们所有人的自由,祂希望我们以信德和爱作回应。时间会过去,天主会埋葬所有人、包括我!

默主哥耶的基本讯息是绝对明确。我们生活在2002年,但男人和女人仍是由肉身和灵魂造成的,我们所有人都带有原罪的痕迹。我们的需要与宗徒时代和任何世代的相同,基本上,我们是天主的子女,我们的呼喊是如同任何世代的同样大声。所以,讯息应该是相同的,没有天主我们什么也做不了,这就是默主哥耶奇妙之处。这是天主的绿洲,这是教会应有的生活。 「传统」不是一个禁忌字眼、虽然有些人认为是 ! 神父的生活在于将人带回给天主,人的离开是因为它们认为宗教无关重要。感谢天主 ! 祂是天主并提供了这样的地方。我去过其他很多地方,但默主哥耶是我们当今社会的耀眼光芒。 』

2002 年12月

(奥地利) 维也纳教区总主教舒安邦 (Schönborn) 枢机:有关默主哥耶

在2002年12月1日,舒安邦枢机在维也纳圣斯德望主教座堂讲授教理时谈及默主哥耶:

『我不想用教廷判断的观点发表对默主哥耶的意见。不过,我反覆观察到一件事,就是在这里明显有一个彻底的天堂传教站,有成千过万的人祈祷、办告解、皈依、修和、治愈和将信仰深化。 』

【雾市达─德佛瑙】及【特雷比─涅交培】教区主教对【默主哥耶】的姿态

【雾市达─德佛瑙】及【特雷比─涅交培】教区主教对【默主哥耶】的姿态

【雾市达─德佛瑙】及【特雷比─涅交培】教区主教对【默主哥耶】的姿态 1. 包华山力主教 (Bishop Pavao Zanic ) 在1981年6月24至25日,当圣母的显现开始在默主哥耶堂区时,它所属的教区【雾市达─德佛瑙】及【特雷比─涅交培】是由包华山力(1971-1993)当主教的,后来他被拉特科·佩里奇博士所继承。 他对圣母显现的立场由热烈拥护转移到激烈反对,因此他的立场对圣母显现的见闻向世界各地传播作了巨大的贡献。 在圣母显现的首两月,主教到了默主哥耶五次,但后来只会来向信众施放坚振圣事。...

到访默主哥耶的主教及总主教

到访默主哥耶的主教及总主教

到访默主哥耶的主教及总主教奥地利主教的到访 与教宗于9月19日在(斯洛文尼亚)马里博尔举行的一个信众集会后(奥地利)萨尔茨堡总教区的乔治•埃德总主教在9月20日到访默主哥耶,他在这个场合说了下面的一段话: 『我现在是第二次来,但不是官式访问,因为直到现在、主教是不容许来这里作官式朝圣,我上次以私人的原因来了只有一天,我很相信默主哥耶圣母,此外,作为主教,我肩负着很多令我烦恼的事情,所以便需要出来走一趟寻求帮助、而我找到了,聪明的孩子总会找母亲,主教都需要帮助,我在今年的年初曾在这里找到很多帮助,希望这次我不会空手而回。...

2001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1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1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1 年5月 (秘鲁)阿亚库乔总教区约瑟•安图尼斯•迪马约洛 (José Antúnez de Mayolo) 主教 (秘鲁)阿亚库乔总教区慈幼会士约瑟•安图尼斯•迪马约洛主教在2001年5月13日至16日来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访。 『这是一个美好的朝圣地,在这里我发现很多信德、我发觉信众活出他们的信仰、信众前来办告解。我为说西班牙语的朝圣者办告解,我参与感恩圣祭。我非常、非常的喜欢这里的一切 , 这里真的是很美好。默主哥耶被称作为全世界祈祷的地方和「世界的告解亭」是对的。...

2003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3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3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3 年4月 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总主教方济各·罗德 (Franc Rode) 博士 (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总主教方济各·罗德(博士)于2003年4月26日在默主哥耶『和平』电台访问中对默主哥耶圣母显现的现象发表他的立场: 『我对默主哥耶事件的立场与克罗地亚主教们的相同。默主哥耶(事件)的存在,是如此的一个事实。人们来到这里,而我看见默主哥耶是个恩宠的地方。很多来自斯洛文尼亚的信众来到这里、并说他们获得很多恩宠!他们办了告解 , 返回教会的生活 ,...

2004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4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4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4 年2月 Josip Bozanic 枢机,Zagreb (克罗地亚)的总主教 根据2004 年2月13日在 Slobodna Dalmacija 刊登的一篇文章2004年2月12 日Zagreb 的总主教 Josip Bozanic 枢机和 Zagreb 第7 号中学的学生见面。他解答了教会对黙主哥耶的立场: 「教会说我们要相信圣经。但是教会也承认私人启示也是可能的,教友却无需相信私人的启示。黙主哥耶可以归入这类。」 枢机提醒听众在九十年代初期,主教们在扎达尔 (Zadar)...

2005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5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5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5 年4月 与来自奇维塔伟基亚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作一席谈 与来自奇维塔伟基亚(Civitavecchia) 的Girolamo Grillo 蒙席见面-「每一棵树,凭它的果子就可认出来。」当有人问Girolamo Grillo 蒙席圣母在奇维塔伟基亚小鎭哭泣而流出血涙时,他引上述的福音句子作回应。 Pantano 村落,在奇维塔伟基亚 (Civitavecchia) 小鎭附近,距罗马60...

2006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6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6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6 年5月 巴尼亚卢卡(Banja Luka) 主教,Franjo Komarica 蒙席 2006 年4月25日巴尼亚卢卡主教Franjo Komarica 在Vecernji list中声明(在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市的一份日报): 「战争前,我正式去了黙主哥耶好几次。已有好一段时间,黙主哥耶已经超越了本地教区的极限而成为世界事件。如何判断黙主哥耶是教宗的责任;而地方主教则要确保在教区内的礼仪和牧民工作合乎规格,这包括了黙主哥耶堂区。」(2006 年4月25日在Večer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