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

2003 年4月

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总主教方济各·罗德 (Franc Rode) 博士

(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总主教方济各·罗德(博士)于2003年4月26日在默主哥耶『和平』电台访问中对默主哥耶圣母显现的现象发表他的立场:

『我对默主哥耶事件的立场与克罗地亚主教们的相同。默主哥耶(事件)的存在,是如此的一个事实。人们来到这里,而我看见默主哥耶是个恩宠的地方。很多来自斯洛文尼亚的信众来到这里、并说他们获得很多恩宠!他们办了告解 , 返回教会的生活 , 并重新过基督徒的生活,这是他们在默主哥耶获得的恩宠,为何不容许呢?我不会反对人们来这里这个事实。不过,我会等待教廷称职和合法的权力部门在默主哥耶问题上的宣布,我猜想这将会在不久就发生。 』

2003 年3月

(意大利)卡塔尼亚退休总主教路易吉•博马里托 (Luigi Bommarito)

(意大利)卡塔尼亚退休总主教路易吉•博马里托在2003年5月1至4日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访,由政务次长多梅尼科•沃尔皮诺陪同,博马里托主教参与圣地的祈祷活动,并在5月4日为意大利朝圣者的弥撒作主祭。

2003 年6月

(秘鲁)利马军中主教萨尔瓦多•皮尼路•加西亚-卡德隆 (Salvador Pineiro Garcia-Calderon)

(秘鲁)利马军中主教萨尔瓦多•皮尼路•加西亚-卡德隆主教在2003年6月7至9日到访默主哥耶。

这是他说的:『信仰在这里是活泼的,我感觉到在这里每一个人是多么需要天主。在登上十字架山途中,我看见很多年青的和年老的、健康的和患病的人虔诚地祈祷,很明显在这里天主是受颂扬 , 而我为此感谢天主。 』

(阿尔巴尼亚)斯库台总主教方济会士安哲罗•马萨夫拉 (Angelo Massafra)

(阿尔巴尼亚)斯库台总主教方济会士安哲罗•马萨夫拉在2003年6月23日第一次来默主哥耶,他从巴尼亚卢卡来到默主哥耶,在巴尼亚卢卡他与教宗共祭弥撒,并协助伊凡•梅茨列入真福礼。

马萨夫拉主教从默主哥耶事件的开始就已作观察,连同信众们,他将自己联合在圣母为和平祈祷的召叫:阿尔巴尼亚的和平、赫斯高云拿的和平及整个世界的和平。

2003 年7月

(南非共和国) 乌姆济姆库卢的退休主教杰拉德·恩德洛夫

(南非共和国)乌姆济姆库卢退休主教杰拉德·恩德洛夫在2003年7月的首两周在默主哥耶度过,与很多从世界各地而来的神父一起,他也参加了国际司铎大会,而他深受感动。

这是他谈及默主哥耶的话:

『在有些地区对圣母的敬礼和对她的信心,如果不是没有 , 就是很薄弱。为某些人来说,接受圣母每天都抽出时间显现这个事实是没有可能的。我个人发觉这是对我们信仰一个严峻的挑战,如果我们相信普世救恩的计划, 就不会有什么出乎意料; 每件事情曾经是、现在是、和将来永远都是在救恩的计划内。

我个人对于相信圣母在默主哥耶显现 , 甚至在每一天显现是没有疑问的。她甚至可能会永久显现,顾及到她是永远和我们全面的在一起。我们看不到她,但天主可以使她在某些地方被看见。所以,我相信她可以在默主哥耶每一天也可以被看见。

我发觉在默主哥耶的挑战完全符合教会的教导和我们作为神父所经历的神学训练。我反而觉得将我们所学的付诸实行是一个挑战。我想将默主哥耶称为『反思站』。在这里,我面临的挑战是要充实自己和内心所学到的一切 , 并对自己的生活提出质疑。

我为在默主哥耶所发生的一切深受感动:在这里充满着祈祷和奉献精神。我参与司铎退省,我被来自不同国家的神父之间的友爱和兄弟情谊及精神所感动。对于守时、祈祷和机敏都很认真。你可看出他们是饥饿的,我们的讲师是优秀的。

我的忠告是简短的:『到那里去亲身体验吧! 』

(波斯尼亚和赫斯高云拿)巴尼亚卢卡主教弗兰约•科马里察颁发奖项给默主哥耶『和平』电台。

于7月14日,在巴尼亚卢卡主教的教区举行正式招待会,这是与6月22日教宗到访相关的所有工作的完结。

科马里察主教向默主哥耶『和平』电台颁发奖项和致谢,感谢电台播放教宗到访波斯尼亚和赫斯高云拿的预备工作及到访当日的情况。

(乌克兰)布恰奇教区主教艾连尼•标历 (Irynei Bilyk)

(乌克兰)布恰奇教区主教艾连尼•标历从2003年7月24至26日作第五次到默主哥耶的朝圣。

他告诉我们:
『在我作为主教和信徒的人生里,默主哥耶是力量和恩宠。每一步都可以看见圣母在这里以特殊的方式临在。人们在这里祈祷、并感觉到天主的临在。在我的国家,人们知道这些事件,他们经常请求来自默主哥耶的玫瑰念珠。在默主哥耶,我看见很多年青人祈祷、借着圣母寻找天主,这是对天主讯息新开始的一个迹象。我肯定会再来这个祈祷之所,因为在这里 , 借着圣母我们能更亲近耶稣。那里有耶稣、那里也就有圣母。 』

2003 年9月

(奥地利)维也纳辅理主教路德维格•施瓦兹 (Ludwig Schwarz)

(奥地利)维也纳辅理主教路德维格•施瓦兹在2003年9月初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访。

他告诉我们:

『这些年来有许多奥地利人来到默主哥耶,很多人谈论它时是正面和充满热忱的,因为他们经历了个人的改变。透过在这个圣母恩宠的地方,他们在圣事内与耶稣基督有深刻的经验,尤其是在修和及圣体圣事。这个获得自由的气氛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谈及和平、天主与人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和谐带来和平,而和平最美丽的果实是喜乐。很多人回家后充满喜乐。不过仍有对默主哥耶抱有怀疑的意见,很多人说:让我们等待教廷的判决。

从第一刻开始,我被这里的朝圣者感动,也受散发到每一处的祈祷和内心平安和喜乐气氛感动。如同基督自己说:我相信好的树可由好的果实识别出来。

死在十字架上,耶稣基督赐给我们祂自己的母亲玛利亚作为遗产。天主之母玛利亚是我们天上的母亲,她爱我们如同她爱她的圣子。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说,终身童贞玛利亚在蒙召升天后仍然与她的孩子们接近、帮助和带领他们。这就是为什么天主之母显现的可能性。我们知道教廷也承认在拉撒勒德、露德和花地玛的圣母显现。天主之母是教会的模范、她爱我们、她爱她的孩子、她带领我们步向救恩、和趋向耶稣基督。 『经由圣母找到耶稣』。她在露德和花地玛最重要的主题、也同样是我们在默主哥耶这里找到的,是祈祷、圣体圣事、忏悔、皈依、修和圣事、有利于和平的参与,这些意向也是我们在福音找到的, 是耶稣自己的意向。

巴布亚新畿内亚瓦巴格主教赫曼•赖希 (Hermann Raich)

巴布亚新畿内亚瓦巴格主教赫曼•赖希在2003年9月初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访。

他告诉我们: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默主哥耶。两年前我曾到过这里,我承诺会再来、而我很高兴我真的做到了!

在默主哥耶,人们沉浸在祈祷和静默的气氛,这是非常正面的。他们经常祈祷、办告解,感恩圣祭是美好和充满生气,这并非随处都是这样的。

我会说:看果实吧!果实显示树的质素。我看见、经历和听到的果实是如此正面和令人信服,所以我个人深信圣母在这里忙于工作。她在这里显现,神视者是这么真实,我什至钦佩他们 , 如何在这么长时间仍能处理所有一切,盛行在这里的气氛令我感动。我有机会与神视者玛莉雅在维也纳会谈。我们互相了解,我告诉她在新畿内亚我们开始认识圣母的讯息,并希望能领会和活出这些讯息。

我会给予一个概括的建议:对讯息所宣布和圣经所教导持开放的态度,讯息完全指向圣经,它们没有宣布任何新的讯息。它们是以写在圣经内的为基础。在她的讯息内,圣母经常谈及成圣:『你们自己下决心要成圣。 』这是不容易的,但这是基督祂自己的召叫,祂说:『你们应当是成全的,如同你们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样。 』保禄宗徒说:『天主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圣,』对成圣的渴求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召叫。

(爱尔兰)唐暨康纳辅理主教多纳尔·麦基昂 (Donal McKeown)

(爱尔兰)唐暨康纳教区辅理主教多纳尔·麦基昂在2003年9月初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访。这十年来他是往法国露德及爱尔兰科诺克圣母朝圣地的教区朝圣团神师。
He told us:
他告诉我们:

『在教会的每一处都有天主令人惊喜恩宠的表现。不过,有些是令人难以明白,而教廷对事件的反应一定是很小心的。这一定要有整个教会大家庭辨识的需要。 』

『爱尔兰朝圣团其中一个显着的特征是有很多男人、年轻的和年长的,对爱尔兰教会来说,正正是难以将这个群体带进圣堂。他们中有很多吸毒、酗酒、沉迷赌博、或已长时间离开教会。透过天主的恩宠,他们确信他们在这里从罪恶中得到治愈。有时人是要离开家庭和家乡才能得到特殊恩宠。 』

『在有些国家,教会在我们这个世代看似变得越来越微小,而神父的诱惑有时只是照顾「小羊群」、照顾这些留下的人。不过,福音却叫我们向在边缘及外面的人伸手。那个外展行动在默主哥耶四周以惊人的途径发展。这些外展看来与新约的精神是协调的。福音(好消息)的核心就是在耶稣内得到赦罪和新开始的承诺。此外,那些得到罪赦和治愈的人是最能以天主之名宽恕和提供治疗。 』

『不过,正如在默主哥耶所发生的皈依只是第一步,信众在回家后的日常生活仍需接受教理和支援。当地教会的挑战是要将在这里的生活经验融入当地环境。 』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主教阿比利奥•里巴斯 (Abilio Ribas)

非洲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主教阿比利奥•里巴斯在2003年9月第一次到访默主哥耶。

他说:

『我主要是在书本上认识默主哥耶,从一开始我就有隆厚的兴趣跟进这些事件,我一直都想来这里。

我不想谈论圣母显现的真实性。我有自己的意见,但我所见及令我留下印象的是来这里和祈祷的人。你能真正感受到他们是被圣神触动了。他们经常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祈祷,这里是卓越的。这真的很有意思,这就是吸引人们和改变他们行为之处。我听过不同的人的见证,谈及默主哥耶,他们都说:「我们真的改变了!」

我知道本地的主教对圣母的显现抱着保守的态度,而我又不想与他们有牴触。我不会向自己问这个问题。我看正在发生和已做过的事,对我来说,这就是征兆、一个大的征兆,但我不想谈论本教区主教的立场。

我可以看见在这里的人作出了重大的牺牲。我是以朝圣者的身份感受到的,若这些显现发生在富裕的国家, 我肯定已建设了楼梯通往显现的地点,以便人能步行上去! 我见到你们将地方保留原状,而我恳求你们维持现状,让群山作为伟大牺牲的场所,我见过有人赤足上山,这是独特的。

在这里,人分享相同的理念和为教会牺牲。这些行为能为教会在自我奉献的精神上有很大的帮助,而后果可能是世界的团结。我得承认我个人在信仰上感受到更富足和更坚强。

我们的世代比过往有更多圣母显现。我认为这是征兆,是圣母寻觅她子女的征兆。圣母显现是人偏离天主的道路而走上歧途的征兆。这就是为什么圣母带着爱而来

2003 年10月

(菲律宾)阿拉米诺斯主教耶稣•卡布雷拉 (Jesus a Cabrera)

(菲律宾)阿拉米诺斯主教耶稣•卡布雷拉从2003年10月15至17日到访默主哥耶。

他说:

『菲律宾教会的官方想法与罗马的立场相同。默主哥耶并未被罗马正式承认,我们认为在这里,很多人被启发过一个更好的生活,教廷并没有阻止任何人到这里来。有很多菲律宾人来到这里,我们可以看见好的果实。这是来到这里的人的效应,这不是官方的立场。只要我们的敬礼是在合理的范围内…,当我看见我的信众更多祈祷时我感到非常高兴。他们更多领圣体、他们参与弥撒、他们办告解、他们变得更好…,我认为这是圣母的工作。这是十分重要,我们可能需要等待奇特的神迹出现才能让教廷承认默主哥耶!这里已出现过很多、很多恩宠的神迹 , 都是在人的生命中发生。我认为他们更亲近天主这个事实就是征兆。

讯息是非常、非常及时,而且是为我们所有人的。我时常认为圣母是耶稣的特别使者。她想告诉我们所有人、所有人要成为圣人。这就是为什么她付出额外的努力来联系我们、帮助我们、提醒我们该做和怎样做去抵达天国。这是圣母对我们所有人伟大爱情的征兆,这也是圣母积极关注我们和我们整体益处的证明。她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真正的快乐和享有真正的平安。我们要做的就是听从讯息、领悟它们、和将它们付诸实行。我记得今天圣咏所记载的:「今天该听从他的声音,不要再那样心顽。」确保你们的心能接受讯息和付诸实行!

我要做圣母的工具。她曾多次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地方显现,她给我们的讯息是来自天主。她告诉我们祈祷、再祈祷。我们应该将天主放在我们生命的第一和最重要的位置。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皈依,并确保我们的心、灵和整个生命都转向天主。很多时,我们的心注目在物质的东西,例如金钱、权力和其他类似的事情。圣母嘱咐我们要注意她的圣子所告诉我们的。弥撒、领圣体、办告解 …,更多关怀别人、作牺牲、为他人作爱德的行为。

我相信若我们更能听从圣母的讯息,及若我们能在天主和与其他人的爱内合而为一,我们会在我们之间感受到真正的平安,无论我们是从那个国家来的,因为我们的心会互相接受和帮忙。这样,我们就意识到毕竟我们是一家人、一个大家庭、兄弟和姊妹,我们是一家人、并只有一位天父。当我们一齐虔诚诵念天主经时是多么的美妙!我们意识到每一个人都是我们所爱的兄弟和姊妹。这就是圣母所渴求的…,圣母使命的果实是我们所有人、我们成为一个家庭, 一个教会。』

(美国麻省)斯普林菲尔德主教多默•杜普雷 (Thomas L. Dupre)

(美国麻省)斯普林菲尔德主教多默•杜普雷于2003年10月底来到默主哥耶。

他说:

『我从这几年来过这里的人听说默主哥耶。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默主哥耶。我与朋友亨利•多尔施神父一起来到,他在十五年内共五次到过这里,这是他的第六次。他曾多次说起默主哥耶,毫无疑问,他是一位有承诺、很好和虔诚的神父,他经常称赞他在默主哥耶的经历。所以,不用说也知道我是受到他和其他几位曾谈及默主哥耶的人的影响。这使我产生兴趣,而今年我有机会来到这里,用自己的眼睛看和用自己的耳朵听,然后制订我自己的感想。

自从童年,我一直都喜爱圣母在花地玛的显现。当我十一、二岁时,我已经对花地玛圣母作出很虔诚的敬礼。现在我还做,我也真的相信圣母在露德的显现。我在十岁时看了一出电影:「伯尔纳德之歌」,它说及伯尔纳德和露德的故事。我很受感动、而对我是很重要的,这两次的圣母显现是我人生非常重要的部份。默主哥耶有点不同,因为它仍未得到教廷的完全认可,和其他人一样,我正等待教廷的最后决定,但部份的我渴求相信这些显现,我来是用自己的眼看…,我相信在这里出现了很多奇妙的果实。明显地,他们很虔诚、很诚心、很热诚、他们领受圣事、他们经常祈祷,我想我们只能被所见的感动。

我相信这是从世界各地而来的人聚集的地方。他们来祈祷、而他们得到很好的经历,很多人改造了、很多人恢复他们的信仰、有些人皈依天主教。我听说过治愈,我自己没有证据、但我听说过,我看见好的果实、许多好的事情,这就是天主的工作、圣神的工作,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圣母是否真的在这里显现,我无话可说,我并不知道…,我采取开放的态度,我的思想是开放的、我的心是开放的,我没有个人的定案,但我肯定对教廷的决定是开放的,我期待那个答案。

这是基督信仰生活完整的经历。在这里的人都是信徒、而他们活出信仰,你可以看见,是在他们心内、在他们灵魂里。我们都是同一家庭的分子,我们全都是兄弟和姊妹。在这里明显的是:你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见面,很多人从欧洲来,也有从美洲来的、不同种族的人、黄色、棕色和黑色…,在这里,每个人都是兄弟和姊妹,每个人都是相处融洽的,而每个人都有同一的信仰。我们所有人在圣体中共同分享,我们共同分享对天主和耶稣基督的信仰及对圣母的爱,这是对普世教会和对我们共享的信仰的表现,这是奇妙的!

返回我的教区,我会告诉他们我曾向你们所说的。我会说这是一个美妙的经历,人来这里和祈祷,将他们的思想和心灵开放、看看天主是否呼召他们。他们肯定在这里于属灵上获益良多,我相信他们能因来到这里而蒙祝福。

到任何一处朝圣地(默主哥耶也好、露德也好、花地玛也好)的重要之处是它为我们的灵魂和心灵带来的好处。它领我们更亲近天主、更亲近圣母,它加深我们的信仰,这就是朝圣重要之处。有人来这里是为了个人的原因,他们有自己的意向,他们中有些是蒙祝福的、他们的祈祷得到回应。有时天主回应我们的祈祷并不是以我们希望得到的回应,但那也是基督徒的一部份:学习背起十字架,我们每个人都要背起一个十字架,可能是天主的旨意要我们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我们要乐于接受它,这是天主旨意的一部份。我们来到这样的地方需要做和知的是:我们来向天主屈服,我们接受祂无论是什么的旨意。纵使我们各人各自的请求没有得到我们期待的赏赐,不过,假若我们的信仰加深、和我们获得对天主及祂母亲的爱的成长,我们已蒙祝福了。那么,我们的祈祷便已得到回应。因为我们能作为更好的人和作为更好的基督徒离开这里,那就是来这里的整个原因。 』

2003 年11月

布兰太尔(非洲马拉维)总主教塔西斯奥•施亚耶 (Tarcisio Ziyaye)

布兰太尔(非洲马拉维)总主教塔西斯奥•施亚耶在2003年11月的第一星期来到默主哥耶。与他一起来的有他的秘书以诺•坎吉拉神父、教区的牧民秘书(主管在马拉维默主哥耶圣地的人)蒙福特•西蒂马神父及二十七位在布兰太尔总教区圣地计划里最有承担的会员,以便通过他们在罗马和默主哥耶的逗留能吸取充分的灵性、回去在马拉维为默主哥耶圣地作推广。

他说:

『我是第一次来这里,我与五位神父、一位修女和一群平信徒一起来的,我很高兴来到这里。

我在1989年从一位与当时的主教来过这里的人听闻有关默主哥耶。我现在比以前更积极参与其中,因为在我现时服务的布兰太尔总教区,我们建造了一座十字架山上的十字架复制品。

我看见这里真的是祈祷之所。确实我们非常感谢神视者的启发, 他们之中有一位说,来默主哥耶的想法不应是来见他们,而是祈祷和加深我们的属灵生命,加深我们对圣母玛利亚的敬礼。

我也非常感谢堂区。我认为他们的活动安排得非常好,它们真的帮助人祈祷、各自来到主前、可以自由自在、可以接触内在的自我,在这里真的很好!

我们带了很多、很多玫瑰念珠回家 ! 在马拉维,在一千一百万人口里有超过三百万名天主教徒。我们想分享,因为分享正在影响自己和他人的信仰。我相信如果我们将天主放在第一位、如果我们对抗灵性上的贫穷,天主便会为物质上的贫穷而加以援助。有时我们以为我们可以独自行动,但这是错的,分享的精神令每个人都充实。

我们所有人 – 在欧洲和在非洲 – 应该宣讲而不宣讲,我们应该用我们的生命作福传。

2003 年11月

(波斯尼亚和赫斯高云拿)萨拉热窝总主教云先•普利奇 (Vinko Puljic) 枢机颁授奖项给默主哥耶堂区和默主哥耶『和平』电台

在2003年12月11日在萨拉热窝教区的天主教神学院举行的仪式中,萨拉热窝总主教云先•普利奇枢机颁授奖项给默主哥耶堂区和默主哥耶『和平』电台,表扬他们传扬『天主教周刊』。

2001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1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1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1 年5月 (秘鲁)阿亚库乔总教区约瑟•安图尼斯•迪马约洛 (José Antúnez de Mayolo) 主教 (秘鲁)阿亚库乔总教区慈幼会士约瑟•安图尼斯•迪马约洛主教在2001年5月13日至16日来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访。 『这是一个美好的朝圣地,在这里我发现很多信德、我发觉信众活出他们的信仰、信众前来办告解。我为说西班牙语的朝圣者办告解,我参与感恩圣祭。我非常、非常的喜欢这里的一切 , 这里真的是很美好。默主哥耶被称作为全世界祈祷的地方和「世界的告解亭」是对的。...

2002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2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2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2 年3月 (越南)北宁教区阮光传 (Nguyen Quang Tuyen) 主教 (越南)北宁教区阮光传主教和他的秘书及海防市教区署理阮陈鸿主教在2002年3月16日至18日来到默主哥耶。他们到欧洲,在罗马向教宗述职,然后前往露德、花地玛和默主哥耶的圣母朝圣地朝圣。他们来默主哥耶,因为他们相信圣母在这里显现。...

2004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4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4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4 年2月 Josip Bozanic 枢机,Zagreb (克罗地亚)的总主教 根据2004 年2月13日在 Slobodna Dalmacija 刊登的一篇文章2004年2月12 日Zagreb 的总主教 Josip Bozanic 枢机和 Zagreb 第7 号中学的学生见面。他解答了教会对黙主哥耶的立场: 「教会说我们要相信圣经。但是教会也承认私人启示也是可能的,教友却无需相信私人的启示。黙主哥耶可以归入这类。」 枢机提醒听众在九十年代初期,主教们在扎达尔 (Zadar)...

2005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5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5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5 年4月 与来自奇维塔伟基亚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作一席谈 与来自奇维塔伟基亚(Civitavecchia) 的Girolamo Grillo 蒙席见面-「每一棵树,凭它的果子就可认出来。」当有人问Girolamo Grillo 蒙席圣母在奇维塔伟基亚小鎭哭泣而流出血涙时,他引上述的福音句子作回应。 Pantano 村落,在奇维塔伟基亚 (Civitavecchia) 小鎭附近,距罗马60...

2006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6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6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6 年5月 巴尼亚卢卡(Banja Luka) 主教,Franjo Komarica 蒙席 2006 年4月25日巴尼亚卢卡主教Franjo Komarica 在Vecernji list中声明(在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市的一份日报): 「战争前,我正式去了黙主哥耶好几次。已有好一段时间,黙主哥耶已经超越了本地教区的极限而成为世界事件。如何判断黙主哥耶是教宗的责任;而地方主教则要确保在教区内的礼仪和牧民工作合乎规格,这包括了黙主哥耶堂区。」(2006 年4月25日在Večer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