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

2004 年2月

Josip Bozanic 枢机,Zagreb (克罗地亚)的总主教

根据2004 年2月13日在 Slobodna Dalmacija 刊登的一篇文章2004年2月12 日Zagreb 的总主教 Josip Bozanic 枢机和 Zagreb 第7 号中学的学生见面。他解答了教会对黙主哥耶的立场:

「教会说我们要相信圣经。但是教会也承认私人启示也是可能的,教友却无需相信私人的启示。黙主哥耶可以归入这类。」

枢机提醒听众在九十年代初期,主教们在扎达尔 (Zadar) 会议上达成共识,根据他们的调查,他们不能谈及黙主哥耶的超自然现象,却也不能否认它。

「直到今天,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论据,所以我们仍然不愿下定论。但是我们没有禁止人们去那里祈祷或朝圣。我们的希望是在那里人们可以获得纯正的天主教道理,但该处举行的弥撒不应和声称的显现有任何关系。」

关于最近 Bozanic 枢机访问 Zagreb 的第7 号中学,由所有克罗地亚天主教教区共同编辑的天主教周报 Glas Koncila 于2004 年2月22日有以下的报导:

「枢机表示,信众没有义务要相信私人的启示,所以我们不应提到超自然现象,但是教会也没有否定黙主哥耶。枢机又说,教会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论据去表达教会对显现的立场。枢机又强调:我们看见人们在黙主哥耶领受了不同的恩宠,所以,人们从黙主哥耶所获得的必须符合教会的道理。

2004 年4月

Bernardo Witte 蒙席,Conception (阿根廷)的退休主教

Bernardo Witte 蒙席,无玷童贞圣母献主会会士,是Conception (阿根廷) 的退休主教。他在黙主哥耶渡过圣周。他和一群德国的朝圣者同来,因为他是德裔人士。他早上为操德语的朝圣者主持弥撒,他也有祈祷和主持修和圣事。

以下是他谈到黙主哥耶的说话:

「我们做主教的每五年要向教宗述职。1984 年,我在罗马停留后便去维也纳去见一位神父,他是我的朋友。他对我谈到黙主哥耶,我立刻便相信了。此后,我便一直渴望来黙主哥耶。现在我退休了,没有以前那么忙,所以我来黙主哥耶过圣周。我希望能够来看看,认识,和祈祷。我听到在黙主哥耶的重要词句:祈祷,补赎,悔改。向我介绍黙主哥耶的Mathuni 神父,在其中一次显现时也适逢其会。他亲眼目睹孩子们的眞诚,和其他在场人士的热切祈祷。自此之后,我便对黙主哥耶事件多加留意,二十年过去了,我也深信黙主哥耶事件是真确的。黙主哥耶的讯息是信仰和希望,这也是教会的讯息,黙主哥耶同时也召叫我们要祈祷,斋戒,和悔改。

(关于斋戒)这方面的认真程度眞是出人意表,但是我这样解释:今天整个世界道德伦理日趋沉沦。对世界,教会,和人灵都构成极大威胁,所以采取非常的措施是必须的。

(对于黙主哥耶的神视者全是已婚人士)我会认为这正好强调婚姻,生育,和性的神圣性。今天的死亡文化导致死亡,黙主哥耶事件指引我们到生命的文化,到爱的文化。我却说这是家庭生活的更新,配合了堂区生活和牧民的力量。所以,我们不只有一个活的教会的印象,我们正是身处其中,有切身的体验。这是一个事实。

(对于每天都有显现和已经有数以千计的显现的看法)我为此感到钦佩和喜乐!每次显现都是一个新的希望,新的挑战。对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相同的:在这个受到死亡文化威胁的世界,这些显现提倡生命的文化。我对此的印象是一切都是如此和谐:这些显现,若望保禄二世以他的教宗职权鼓励更新教会内的牧民生活,有很多主教有意识地以敬礼圣母作为他们牧职的方向….. 概略地说,我会重复圣母在花地玛的说话:最终,我的无玷圣心将会获得胜利!我认为花地玛和黙主哥耶的显现,象征了欧洲必须更新。在黙主哥耶,东欧的共产党已开始倒台。黙主哥耶带来喜乐,希望,和信赖。

2004 年6月

Bruno Tommasi 蒙席,Lucca 教区(义大利)的退休主教

Bruno Tommasi 蒙席,Lucca 教区(义大利)的退休主教,于2004 年6月来黙主哥耶朝圣。 6月19日,他为操义大利语的朝圣者主持弥撒。

2004 年8月

Mauro Parmeggiani 蒙席从义大利罗马

从罗马来的 Mauro Parmeggiani 蒙席于2004年的青年节来黙主哥耶朝圣。

Parmeggiani 蒙席相信圣母临在于黙主哥耶,他又说圣母的讯息是美好而有深度。他劝我们要尽己所能,要使黙主哥耶能保存祈祷的简单,纯朴和强力,致使每人都会和圣母相遇,她和她的圣子耶稣共同邀请我们悔改,这是今天基督徒的不可或缺的体验。

在罗马教区内,Parmeggiani 蒙席专责青年牧民工作,他现正筹备‘ 第一届欧洲青年朝拜圣体大会’ ,将于2004 年10 月6日至10日在罗马举行。 Parmeggiani 蒙席对在黙主哥耶的青年节印象深刻,他希望青年人能够来罗马参加朝拜圣体大会,人数愈多愈好。

2004 年9月

Francisco Viti 蒙席,Huambo (安哥拉)退休总主教

Francisco Viti 蒙席,Huambo (安哥拉)退休总主教,于2004 年9月在黙主哥耶停留数天。他告诉我们:

「我以一个基督徒和一个相信的人的身份来这里祈祷,朝拜天主。我感谢天主赐给我在这个地方有信仰的体验,特别是修和圣事和圣体圣事。在这里的祈祷精神,使我尤感快慰。朝圣者在这地方的主内共融精神甚为浓厚,真是天主所赐的特恩。」

2004 年10月

从 Meina (义大利)来的 Giovanni Moretti 蒙席,退休总主教和教廷大使

从 Meina (义大利)来的 Giovanni Moretti 蒙席,退休总主教和教廷大使,于2004 年10月初到黙主哥耶作私人朝圣。

Moretti 蒙席参加了黄昏的祈祷活动,又为朝圣者主持修和圣事。他说圣地内的敬礼和祈祷精神使他感到雀跃。10月3日星期日早上,他为义大利朝圣者举行弥撒。

2004 年12月

黙主哥耶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和 Hnilica 主教访谈

这次访谈由德国天主教月刊 PUR 的 Marie Czernin 主持,于2004年12月发表。

Marie Czernin: Hnilica 主教,你有很多和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相处的时间,你亦有很多和他私下谈话的机会,例如在1981 年5月13日有人企图刺杀他之后不久,你往Gemelli 医院探望他。请问你有没有和他谈起在黙主哥耶发生的事情呢?

Hnilica 主教:我在19​​84 年曾经探望过教宗。我们在冈道夫夏宫 (Castel Gandolfo) 吃午餐,那是他夏天的居所。我告诉他我在那年的3月24日在莫斯科的圣母升天圣殿把俄罗斯奉献给圣母无玷圣心,这是应圣母在花地玛的要求。当我把在黙主哥耶发生的事情告诉他时,他甚为感动地说:「圣母保护你和引导你去到那边。」我回答:「不是这样的,圣父。她用双臂携带我去黙主哥耶!」然后,他问我对黙主哥耶的想法,又问我曾否到过该地。我答说梵蒂冈没有禁止我去,但是有人劝我不要去。教宗望着我说:「当你去莫斯科时,顺道隐藏你的身份去黙主哥耶。有谁能禁止你这样做呢?」教宗没有正式批准我去,但他找到另一个解决方法。教宗继续谈着,然后给我看一本由Rene Laurentin 写的有关黙主哥耶的书。他开始阅读该书的几章,他又强调黙主哥耶的讯息和花地玛的讯息有密切关系。教宗说:「黙主哥耶是花地玛的延续。圣母在共产国家显现主要是因为问题源于俄罗斯。」教宗已把这事作为他教宗职务的使命。这是为什么我马上明白个中的关系。

和教宗的谈话结束后,我以匿名方式去了黙主哥耶三或四趟。但是,Mostar-Duvno 雾市达的前主教山力主教(Pavao Zanic) 写信给我, 请我不要再去黙主哥耶,他又在信中说假如我拒绝,他会写信给教宗。看来有人曾告诉他我去了黙主哥耶。但,我没有任何理由惧怕教宗。

你有没有在别的场合和教宗谈到黙主哥耶?

Hnilica 主教:有的。我们在1988 年8月1日再次谈起黙主哥耶。一群从米兰来的医生到冈道夫夏宫 (Castel Gandolfo) 探望教宗,他们刚在黙主哥耶检测神视者。其中一位医生表示雾市达的主教对他们百般刁难。教宗说:「他旣是那地方的主教,你要尊重他。」然后他以亲切的语气继续说:「但若他做得不当,他终有一天要向天主交账。」说完后,教宗沉思片刻,然后说:「今天的世界对超自然的事麻木了,换句话说,就是没有天主。但是很多人在黙主哥耶以祈祷,斋戒,和圣事重新找回天主存在的感觉。」

对我个人来说,这是有关黙主哥耶的最明显的证据。使我感受特别深刻的便是这群在场的医生宣称‘不能证明也不能否定有超自然现象’。至于教宗本人,他早就相信有超自然现象的事情在黙主哥耶发生。教宗从很多来源中,已经确信人们在这地方可以体会天主。

黙主哥耶所发生的许多事情,是否有可能是编造出来的?

Hnilica 主教:若干年前,在 Marienfried 有一个青年聚会,我被邀请参加。期间有记者问我:「主教,你会否相信,所有在黙主哥耶发生的事情是来自撒殚的?」我回答说:「我是耶稣会会士。圣依纳爵教我们怎样分辨神灵,但是他也教导我们每件事情都可能有三个来源:来自人的,来自天主的,来自魔鬼的。」最后,他也同意我,在黙主哥耶所发生的事情是不能用人的观点去解释的,事实上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正常年青人蜂涌前来要和天主修和。黙主哥耶又被称为「世界的告解亭」,因为卽使露德或花地玛也没有激励那么多人去办告解。在修和圣事中有什么事发生呢?神父把告罪者从魔鬼手中释放出来。然后我这样回答该记者:「当然。撒殚有能力做许多事,但有一件事是它不能做的:撒殚会否激励人们去办告解, 好使他们从它手中被释放出来呢?」所有的记者都笑了,他们明白我想说什么。所以,唯一剩下来的来源便是来自天主的。过了一些时候,我把这番谈话告诉给教宗。

你怎样槪括黙主哥耶的讯息呢?黙主哥耶的讯息和露德或花地玛的讯息有什么区别呢?

Hnilica 主教:在这三个地方,圣母同样邀请我们要悔改,宽恕,和祈祷。在这方面,三地的显现是相近的。但是,黙主哥耶的显现已经持续了23 年。在这么多年中,这种超自然现象一㸃也没有减少,而结果就是有更多的知识份子在黙主哥耶悔改。

有些人认为黙主哥耶的事件并非真确,因为有战争在这地区发生,结果导致国与国之间的冲突:这地方不应该是和平之地而非冲突之地吗?

Hnilica 主教:在1991 年(黙主哥耶的第一个讯息「和平,和平,只要和平」的10 年后),战争在克罗地亚爆发,我再次见到教宗,他问我说:「波斯尼亚境内发生战争,黙主哥耶的显现又如何解释呢?」真的,这场战争确是可怕,所以我说:「看来我们和花地玛有相同的处境。如果当时能立即把俄国奉献给圣母无玷圣心,第二次世界大战;共产主义的散播和无神主义本来可以避免。圣父,在1984 年,你把俄国奉献给圣母无玷圣心,在俄国便发生很多变化,共产主义亦开始瓦解。在黙主哥耶,圣母警告我们若我们不悔改,战争便会发生。没有人把这些讯息放在心中。也许,如果前南斯拉夫的主教能够认真地看待这些讯息,事情便不会变得如此糟糕— 但无论如何,这也不能保证教会会正式承认黙主哥耶,因为显现今天仍然继续发生。」然后教宗对我说:「那卽是说Hnilica 主教认为我把俄国奉献给圣母无玷圣心这个行动是有效的吧?」我答说:「那当然是有效的。问题却是有多少位主教和圣父一起把俄国奉献给圣母无玷圣心。」

其他主教应该仿效圣父的做法,但他们没有,为什么这是如此重要呢?

Hnilica 主教:这是展现教会共负责任的特性 , 换句话说,教宗和主教的共融有很深邃的意义。当 Carol Woytila 于1978 年当选教宗时,我祝贺他,但是我立即提出如果他不和全体主教把俄国奉献给圣母,这于他的教宗牧职将会是美中不足。他回答我说:「假使你能使所有主教听从你,我明天就会把俄国奉献给圣母。」所以,1984 年3 月25日,他把俄国奉献给圣母后,他问我有多少位主教和他一起共祭。因为我不知道答案,教宗便说:「每位主教要为他的教区作好准备,每位神父要为他的团体作好准备,每位父亲也要为他的家庭作准备,因为圣母说平信徒也要奉献自己给她的圣心。」

2001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1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1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1 年5月 (秘鲁)阿亚库乔总教区约瑟•安图尼斯•迪马约洛 (José Antúnez de Mayolo) 主教 (秘鲁)阿亚库乔总教区慈幼会士约瑟•安图尼斯•迪马约洛主教在2001年5月13日至16日来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访。 『这是一个美好的朝圣地,在这里我发现很多信德、我发觉信众活出他们的信仰、信众前来办告解。我为说西班牙语的朝圣者办告解,我参与感恩圣祭。我非常、非常的喜欢这里的一切 , 这里真的是很美好。默主哥耶被称作为全世界祈祷的地方和「世界的告解亭」是对的。...

2002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2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2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2 年3月 (越南)北宁教区阮光传 (Nguyen Quang Tuyen) 主教 (越南)北宁教区阮光传主教和他的秘书及海防市教区署理阮陈鸿主教在2002年3月16日至18日来到默主哥耶。他们到欧洲,在罗马向教宗述职,然后前往露德、花地玛和默主哥耶的圣母朝圣地朝圣。他们来默主哥耶,因为他们相信圣母在这里显现。...

2003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3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3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3 年4月 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总主教方济各·罗德 (Franc Rode) 博士 (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总主教方济各·罗德(博士)于2003年4月26日在默主哥耶『和平』电台访问中对默主哥耶圣母显现的现象发表他的立场: 『我对默主哥耶事件的立场与克罗地亚主教们的相同。默主哥耶(事件)的存在,是如此的一个事实。人们来到这里,而我看见默主哥耶是个恩宠的地方。很多来自斯洛文尼亚的信众来到这里、并说他们获得很多恩宠!他们办了告解 , 返回教会的生活 ,...

2005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5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5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5 年4月 与来自奇维塔伟基亚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作一席谈 与来自奇维塔伟基亚(Civitavecchia) 的Girolamo Grillo 蒙席见面-「每一棵树,凭它的果子就可认出来。」当有人问Girolamo Grillo 蒙席圣母在奇维塔伟基亚小鎭哭泣而流出血涙时,他引上述的福音句子作回应。 Pantano 村落,在奇维塔伟基亚 (Civitavecchia) 小鎭附近,距罗马60...

2006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6年主教到访黙主哥耶

2006年到访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关黙主哥耶2006 年5月 巴尼亚卢卡(Banja Luka) 主教,Franjo Komarica 蒙席 2006 年4月25日巴尼亚卢卡主教Franjo Komarica 在Vecernji list中声明(在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市的一份日报): 「战争前,我正式去了黙主哥耶好几次。已有好一段时间,黙主哥耶已经超越了本地教区的极限而成为世界事件。如何判断黙主哥耶是教宗的责任;而地方主教则要确保在教区内的礼仪和牧民工作合乎规格,这包括了黙主哥耶堂区。」(2006 年4月25日在Večer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