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拉夫高神父的生平

斯拉夫高神父在2000年11月24日下午3時30分離開我們進入天鄕。他習慣每星期五帶領堂區教友和朝聖者登上十字架山一起拜苦路。這習慣是由他開始的。當日拜完苦路後,他覺得有點不舒服。於是他坐在一塊石上,然後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他的靈魂便返回了天主的身邊。

斯拉夫高神父出生於1946年3月11日。父親名 Marko,母親名 Luca。屬 Cerin 堂區。他小學在 Cerin、中學在 Dubrovnik 唸書。他於1965年7月14日在Humac 加入方濟會。他在1971年9月17日宣發永願,並在同年12月19日領受司鐸聖職。他曾在薩拉熱窩、Graz 及 Freiburg 攻讀神學,並在奧地利的 Graz得到碩士學位。經過五年在赫斯高雲拿省 Caplinina 堂區的牧民服務後,便到 Freiburg 繼續學習 , 並完成宗教教育學博士學位及取得心理治療師的資格。

1973年至1978年他在 Capljina 堂區担任牧靈工作。由1982年的春天至1984年9 月他在霧市達担任大學生神師的工作。在霧市達附近的 Bijelo Polje 有一所由修女管理的靜修院,他在那裏帶領退省的工作。他所擔任的學生神師工作及作退省神師的工作都大受歡迎。當時的共產政權對斯拉夫高神父自然極為不滿,並束意迫害他。在那極度困擾的時刻,最可敬的 Franjo Kuharic 樞機便出頭保護斯拉夫高神父的工作。

由於斯拉夫高神父精通歐洲數國語言,自從1982年回國後,雖然有不同堂區任務在身,仍然不遺餘力地去服務默主哥耶的朝聖人士。1983年他正式被委任在默主哥耶工作。按照霧市達 Mgr. Zanic 主教的指令 , 他於1985年被派往Blagaj工作;1988年擔仼 Humac 堂區助理主任司鐸,同時擔任助理初學師的工作。

當波斯尼亞及赫斯高雲拿內戰開始的時刻,所有年長的會士被遷往Tucepi。據已去世的Drago Tolj 神父記述,當時只有前任省會長及斯拉夫高神父留在默主哥耶。

當斯拉夫高神父開始在默主哥耶工作時,他已執筆寫作。他的作品有「用心祈禱」,「請給我一個你受傷的心」,「用心舉行彌撒」,「愛的學校」,「用心敬拜我的聖子」,「與耶穌和瑪利亞一起攀登加爾瓦略山、並與復活的基督相遇」,「以一個喜悅的心去一起祈禱」,「訪問綱要」及正在出版的「用心守齋」。斯拉夫高神父的書籍被翻譯成二十國語言,全世界印製超過二千萬本。他也有極多文章刊登在不同刊物上。他是 Capljina 方濟會會刊的主篇。他同時參與 Krsnj Zavicaj、Glaz Mira 及默主哥耶「和平」無線廣播的工作。他為朝聖者不遺餘力舉辦講座、發起朝拜聖體、恭敬十字聖架、在聖母顯現山上公唸玫瑰經、在十字架山拜苦路,在那裏他完結了在世的生活。

他推動司鐸及青年人週年聚會,在方濟會會省的祈禱之所「和平之家」舉辦「守齋及祈禱退省」。由於戰亂的關係,許多家庭受到破壞。因而激勵他設立「母親村」,以收容六十多位戰爭中失去父母的孤兒、破碎家庭的兒童、未婚媽媽、無人照顧的長者及有病的兒童。斯拉夫高神父可說是最愛小朋友的人。小朋友也懂得回愛。他們常常在他的身邊。而斯拉夫高神父好像耶穌那樣聚集他們。

斯拉夫高神父所受過的心理治療課程及教育幫助他協助由 Sr. Elvira 所創辦的 Cenacolo 晚餐廳戒毒所的青年們。在默主哥耶的團體稱為「生命之田地」(Camp of Life)。斯拉夫高神父接受外國的援助分兩個方向:「戰爭孤兒基金」及「天才之友基金」去幫助學生們。

斯拉夫高神父與小朋友在「母親村」

斯拉夫高神父與 Elvira Patrozzi 修女在 Cenacolo 晚餐廳戒毒所

現在很難一一指出這位偉人的貢獻。無可置疑,他在默主哥耶所作的貢獻是無以倫比。斯拉夫高神父曾到世界各地宣揚和平及修好的聖母訊息。他是和平運動十九年半前在默主哥耶誕生的靈魂和核心。 他有特殊的恩賜:語言的能力、溝通的能力、教育、 簡樸,幫助有需要的人、無窮盡的能量等等。很難想像是出自一個人。同時他是勤勉、熱心、謙卑、有愛德。他不斷守齋、祈禱。他孝愛聖母如同一位小孩子。事實上,這是他一生的本質﹕藉著守齋及祈禱,他帶領人靈通過和平之后瑪利亞而到達天主那裏。

有時他生活在超越的現實中 – 他是在這世界,但與此同時卻又好像在另一世界。當他以司鐸的身份和你談及聖經時,耶穌彷彿活在眼前:「他們不屬於世界,正如我不屬於世界一樣。求祢以真理祝聖他們。祢的話就是真理。正如你派遣我到世界上來,我也派遣他們到世界上去。我為他們祝聖我自己,為叫他們也因真理而被祝聖。」(若17:16-19)

葬禮於公元 2000年11月26日(星期日) 2時於 St. James 教堂彌撒後,在默主哥耶「Kovacica」墳場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