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殯葬彌撒的講道及
葬禮

紀念 Slavko-Barbarić 斯拉夫高神父(方濟會會士)

引言 / 講道

Msgr. Ratko Perić Bishop of Mostar-Duvno 及Trebinje-Mrkanj

告別辭

Fr. Ivan Sesar

Msgr. Ratko Perić 主教
Mostar-Duvno 及Trebinje-Mrkanj
在殯葬禮儀的引言
– 基督君節王26/11/2002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亞孟。大家平安!

敬愛的省會長 Fr. Tomislav,主任司鐸Fr. Ivan,各位共祭神父,各位兄弟姊妹:

我們奉獻這一台彌撒為去世的 Fr. Slavko Barbarić 斯拉夫高神父的靈魂,赫斯高雲拿方濟會省區的會員。我從心底表達我的同情,以及深切慰問所有他的家庭成員。

在人類死亡面前,無論是自己的或親人的,我們每個人都懷着震驚的心、疑惑及悲傷的眼睛站立。但天主有權從這個世界召叫祂想要的任何人,無論在何時何地 , 以祂自己想要的方式叫人進入永恒的家鄉。這是天主的權利,祂不用徵求人類的意見 ; 衪没有豁免任何人死亡。祂是我們靈魂肉身的創造者,是物質空間和靈性領域,時間和永恒的主人,這是為什麼我們人類必須要以謙卑和滿懷信心的態度站立在天主面前的原因。

在天主的召叫前,所有人類的評論及故事都陷於停滯。唯一留下的就是被召叫者給予的回覆,而我們人類的中保,通過基督的祭獻在慈悲天父前轉禱。今天我們慶祝基督君王節,祈求基督君王接納亡者斯拉夫高神父的靈魂。願上主報答他的一切善行,並寛恕他的一切過犯。讓我們也為在思言行為上的過失而懺悔,特別是那些不符合天主誡律的,求主憐憫。

 

Tomislav Pervan 神父,方濟會會士
赫斯高雲拿方濟會省會長
殯葬禮儀的講道,26/11/2000

 「主,讓我認知祢的道路,教導我祢的途徑!

主教、各位方濟會會士、敬愛的母親路濟亞、我們已亡的斯拉夫高神父的弟兄姊妹,親戚朋友、信友,朝聖者以及我們摯愛的斯拉夫高神父:

昨天有人來電堂區辦事處,問及今天要選讀的經文及信友禱文。我答說:讀經選用基督君王節的甲年讀經,信友禱文則用大日課中為亡者祈求的禱文。相信大家都會同意,因為第一篇讀經選自厄則克耳先知書,論及牧者;第二篇讀經取材自格林多人前書,論及在末世終結時,基督戰勝死亡,一切從屬於天主;福音論及世界末日審判時,把人類分開兩個部分:一部分是那些善待弱小者,另一部分是對那些有需要而視若無睹的人。

在此首先我要表達我的謝意,代表方濟會會省及我本人感謝你們無數的慰問、電郵、電訊及電話等,特別是你們親臨於此出席斯拉夫高神父出乎意料之外的去世。如果原始的聖體聖事是感恩的行動、一個犧牲中的感恩與奉獻,那麽我邀請大家一起為斯拉夫高神父的生命,一位充滿人性、充滿基督化、充滿方濟各精神的會士及司鐸而感恩。他的生命是一個完美的犧牲、全然的交托者,及一個為一切人成為一切的犧牲者。同時,我們也感恩,因為他在我們赫斯高雲拿的會省中開花,成為了一位努力不懈的耕耘者,按聖方濟各精神的祈禱者,並在他所喜愛的十字架山上走完人生的旅程。   

如果我個人想用聖經的思想來強調這一生活,那麽對於斯拉夫高神父的生活指導主題,我會用開始時所引用的聖詠。這是斯拉夫高神父一生的意願 : 祈求天主向他顯示自己的道路,行走衪的途徑,走福音和皈依之路。在我們的主和聖母的學校裏,在主的道路和腳步中,每天搜尋新的課程。 

他的死亡突如其來,對我們是措手不及;好像聖詠所形容,他的離去正是如日方中,時辰尚未來到。若聖詠計算人生的長短以七十至八十歲為準則,那麼斯拉夫高神父以五十五之年去世算是短了些。不過,從我個人的經驗,若你們同意的話,在人的角度看來,他比我們活多三倍。因為他不倦、不放棄、不休息。他從不在午夜前上床休息,起身時太陽還未出來。好像聖詠那樣說:他恒常祈禱。「我的靈魂,醒來罷!銅鑼、鐃鈸,醒來罷!」事實上,他用祈禱步行上聖母顯現山或十字架山去喚醒太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論任何氣候,他一早起牀便出外祈禱。他常說作為一位神父唯有早上才能單獨地滿全祈禱的職務。他大清早在十字架山上去世,是因為心臟出了問題。

他的心無法忍受了,可以說 他毫無保留的把自己的生命,或更好説把他的心交付出去。他沒有時間為自己著想,為自己的健康或自己的病苦稍作思量。他從不抱怨那些打擾他安寧的事情,就算寒冷的天氣、感冒、或其他攻擊他免疫系統的情況底下,他仍然保持心平氣和。他不懂得放下已開始的工作。他每天都在消耗,這樣他背着自己的十字架,默主哥耶的十字架二十年了。他把它帶到十字架山,在主的十字架下放下了他的十字架,等待將來復活的光榮。他每天陪伴朝聖者登山,好像耶穌與自己的門徒登上大博爾山,最後登上加爾瓦略山,好像聖若望所描述:人子接受光榮的地方。「當我被舉起來時,我會吸引眾人來歸向我。」在大博爾山顯聖容時,門徒説:「我們在這裏真好。」斯拉夫高神父在十字架山帶領無數的朝聖群眾一起背負十字架、背負默主哥耶的十字架、來自不同地方的十字架、來自教會及方濟會會省的十字架。斯拉夫高神父好像他的師傅耶穌一樣與世長辭 , 不是在牀上、不是在椅子上、不是在眾多親友面前,而是在十字架下,在赫斯高雲拿冷冰冰的石頭上。可見那麽多地方表達出斯拉夫高神父死亡的意義。斯拉夫高神父 : 你把你的十字架放在救主的十字架下,藉著你的死亡,你吸引到這裏來的人如此之多 : 包括地區主教,整個會省的會士,這麼多其他兄弟神父,不少的教友及朝聖者。他們從遙遠的地方來到這裡,他們只是對你説一聲:「多謝你 ! 再見 ! 」你的死亡像一個聚會場所,聚集了我們所有人,大家都平等無分你我。

各位兄弟姊妹:

在這裏,有關這位兄弟的成就,我可說什麼呢?打從1961年我便認識了他。那年的聖斯德望紀念日,我們一起參與 Fr. Dobroslav Stojic 及 Fr. Gojko Musa 首祭。當年我剛在 Visoko 修院讀完中學一年級,而斯拉夫高神父則在同年進入修院,那時我們便開始認識。他身材瘦削。他説他被接納為修生,並會到Dubrovnik 唸書。之後,我們大家都在同一會省接受培訓。我們一起成長、一起工作,特別當我擔任默主哥耶堂區的主任司鐸的時候,有六年之久經歷共産政權非人的沉重統治; 在這情況底下藉著天主的恩寵,我們要把聖母的訊息廣傳開去。亦從那時開始共產政權日走下坡。自由的曙光開始照亮著世界及克羅地亞的人民。

Leon Bloy 是法國一位思想家及作家、一位改信天主教的熱心教友。他説:「世上最不幸的事情,便是不能成為一位聖人。」第一位法國文學院的榮譽女作家 M.Yourcenar 亦極同意這説法。這句話可能驚嚇了你們,但我們不必害怕。聖德並不表示要超越我們的能力和願望,只要按個人的理想便可以了。在聖德上要多少的進度,全賴個人的取向。我們要成聖到那一地步,全賴我們的意願。今天的節日已給我們很清楚表達出天主的説話和道理。天主藉周圍所發生的事物給我們説話。天主藉歷史及不同種族給我們說話。基督君王曾清楚的説:「我來是把火投在地上。」聖母希望在默主哥耶給世界什麼訊息呢?她只有一件事:讓天主的國駕臨在世上。她希望基督的訊息能傳遍普世。簡而言之:天主是君王,基督是我們的君王。人類只是一個軟弱的受造物,只此而巳。斯拉夫高神父有什麼意願呢?藉著祈禱、無數的朝拜聖體、講道、會議及寫作,無非是表達出耶穌是天主,我所朝拜的。我為祂而生活,祂是我的一切。祂是我唯一所侍奉的、所欽崇的。在兄弟姊妹身上同樣的侍奉祂。「藉著聖母,到達基督」,同樣「藉著基督,到達聖母」! 

斯拉夫高神父從基督身上及聖方濟各身上找到靈感。耶穌沒有留下著作,祂只是講道,由門徒筆之於書。基督知道祂的聖言好像種子落在好地裏、落在斯拉夫高神父的生命中、落在人們的心中、落在家庭中,然後結出豐碩的成果。

聖方濟各的形像同樣鼓勵了他。聖方濟各也好像基督一樣,成為眾人的導師。聖方濟各是偉人中的偉人,他把自己穿著的名貴衣服放回他的父親面前,他的父親是專門製作名貴衣服的裁縫,方濟各則決志走貧窮之路。這為斯拉夫高神父都是每一天的啟示:不佔有任何東西、把一切都施捨出去;好像聖保祿一樣:為一切人成為一切;至少拯救一些人。可以說他的口袋常是破爛的,他把所有的東西都交付出去,不求合理與否。他通過了今天福音所指出的愛主愛人的信德精神。他願意成為今天黑暗世界的一片真光。我們知道幾條光綫不足以驅散黑夜、或幾個小浪不足推成巨浪;但斯拉夫高神父則讓我們驚訝,他送窮人的一朵小花或麵包,那麽便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這便是今天福音所描述耶穌在審判之日所說明的,斯拉夫高神父具體地生活了、做到了。

假若基督對斯拉夫高神父説:明天你會返回天父那裏,我相信他不會停下來。因為他每天做的事只有一個目標:光榮天主、侍奉天主。斯拉夫高神父不會停下來去想想有關自己的生命。他不會放棄登上十字架山,他不會放棄祈禱、朝拜聖體、停止給予人們靈修指導、或停止探訪低下層的人士。假若上主給予我們一些訊息,可能我們會回到自己的房間細心思量,找尋更完美的方法去解決,去增加天主的恩寵。可能我們會揀選更好的方法、生活得更內斂。但斯拉夫高神父會繼續如常工作,即充滿熱忱去愛主愛人。一次,有人問一位聖者:你為什麼沒有恐懼之心。聖者回答說:因為我每天都想及我的死亡。人們害怕,因為他們對所發生的事物和所佔有的事物產生恐懼感。假若能面對死亡,每天能想像死亡的來臨,那麼其它的一切事物都變成多餘的了。死亡是真正的衡量標準,它清楚地傳達一個信息,即人類應該如何生活並汲取力量。

死亡的思想也應該在我們所有人面前呈現出另一層面 : 死亡雖短暫,但亦應留下有關仁愛的清晰記號、指標和方向。讓別人樂於記憶,並能跟隨這愛的痕跡和方式。耶穌知道時辰已到,祂愛祂從世界中選出的弟子愛到極點,便拿起毛巾和水盆來給門徒洗腳。腳是人類身體最髒的一部分。這也代表耶穌治療人類最軟弱的地方。斯拉夫高神父給我們留下什麼足蹟呢?他走過這個世界,做了好事、見證了基督、宣講了福音、主持了彌撒、朝拜了聖體及在十字架下接觸人的軟弱和傷痛。

斯拉夫高神父不單用言語、更忘我地用行動去付諸實行。他徹底地去幫助有需要的人。他是他們靈修上及物質上的施與者。他是無數人的同行者。他深深把耶穌的說話付諸實行:「正如父愛了我,我也愛了你們」;「沒有一個愛情比為朋友捨身致命更大的愛情」。

斯拉夫高神父為每一個人捨掉自己的性命,特別那些沒有得到愛的人、被遺棄的人、受到罪惡及人類仇恨所傷害的人。他安慰他們、治療他們的創傷、幫助他們、接納他們。他忘記了自己。因此他離開這世界那麼快,因為他把自己伸展到各處。

可愛的斯拉夫高神父 ! 我們感謝天主創造了你。我們感謝天主召叫了你加入方濟會的大家庭。我們感謝天主給予你才能而你能發揮浄盡。我們感謝你的家人把你送給我們的會省,而你成為會省的光明之星。我們相信你在天堂會為我們代禱、繼續幫助我們、治癒我們教會及人民所受到的創傷;亦幫助我們修好,讓基督君王的和平重現我們中間。

我們有信心你與基督在祂的寶座前相遇,面對面、眼與眼相望,好像今天基督君王節福音所描述的。因為你經歷了懂得服侍而非統治、懂得施與而不是保留、活出絕對貧窮而非富裕,基督給你的賞報是無可置疑的。

不少與你接觸過的人都異口同聲的説:「感謝天主恩賜斯拉夫高神父給我們。藉著他,我們明白到天主如何愛了我們。」斯拉夫高神父,你的生命給我們肯定:「我們能夠愛上天主;天主能夠那麼接近我們;我們能夠那麼親近耶穌和瑪利亞。 」

你為了服侍瑪利亞,耶穌的母親,在這地方及世界各地耗盡了你的體能。你常推廣聖母的敬禮,但離不開以基督為核心。教會將不會把你忘記。聖熱羅尼莫說過:「不需要為死者而傷心。要感恩的是我們曾和他們一起生活過,而我們仍然和他們有聯繫。我們相信他們已在天主那裏。若他們和天主在一起,便是和天主的大家庭在一起。」按此推理,我向你的母親 Lucia,你的兄弟姊妹,你的親戚表達我們的感同身受。我多謝你的家人把你賜給我們。這樣便有了你和我們在一起。

最後,摯愛的斯拉夫高神父,我請求你一件事:若我們沒有完全了解你的話,請原諒我們。你常常希望我們成為有氣概的天主敎徒、主的門徒、真正的方濟會士、居住在赫斯高雲拿的克羅地亞人。你走在我們前面,但常被人誤解。你的思想比其他人快捷和新頴,好像神秘主義者 Prometheus 一樣,思想都比別人快一步。有一件事情是無可置疑的,便是基督所説的:從他們的行為便知道他們是怎樣的人。你的工作是可見的、恆久的,因為是來自祈禱、來自雙膝跪下 , 在時代徵兆中尋找天主的旨意。你常常比我們走快一步,但仍與我們保持心靈合一。再次多謝你的一切。願你在主內、在默主哥耶教堂的影子下、在十字架山及聖母顯現山護蔭下永享安息。亞孟。

悼詞

IVAN LANDEKA 神父
代表默主哥耶方濟會神父

在星期五,剛和堂區教友及朝聖者完成了不知數百次的苦路神功;那被斯拉夫高兄弟稱之為的光明神工。竟聽到斯拉夫高神父在十字架山上,他的辦公室靜靜地去世。我們開始不相信有其事,最後我們都哭了。

真的,在他的辦公室十字架山。我們大家或在他面前常説:他一定會死在十字架山上或在聖母顯現山上。若斯拉夫高神父能選擇去世的地方,必定是聖母顯現山或十字架山。他的死,正是天主賜與他的一點人性賞報,這對我們人類是可以理解的。這兩座山確是斯拉夫高神父的辦公室,有書桌、有傢俬;他樂於在此祈禱的地方。在這裏,他是多麼接近耶穌和聖母瑪利亞;多麼生活化、多麼人性化、多麼超性化。

我能夠説的,便是感謝。

感謝你向我指出走向和平之后的路,因為她的心願是把我們帶到她的聖子面前。

  • 多謝你教導這個世界怎樣去祈禱,怎樣去守齋。多謝你身體力行的去祈禱和守齋。
  • 多謝你教導我們如何行善及愛人、無一例外。
  • 斯拉夫高神父對生命的價值觀是很清晰的:天主和祂的事務,聖母及她在這堂區的工作,熱愛他的國家克羅地亞。他對處理個人私事則視乎有時間與否。
  • 他是戰爭中孤兒寡婦及監獄犯人的朋友。他保護那些被人遺棄及失落、那些不受人歡迎的人。(就是現在把你抬到祭台前的那些人)。他是那些被所有人及所有專家都拋棄者的醫生。你把機會給予那些在普通情況下沒有機會的人。這真是一個奇蹟 !  你是正確的。對於這些人你毫不猶豫地敲開每一扇門 。
  • 你雖然活了五十多年,但是充實的。

親愛的斯拉夫高兄弟,你的生命不但充滿成就,亦承受了不少打擊。我知道在過去幾年特別是最近期,你被那些親密的人和遠方的人所折磨。我知道你受了不少傷害和吃了不少苦。有時候你想避免衝擊,但也免不了受批評;不過你把一切讓時間去冲淡,並交由正義的判官去處理。

求你原諒我們並非時常跟隨你行事的方式,欣賞你所做的工作。你的思維快,你工作速度也快。當你做到一半時,我們才覺得是可行的。你通常是在我們前面的一步。

你現在已到了天堂,我們非常想念你。多謝你回應了主耶穌和聖母媽媽的召叫。這是上主的旨意。我們要接受。

各位堂區教友及各位朝聖者,在未來的歲月裏,不少人到來並會問:「斯拉夫高神父在那裏?他在家裏嗎?」那麼對他們説:「對。他巳回歸父家!求主賜他永遠的安息。

DIETRICH VON STOCKHAUSEN 神父
代表所有曾到過默主哥耶朝聖的神父

親愛的、可敬的斯拉夫高兄弟:

今天,在你的靈柩旁邊,我謹代表德語的神父及從世界各地來默主哥耶朝聖的神父多謝你。他們的信德在這裏得到堅強,甚至是尋回他們的信德。多謝你,因為不少年青人在這裏得到聖召、甚或尋回天主的愛。你的生命是如此直接、投入及立下榜樣。你主持的禮儀、證道和你的著作見證著天主對人和萬物的大愛。在默主哥耶,你不單明白聖母的訊息,你甚至是她的工具,幫助我們悔改和投入信仰。這樣,你讓朝聖者明白我們要靠聖母可愛的手,容易地及有意識地走向天主那裏。藉著彌撒聖祭、修和聖事、明供聖體、聖經講解及其它聖事,你讓我們在這個世界去與天主相會。在你的無數不同語言的講座,藉著你巳翻譯成多國語言的著作,你讓我們分享你對天主深度的信仰,分享這個對人類有著無限愛情的天父。

你在十字架山上、苦路第十三處及第十四處中間的地方突然離世,明顯地表示天父接納了你生命所作出的犧牲;同時聖母瑪利亞也在第十三處親自奉獻她的聖子。每天大清早,你手拿唸珠,登上聖母顯現山或十字架山,這便開始了每天的工作。你葬禮的日子碰巧是基督君王節;也是一個記號:你生命的主與君王接納了你一生的工作;同時讓聖母瑪利亞和平之后,帶領你到她聖子和平的國度。昨天聖母的訊息,提及你巳重生在天堂了。當然,你巳選擇了,並且得到了生命最好的一部分;為此我們替你高興,因為你在世上是和平之后的忠實合作者;你實至名歸。聖母亦告訴我們,藉你的關係,我們在天上多了一位代言人。因此我們希望你在天上,猶如在地上默主哥耶那樣隨時和我們在一起。

再次多謝你的友誼、愛心及表樣。天堂再見。

 

MAGDALENA PAJIC
代表「母親村」的兒童

親愛的斯拉夫高兄弟:

我們仍然等待著你!

上星期三,拜完苦路後,理應你來拜訪「母親村」。我不知道你想探訪某人或我們全部。現在我們全體都在這裏,充滿傷感。連小Maja也從Bjelovar來到,Boris和Toni也在這裏,同時奇怪地他們都保持靜默;Ružica婆婆在唸玫瑰經時,也為你多唸一篇聖母經。

星期五晩,我們沒有入睡,奇怪你還沒有到來,不知你去了那裏。修女們與我們保持很遠的距離,沒有給我們任何答覆。

我們很多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有些人可能忘記了你的面容,但我們都充滿憂愁和小小忿怒,因為我們希望能親自向你說聲多謝。

多謝斯拉夫高兄弟,因為你有建立「母親村」的構思。多謝你不害怕接待我們,因為我們都是不一樣。多謝你教導我們要勇敢,要求我們在顯現山誦唸玟瑰經;那時我們才開始學習去祈禱。

多謝你教導我們玩具有不同的顏色,Nutella是甜的,蹺蹺板需要兩個人一起玩。多謝你教導我們初領聖體時要穿著白色的衣服。多謝你教導我們去愛聖母媽媽和去愛天主。多謝你,就算排除萬難,教導我們愛的真諦。有些人説時間可治療我們的傷口;但你教導我們時間只是陪伴我們;唯有愛才是真正的治療。你的死亡便給我們活的一課。

在短短的時光,死亡便把你帶走;同時在短短的時光,我們體會到你的愛和犧牲。我們知道亂掉紙張在路上,在學校不守校規,對長輩沒有禮貌等都是犯了規。因此之故,在你墓前説這番話,作為我們向你許下,要忠誠地跟隨你的教導和表樣。

在人性上極度的痛苦時,我們感覺到你提問我們:「孩子們,你們的信德在那裏?」在信德中,我們見到你聯合我們及你的母親聖母瑪利亞在一起,我們的痛苦也減弱了。這是我們唯一的願望。因著你的離世,我們「母親村」這孤兒院,成為一個大孤兒。

假若我們繼續等待你,無疑地我們會被恐懼所籠罩著。我們寧願要求你等待我們。你現在已到達天上的聖所,讓我們想像你第一次從山上下來,微微俯身向前,然後把背轉向我們。我們不會説:「斯拉夫高兄弟,再見!」,而是以一個傷透的心、一個小孩子的靈魂、充滿著熱情的向你説:「可愛的斯拉夫高兄弟,有幸相遇。謝謝你!」

 

GABRIELA ČILIĆ
代表「天才之友」基金,學生

我們摯愛的父親、斯拉夫高兄弟:

我代表默主哥耶「天才之友」基金會、代表超過十代的學生們,你給他們的獎學金,為增加他們靈性上的進步;我無限的感激你。

我們向你告别,可敬的及摯愛的主席斯拉夫高兄弟,你首創了這意念,並成立了這基金會。

我們可愛的朋友:你的離世為我們是痛苦的、困難的,但你生命的總結,充滿了愛及施與,是走在基督的道路上:你在拜苦路途中,睡在十字架下。

在這時刻,不可能盡數你為這基金會和所有學生所做的一切;也許數之不盡。

我們肯定總有一天我們能明白到你所做的一切是如何髙貴、如何重要。在這時刻,我們承認我們不清楚所失去的是如何重要,但我們許諾要跟隨你所走的道路、和平之后的道路。

基金會的幹事和我們學生們,在你的靈柩前説聲感謝,祈求天父賜給你天上耶路撒冷一席位置,並讓你可敬的精神留存在我們中間。

一位詩人A.B. Šimić 説過:

「在晚上,當月光還在你的耳邊催你入睡時,你沒有察覺我巳回到你的身邊;

當你在靜靜黑暗流水的對岸,
見到黎明前的黑暗影子時,
你要知道:
我正在昂然踏步,走在你的身旁。」

你永遠留在我們的心中、我們的祈禱中。

多謝你。

 

BORIS VIDOVIĆ
代表「晩餐廳團體」CENACOLO

多謝!

我們對我們的斯夫拉高兄弟在拜苦路後,於默主哥耶的十字架山上特然離世感到驚愕。不過他的死亡肖似基督的死亡,這是我們唯一安慰的地方, 也帶給我們希望,因為上主揀選了適合的時間。

多謝斯拉夫高兄弟,你為有需要的人、窮人、學生及其他很多、很多的人所做的一切。

多謝你對生命的愛護、對和平與大愛的宣揚 , 一直以來你都在談論。感謝你的祈禱,是那麼具體、那麼強而有力,你堅持跪著去作守夜祈禱和明供聖體。多謝你的榜樣。

更重要的,是多謝你這十八年來在默主哥耶每天努力不懈的見證聖母的訊息。

我們知道我們在天上有了一位偉大的保護者和代禱者。

 

JURE DŽIDA
Čitluk市長

各位在座悼念斯拉夫高神父的兄弟姊妹,親愛的斯拉夫高兄弟:

我以悲痛的心情、極度哀傷的心靈,代表 Čitluk 的市民,向離世的斯拉夫高兄弟道別。我們多謝你,並確認你的貢獻。我們已去世的弟兄在這裏出生;他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在這裏生活;他毫無保留地在這裏工作,直至他呼出最後的一口氣;他完全忘我地消耗整個生命。現在他在這團體中安睡直至永遠。

自從 Bijakovići 及默主哥耶的天空打開,自從聖母瑪利亞開始說話,斯拉夫高兄弟、聖方濟各的一位神子、熱愛自己的國家及克羅地亞民族的一位子民  – 好像一位偉大君王的侍從,向世界宣揚回歸上主的訊息;告訴世人有赫斯高雲拿那地方,在那裏天堂的門巳打開並説話;告訴世人在那裏居住了一班天主的子民 – 克羅地亞人,他們充滿信德,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傷痛,也有自己的希望。

有沒有人聽過有關我們而感謝他呢?
有沒有人幫助我㥃去感謝他呢?
有誰數算過他們呢?

在星期四,我們在「母親村」與捐獻者談及成立安老院的計劃。

斯拉夫高兄弟,你熱愛默主哥耶 ! 你熱愛十字架山Križevac !

你在十字架山呼出你最後一口氣和交付出你的靈魂。

你在默主哥耶找到你永恒的和平與安息。

斯拉夫高兄弟:

多謝你的每一句説話!
多謝你的每一個建議!
多謝你的每一個推動!
多謝每一個得到幫助後向你的致謝!
多謝你的每一個善行!
多謝你把你的國家和你的民族讓世人認識!

斯拉夫高兄弟:

你現在已在天堂;不要忘記你的地區、你的國家和你的民族的需要。

你是一位偉大的、投入的、不眠不休的工作者和正義的人。安息罷!

 

耶哥夫
以所有神視者的名義向斯拉夫高神父告別

我們的摯愛弟兄斯拉夫高神父:

我們怎能忘記這些年來我們一起渡過的時光?我們曾經一起交談、一起祈禱,以及我們在一起所經歷的一切。我們怎能忘記你為我們所作的克己、所作的犠牲?我們怎能忘記你對我們所作的一切美好的事物和愛心?你常常對我們説:「你們知不知道我愛你們?」

我們常常感覺到你的愛,你以不同的方式來表達。我們記得你對我們所講的説話。每次聖母顯現後,你常常問我們:「聖母媽媽怎樣?」親愛的兄弟,你現在已和她在一起。你曾經奉獻了給她。你巳盡量幫助所有的人去愛她、去認識她的美好。其實,大家都在你身上見證到這份愛及善行。

可愛的弟兄:多謝你給予我們每個時刻、不斷所需要的支持。也多謝你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給我們的每個建議。多謝你給我們的靈修指導,並在祈禱中扶持我們個人的生活。

多謝你對我們家庭的每次探訪 , 你帶給了我們的家庭祝福和喜樂。

多謝你和我們的孩子玩耍,讓他們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友誼。

可愛的弟兄,今天我們痛哭;但同時我們高興,因為你能和你所喜愛的人在一起;你曾把你的生命奉獻給了聖母。你的工作、你的善意、你的愛心將永遠活在我們心中;摯愛的弟兄,請常為我們祈禱,並看守著我們。

摯愛的弟兄,現在我們對你説的話一如你常常對我們説的;「弟兄,你知不知道我們是多麼愛你?」

你的耶哥夫  Jakov,伊凡 Ivan,蜜欣娜 Mirjana,綺帆嘉 Ivanka,葦絲嘉 Vicka 及瑪莉雅 Marija

 

DR. FR. IVAN SESAR
默主哥耶堂區神父的道别說話

親愛的兄弟姊妹,摯愛的斯拉夫高兄弟:

就算短時間認識你的人,或與你相處的人,都不會懷疑在主日下午時份你會做什麼 : 我們知道你會在聖母顯現山誦唸玫瑰經。無論雨天或晴天、狂風暴雨或風和日麗,沒有什麼能阻止你做這神工。今天,在聖母顯現山了無人蹟,且充滿了憂傷,等待著一位極可愛的常客。但你已不在,因為生命的主宰在星期五於十字架下接回了你的靈魂。那時你正在攀登十字架山,默想著你的師傅救主耶穌基督的苦難。 這是多麼有象徵意義 ! 你愛十字架,你恒常背負它、恭敬它。你在星期五於十字架山的十字架下呼出了最後的一口氣。

斯拉夫高兄弟出生於1946年3月11日,剛好春天取代冬天的季節。他的堂區是在Dragicina的Cerin地方。他的父親叫Marko,母親叫Luca,屬Stojic族。他在1961年小學畢業於Cerin。1961年至1965年在Dubrovnik完成中學課程,在那裏他考獲學士學位。他在1965年7月14日於Humac領受方濟會會衣。他在Visoko ,Sarajevo、Graz 及Freiburg 攻讀神學。他在1971年9月17日於La Verna宣發永願。那地方便是聖方濟各 – 他及我們的父親 – 得到五傷的地方。他於1971年12月19日在奧國Reutte 晉鐸。在Capljina擔任牧民工作五年後 , 他在Freiburg完成了研究生學習得到宗教教育博士學位,並於1982年考獲心理治療師的資格。由1982年至1984年9月,他在霧市達Mostar擔任學生的神師工作。

由於他精通歐洲語言以及他對天主之母的敬愛,雖然他在自己堂區有不少工作,斯拉夫高兄弟把其餘的時間都貢獻給默主哥耶的朝聖者。他於1983年9月正式被委派到默主哥耶工作直至1985年9月 ;然後被派往Blagai擔任副本堂一職直至1988年9月。那時候他仍然在空餘時間到默主哥耶毫無止息地服務來這個地方的眾多朝聖者。由1988年至1991年他在Humac担任助理初學師之職,並兼任一間堂區的副本堂。

波斯尼亞及赫斯高雲拿內戰開始時,不少年邁的會士逃難往Tucepi。默主哥耶面臨聽告解神師的短缺。得到當時省會長Drago Tolj神父的口頭許可,斯拉夫高神父便來到默主哥耶工作直至星期五下午三時三十分 , 他的離世使我們驚訝及傷感。

有人曾寫過:長壽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的質素。若果這是生活的真正標準,那麼可以肯定地確認斯拉夫高兄弟至少生活過三次人生。他是一位無倦的工作者,沒有定時的工作及固定的工作地點:我們一個時辰見到他與朝聖者交談,另一時辰見到他安慰一位每天都找他的受苦者;然後他匆忙的去探訪「母親村」,這是他所創辦的機構,專門收容戰爭的孤兒和來自破碎家庭的小朋友,現時已超過六十人。這地方給了他很大的快樂。

現在很難一一説清楚斯拉夫高兄弟所做的事情,那要花上很多很多的時間。 這幾天我們收到數以百計來自世界各地的慰問,這便是最好的見證。簡言之,面對小孩子時,他是一位小孩子;面對受苦的人,他是一位苦人兒;面對一位高深學識的人,他是一位學者;面對失落、被遺棄的人,他是一位母親。他聚集那些被拒絕的人,特別著迷於幫助那些有需要幫助的人。我們至少應該提一提每個人都知道的:太陽未出現前他巳抵達聖母顯現山或十字架山;午夜時他還在工作。沒有人見過他坐在電腦前或在寫作;但他是一位多產的靈修書籍作家。他的書已被翻譯成超過二十種語言。全世界已印製超過二千萬本。

很多人覺得他很特別,他眞的很特別。因此之故,他的離去為我們是那麼痛苦 : 奇蹟不會每天發生;偉大的人物亦不是常有。

我可愛的斯拉夫高兄弟,我從未夢想過我們這麼快便離別,我也從未想過要宣讀你的生平;這顆珍珠是沒有平凡的履歷,而只有光榮的留念 ; 它將永遠留下來,因為不是滄海遺珠,而是上天所賜與的。生命的主宰現時把你接到祂的身邊 , 我們接受這是天主的聖意。你留下偉大的計劃 , 沒有你我們是很難去實現的。這裏,在你要安息的墓前,我答應我們會繼續你未完成的工程,我知道這是你最大的心願。

安息在主的平安中吧!願慈悲的主報答你的善行。亞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