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短片)
Marinko Šakota 神父

(🎤 廣東話翻譯)

(🎤 普通話/國語翻譯)

禁食是聖母在默主哥耶第一個和最重要的呼喚。

在聖經的開端,已在創世紀提及禁食的呼喚。「樂園中各樹上的果子,你都可吃,只有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那一天你吃了,必定要死。」(創 2:16) ,也可以在聖經的其他書中找到。先知、耶穌和早期的基督教徒都有禁食。禁食已在整個基督宗教歷史上一直存在,直到20世紀幾乎完全消失。

一位神父告訴斯拉夫高神父 (Slavko Barbarić):「在這裡(默主哥耶),我意識到,在30年來的宣講中,我從未講述過禁食,例如解釋為什麼,如何及何時禁食以及禁食的的危險和益處。至少我確實有在四旬期提及過禁食。現在,當我閱讀聖經時,我想怎麼可能看不到此訊息,而這幾乎在每一頁上都提及了呢 ! 耶穌禁食、耶穌談到禁食,並說祂的門徒也會禁食。 我一直想,這怎麼可能呢 ? 我恐怕還有更多訊息等待我發現,以等候我的轉化。」

什麼是禁食?
禁食並不是戒口。
儘管禁食是關注於身體,但在基督徒的禁食觀念中,關注的重點是內心和轉化的心。禁食是「在天主面前謙卑的行為,是我們痛悔後從罪惡和自私中的表達,愛天主在萬有之上,以及自己的鄰人和自己。目的是轉化我們的整體 – 肉身、思維和靈魂。這必須伴隨著祈禱和愛德行為。」禁食是一種行為,我要問自己要吃什麼,以及我怎樣生活…

怎樣禁食?
在聖母的呼喚中,我們意識到禁食是呼喚我們靈性上的進步。神視者曾問聖母﹕「最好的禁食方法是什麼呢?」
聖母回答說﹕「最好的齋戒是麵包和水。」(1981年7月21日)
在另一個場面,聖母呼喚「嚴格」的禁食。(1984年8月14日)
「因此,我呼喚全人類,親愛的孩子們,嚴格的祈禱和禁食。」
然後,聖母邀請我們在禁食中成長,從內心體驗禁食。聖母希望信徒不僅從表面上禁食,而且希望禁食成為一種內心的行為。這就是為何聖母呼喚:用心禁食。

「親愛的孩子們!我今天請求你們開始真心禁食,有許多人禁食是因為看到別人這麼做,現在禁食已變成一種不中斷的習慣。我希望這堂區懷著感恩的心情禁食,以答謝天主讓我長久以來還留在這個堂區。親愛的孩子們,誠心的禁食與祈禱吧!謝謝你們回應我的召叫。」(默主哥耶聖母訊息1984年9月20日)

因此,有兩種禁食的方法:
a)以習慣禁食;
b)用心禁食

• 禁食是從習慣轉化為用心禁食的過程
• 從外到內
• 不僅是外表禁食,而且要進入內心

「應撕裂的,是你們的心,而不是你們的衣服;你們應歸向上主你們的天主,因為他寬仁慈悲,遲於發怒,富於慈愛,常懊悔降災。有誰知道,也許他會轉意後悔,在這場災禍後,給你們留下祝福,好使你們能給上主你們的天主獻上素祭和奠祭。」(岳厄爾先知書 2: 12-13)

禁食不是我們在天主面前的價值。
讓我們想起法利塞人在聖殿裡祈禱和每週兩次禁食。耶穌說他的祈禱和禁食在天主前沒有任何價值。禁食不是我們在天主面前的價值。禁食不會使我們在天主眼中變得越來越好。對天主唯一重要的是禁食在我們內心裡的轉化。

有時候我們在別人面前說我們在禁食。我們強調禁食讓其他人能聽到。為什麼耶穌反對人們知道我們在禁食呢?因為我們禁食不是為了取悅人們。我們也可用禁食來餵養和增強自我,但是我們其實需要朝著相反的方向前進:減弱自我和擺脫自我。

何時禁食?
和平之后呼喚每週禁食兩天:星期三和星期五。

麵包和水的生活
• 禁食不僅僅是放棄某些東西!
• 禁食是一種麵包和水的生活!
• 在禁食的日子吃麵包和水。這是我賴以生存的食物。

守則是吃麵包、喝水
永遠不要整片麵包吃,但要把它弄斷

  • 慢慢吃麵包,並多次咀嚼,直到變成液體為止。
  • 一口一口地喝水。
  • 因此,重點是品嚐麵包和水。
  • 我們可以把吃麵包和水的行為轉化成祈禱:耶穌,感謝祢…耶穌,祢是生命之糧…

禁食於身體方面
禁食,以基督宗教所理解的,是關係到整個人 – 身體,靈魂和心靈。這是一個從外在開始的過程,但並沒有止步於此。 它的目的是改變心靈,加深與天主的關係。

對於人體而言,禁食可以糾正錯誤的飲食方式。由於許多人吃得比他們需要的多三分之一,禁食揭露了體重過重會給身體帶來負擔。由於這種過量,主要加重心臟的負荷,而其它器官也受累,因此人體抵抗疾病的能力減弱。「這發生在任何進食速度快的人身上,因為他們不知道身體的需要是多少。因此,當有足夠食物和飲料時,發出信號的有機體,與大腦中樞的有意識反應之間的聯繫就消失了,這對每一個有機體都是致命的。」(引用自斯拉夫高神父)

由於進食速度和其他原因,使許多人的身體受到困擾,充滿恐懼,因為他們沒有聽到它說:「夠了!」這就是為什麼斯拉夫高神父總結說:「因此,如果我們吃過量時沒有聽到自己身體所發出的信號,我們又怎麼能聽到別人的聲音呢?」

這並不是說超重的人不好,瘦人是好的,也不是說肥胖是聖潔的障礙。相反!我們經常見到超重的人的名字出現在聖者名單上。

據說道明會修院的兄弟們為一個胖子兄弟鋸了一張桌子,以便他可以靠近桌子吃飯,信不信由你,據說那人就是偉大的聖人 – 多馬斯•阿奎納(Thomas Aquinas)。

但是,無論肥胖者是否仁慈,我們仍應好好的照顧造物主賜予我們的身體,禁食是其中一種照顧的方法。除了藉著禁食去擺脫過量外,禁食也對身體保健衛生,因為禁食可以清除由於攝入食物而積聚的雜質。中國人有句諺語:「四分之一的食物滋養我們的身體,其餘四分之三則滋養了醫生!」這就是為什麼民間通俗的智慧有這樣的思維:「讓食物成為你的藥,而不是讓藥物成為你的食物。」

當然,身體和靈魂是相關連的,互相影響,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單對攝進身體的食物要小心,還要注意靈魂的狀況。當我們一位修士慶祝他的106歲生日時,有人問他吃了什麼,以致這麼長壽。他就此回答說:「吃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何事煩擾着你。」

禁食的意義不僅在於放棄食物和飲料,放棄只是開始,意義就在於內在的轉化。聖金口若望曾警告過:「讓嘴巴戒說羞恥和帶有辱罵性的話,因為,當我們一方面避免吃雞和魚,另一方面我們卻咀嚼和吃掉我們的兄弟們,對我們有什麼益處?」

約瑟夫•拉辛格(Josef Ratzinger)(後來的教宗本篤十六世)寫了一篇關於禁食的文章,從中可以看到利己主義的動機:「的確,現今的人以各種方式禁食:因為健康理由,美觀和其他原因,那是很好的,但這樣的禁食本身對人來說是不夠的。因為,這樣的禁食目的始終是為我自己的『我』,它不會使人自我釋放,而只為自己而存在。」

禁食時,我們要小心謹慎,不要著重外表,以免走錯方向。耶穌以一個有目的而禁食的人為例,比喻法利塞人在聖殿裡的祈禱,那個法利塞人立著,心裏這樣祈禱:天主,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其他的人,勒索、不義、奸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每週兩次禁食,凡我所得的,都捐獻十分之一。

因此,如果某人只停留在身體的層面上 – 禁食的目的是為了減肥或看起來更好 – 他可能會陷入自戀,自滿和只顧圍繞著自己,不斷照鏡並整天量度體重。但是禁食的真正意義是完全相反的 – 是要釋放自己。「在我們現今的日子,禁食似乎已經失去了靈性上的意義,在一種以追求物質幸福為特徵的文化中,禁食已經成為一種護理人體的治療價值。禁食無疑會給身體健康帶來好處,但是對於信徒來說,禁食主要是一種「療法」去抵抗一切妨礙他們遵從天主旨意的行為。」(教宗本篤十六世)

現在是四旬期,給我們一個機會以禁食作為一種療法,藉著它引領我們走向復活的主,從而靠近並順服於祂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