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默主哥耶 (2020年6月21日)

主題: 禁食

Robert Kavel 神父
(🎤 廣東話翻譯)

讚美耶穌和瑪利亞!

親愛的兄弟姐妹,很高興與你們一起講解另一個教理,今天我們會討論禁食,它在基督徒的生活裡有什麼意義呢?人需要禁食嗎?什麼時候禁食呢?和禁食為他們帶來什麼呢?我們看見在四旬期之初,雖然我們被呼籲禁食、不單只在四旬期內,在四旬期的開始,教廷向我們發表兩篇頗有意思的經文,一方面是岳厄爾先知書的第二章,天主召叫祂的子民禁食,為自己的罪過哀傷,和另一方面在瑪竇福音耶穌說及基督徒的三種屬靈生活:祈禱、禁食和善行。

在我們談論有關禁食之前,首先,重要的是要辨認我們禁食不是要討好天主,我們不能賺取祂的愛,但在禁食,我們回應那已存在的愛,我們讓那份愛注入我們心內、並以天主將愛賜予我們的同樣方式回饋天主。我們是基督徒,作為天主教徒,我們相信整個世界都是美好的,天主所創造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但有時會有對在這世間本質上是優美的美好事物的威脅,遮敝了真正重要的事物,令我們迷失於只看見物質上的美好、而忘記了我們的至善、就是天主本身。

在禁食時要記住這一點,我明白禁食是放棄某些東西、並持續一段時間,尤其是放棄食物,得以在犧牲一點點事物後能夠得到一些更偉大的東西,除非我們將目標指向更高的價值,我們的犧牲是沒有意義的,那更高的價值是什麼呢?當我們禁食時,我們提醒自己,我們擁有的一切美善都是來自天主、而我們服事的只有祂,所有被造物都是美好的、是為我們被創造的,我們的創造是為天主的,禁食經常提醒我們這個事實,當我們禁食時,我們以一種非常重要具體的方式記住耶穌的誡命:『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所以,當禁食時,我們將擁有的一切和所有美好的都指向天主。

這是禁食對我們的一些效果。

禁食讓我們再次設立我們經常易於失去的平衡,人容易將所有事都變成慣例,我們容易習慣某些事物,甚至在這些事物中找到安全感,禁食破除了我們的日常慣例,以飲食為例,我們每天在相同的時間進食;慶祝時,我們與友人共進晚餐;每次有慶祝時,我們進食;每次尋找慰藉時,我們會進食甜品:食物或飲品。然後,我們談論禁食,我們的身體發出訊號:『吃吧!』但我正在禁食,我放棄進食;過了一會兒,我們的身體發出恐慌訊號:『吃吧!』但我繼續拒絕:『不,我不會吃!』而這就是關鍵的問題:『為什麼不吃呢?』因為今天我已決定以天主為食糧。

那就是首要的關鍵答案,我禁食是要滋養我的靈魂,在那時刻,我的整個身體、整個人都成了祈禱的器具,我的整個自我變成指向天主和祂與我的關係,然後,當回到我們的日常生活、當回到我的如常規律,我有了天主的體驗,就是那個體驗在以後的日子讓我與罪惡戰鬥,因為我已有小犧牲的經驗,當下次誘惑攔路時,我從禁食的體驗向罪惡說『不』,我可以為更大的事情而拒絕罪惡所提供的甜美和樂趣,而那更大的事情就是主。

禁食讓我們參與我主的十字架,聖保祿在他其中的一封書信裡說,他是補足基督苦難的不足,當然基督的苦難並沒有任何欠缺,以祂唯一的犧牲,祂將整個世界與天父修好,但是祂自己讓我們進入和參與祂的十字架奧跡,當我們禁食時,我們是逐少逐少進入祂的救世計劃,我們進入祂的苦難、祂的痛苦,變成與基督一起救贖這個世界的人。

禁食讓我們想起沒有日用糧的兄弟姐妹,無論是物質或是靈性的食糧,禁食經常將我們的心指向有需要的人,提醒我們有人並沒有如同我們接受了那麼多,而我需要為他們代禱和在他們身邊。

當真正的十字架來到我面前,那不是我選擇的十字架、或我喜歡背的十字架,我禁食的經驗為我證明縱使沒有任何幫助我都能忍受任何十字架,但若沒有天主、沒有祂我就不能,那就是我們經歷禁食得到的憐憫。與祈禱和善行一起進行,禁食將我們的心和整個人導向天主。

親愛的兄弟姐妹,感謝你們的收聽,願我們保持同在主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