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

2001 年5月

(秘魯)阿亞庫喬總教區約瑟•安圖尼斯•迪馬約洛 (José Antúnez de Mayolo) 主教

(秘魯)阿亞庫喬總教區慈幼會士約瑟•安圖尼斯•迪馬約洛主教在2001年5月13日至16日來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

『這是一個美好的朝聖地,在這裡我發現很多信德、我發覺信眾活出他們的信仰、信眾前來辦告解。我為說西班牙語的朝聖者辦告解,我參與感恩聖祭。我非常、非常的喜歡這裡的一切 , 這裡真的是很美好。默主哥耶被稱作為全世界祈禱的地方和「世界的告解亭」是對的。

我去過露德,但這是一個非常不同的本體,不能為它們作比較,他們是兩個不同的本體。在露德,聖母顯現已停止了,但在這裡,每件事情仍在發展中。在這裡,感覺到的信德比在露德強烈得多。

在秘魯,默主哥耶仍只得少數人知曉,但我承諾會在我的國家成為默主哥耶的使徒。

在這裡,信德是強烈和活躍的,這正是吸引來自全世界的朝聖者之原因。我會告訴他們要熱愛榮福童貞瑪利亞、熱烈地愛,因為她是我們的母親 , 並經常和我們在一起。這就是為什麼在這裡生活和工作的人愛她 , 而從國外來的神父也是一樣。

來這裡的朝聖者已開始朝向榮福童貞聖母瑪利亞的屬靈旅途,而他們已有信德,但很多人仍未有信德。在這裡我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我會再來,這裡是美好的。

感謝你們兄弟式的歡迎和你們為我個人和所有來這裡的朝聖者所作出的一切。願天主、經榮福童貞瑪利亞的轉禱,降福你們和你們的國家。』

2001 年6月

(梵蒂岡)宗座始胎無染原罪學院主席安德里亞•德斯凱 (Andrea M. Deskur) 樞機

(梵蒂岡)宗座始胎無染原罪學院主席安德里亞•德斯凱樞機在2001年6月7日寫信給默主哥耶的主任司鐸,感謝他的『邀請,參與慶祝童貞瑪利亞在你們的地區探訪二十週年紀念…我將我的祈禱結合在方濟會團體的祈禱中,並祈求恩寵降臨在那些到默主哥耶的人。』

(克羅地亞)斯普利特-馬卡爾斯卡總教區退休總主教法蘭•法蘭尼奇 (Frane Franić)

(克羅地亞)斯普利特-馬卡爾斯卡總教區退休總主教法蘭•法蘭尼奇在2001年6月13日聖母在默主哥耶顯現的二十週年紀念寫信給赫斯高雲拿方濟會:『你們赫斯高雲拿省方濟會應為聖母在你們的會省顯現、並經你們的會省而去到全世界感到自豪…,我祝願神視者、並為他們祈禱,能堅持他們原先的祈禱熱忱。』

(黎巴嫩)黎波里總教區總主教佐治•黎亞治 (Georges Riachi)

黎巴嫩黎波里總教區總主教佐治•黎亞治在2001年5月28日至6月2日與九位屬同一修會的神父和默基特聖巴西勒修會亨查拉聖約翰修道院總會長尼古拉斯•哈基姆來默主哥耶朝聖。

『如今我是第一次來這裡,我知道教廷仍未發出指示,而我在所有事情上都尊重教廷 ; 但不管他人怎樣說,我覺得默主哥耶是來探訪的一處好地方,因為你能在教會的幫助下回歸天主、你可以辦一個妥當告解、你可以藉著聖母回歸天主、越來越能成為你應該是的一個人。

我知道很多人從世界各地來這裡 , 到現在已有差不多二十年了 ; 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跡、一件好事。在這裡,人改變了,他們變得更虔敬上主天主和祂的母親榮福瑪利亞。看到信眾懷著最大的敬意參與聖體聖事和其他聖事(例如修和聖事)簡直是好極了。我看見很長的人龍排隊等候辦告解。

我會告訴人來默主哥耶。默主哥耶是一個標記、只是一個標記,因為重要的是耶穌。嘗試聆聽聖母告訴你的話:「凝望上主天主,凝望聖體。」

不要擔憂若你自己未能看見標記,不要害怕: 上主天主在這裡,祂向你談話,只要靜心細聽,不要經常說話 ! 細聽上主天主,祂在寂靜中、在平安內、在因眾多來這裡的人的步履令石頭也磨損的群山美景中向你說話,在和平及在祕密中 , 上主天主都會向所有人說話。

在默主哥耶的神父有很重要的任務。你們要有最新和充足的資料。人來這裡是要看見一些特殊的事件,要經常保持特殊。這是不容易的,祈求聖母帶領你們,包括在這裏的神父、聖職人員和在默主哥耶負責一切事宜的人,幫助他們成為從世界各地而來的群眾的好榜樣,這將會是人類的大慈悲。』

(黎巴嫩)馬勞尼禮宗主教區副主教和阿爾賈迪菲尼埃教區領銜主教羅蘭•阿布•賈烏德 (Roland Abou Jaoude)

(黎巴嫩)朱尼耶教區退休主教丘克拉拉•哈布

(黎巴嫩)馬勞尼禮賽達教區副主教漢拿·賀露 (Hanna Helou)

三位來自黎巴嫩馬勞尼禮天主教會的貴賓在6月4日至9日來到默主哥耶。

羅蘭•阿布•賈烏德主教是黎巴嫩馬勞尼禮宗主教區副主教、阿爾賈迪菲尼埃教區領銜主教、馬勞尼禮仲裁署仲裁人、黎巴嫩社會機關主持人、主教媒體專責委員會會長、黎巴嫩宗主教和天主教主教聯合會行政會議主席、宗座傳媒專責委員會會員。
朱尼耶教區退休主教丘克拉拉•哈布是馬勞尼禮宗主教行政和正義仲裁署仲裁人。
漢拿·賀露主教是自1975年出任馬勞尼禮賽達教區副主教、位於賽達的聖厄里亞學校的創辦人、阿拉伯文作家和翻譯員、為潮流報寫多項專欄文章。

他們與一群來自黎巴嫩的朝聖者去羅馬、並來默主哥耶朝聖。

黎巴嫩教會的貴賓感謝我們熱烈的歡迎,這是從他們國家來的朝聖者來到默主哥耶經常遇到的待遇。他們對於他們的信眾與默主哥耶的教友、神視者和神父們的密切關係感到很高興,他們對於在默主哥耶接受到的招待也深受感動。主教們特別提及黎巴嫩天主教電視台『光明電視台』和他們的合作者在籌組朝聖團、在朝聖期間和回到黎巴嫩後陪同朝聖者的重要,『光明電視台』是黎巴嫩天主教會的主要公眾傳播工具,這是為什麼主教都支持它。感謝『光明電視台』的參與,很多默主哥耶中心在黎巴嫩成立,這就是如何經祈禱和藉著和平之后在默主哥耶和黎巴嫩之間建立了一種兄弟情誼。隨同朝聖者來默主哥耶的神父們感覺到真正轉化問題的事實 , 這使他們深受感動。主教們親自來默主哥耶作親身經歷。

羅蘭•阿布•賈烏德主教:『我來這裡,是不受所有神學概念影響、不受贊成和反對默主哥耶的聲音影響,而是如同任何一位信徒、以信仰的純真邁出個人的一步。我想成為朝聖者中之朝聖者。我以祈禱和信德來到這裡、不受所有障礙影響。默主哥耶是遍及全世界的現象,而它的果實到處可見,整體上都支持默主哥耶。無論聖母有沒有顯現,現象本身就應值得關注。』

丘克拉拉•哈布主教:『我在很久之前 , 在理性上認識默主哥耶,但我現在能從個人屬靈上的經歷認識它。很久之前我聽聞默主哥耶,我聽說聖母顯現,我也聽過從默主哥耶回來的人作見證,他們中很多人想再回來。我來是讓自己親眼去看。在這裡的日子,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和深受感動。當然,我們需要分別聖母顯現的現象和人來這裡祈禱這個事實,但兩者是不能分割、而是相連的。我們希望(這只是我個人的感受)教廷不要在承認默主哥耶上再猶疑。我會說在這裡有真實的基督精神、而引領人趨向和平。我們所有人都需要和平。這裡已有戰禍多年了,現在武器已靜止了、但戰爭還未停息。你們的國家和黎巴嫩有點相似。我們向你們的國家致以最好的祝願,願這裡有和平!』

漢拿·賀露主教同意成千上萬朝聖者的到來與聖母的顯現是不可分割,而默主哥耶的果實又與聖母的顯現是不可分割。『不可能是其他的。』他說。他第一次接觸默主哥耶是在美國的一個祈禱會上,『現在我在這裡,我被信眾的數量、祈禱的氣氛、在聖堂內外和甚至在街上的反思所感動。這顆樹真的能從它的果實辨識出來。』

最後他們說:『默主哥耶的果實不單為是本地人、也不單是為基督徒,而是為全人類,因為主曾命令我們將祂向我們啟示的真理帶給全人類、從而聖化全世界。基督宗教現已存在二千年、而我們只得二十億基督徒!』他們堅信『默主哥耶有助於使徒的熱忱和福傳 , 這是我們的主派遣我們 , 而教會正在傳播的。』

(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霧市達教區主教拉特科•佩裡奇 (Ratko Perić)

在2001年6月14日基督聖體聖血節,霧市達教區主教拉特科•佩裡奇在默主哥耶聖雅各伯教堂為七十二位教友施放堅振聖事。

在他的講道中,他重申並不相信在默主哥耶聖母顯現的超自然性,但對堂區神父在堂區的運作感到滿意。他強調與羅馬天主教廷合一的重要性,這是體現在與本地主教和教宗的合一,和本教區內所有信眾、藉著已領受的聖神之力量,忠於羅馬天主教廷的教導和實踐的需要。

在嚴肅的感恩聖祭後,拉特科•佩裡奇主教逗留在神父居所與神父們作友善交談。

2001 年7月

(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金斯敦教區主教羅伯特• 里瓦斯 (Robert Rivas)

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金斯敦教區主教羅伯特• 里瓦斯在2001年7月2日至7日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他是國際司鐸會議其中一位講者。

『這是我第四次來訪,我第一次來是在1988年。當我來到默主哥耶,我感覺如同歸家 , 我很高興與本地人和神父會面。在這裡,我接觸從世界各地而來的好人。我在第一次來默主哥耶後的一年被委任為主教。當去年二月我來時已是主教,是與一位神父和一位平信徒靜靜地來,我想隱匿姓名和身份。我覺得默主哥耶是一個祈禱的地方,所以,我來祈禱和享受與聖母的相伴。

我已做了主教十一年,我是個很開心的主教。今年,對我來說,默主哥耶給我極大喜悅的經歷,因為在此看見了這麼多神父喜愛教會和尋覓聖潔。這是在此次會議中最令人感動之處,我想這是聖母在默主哥耶促成的。聖母在其中一個訊息說:『我想牽著你們的手、帶領你們走上成聖的路途。』我看見在這個星期就有二百五十位參加者願意讓她這樣做,而我因著神父和慈悲救主僕人的身份成為整個經歷的部份而高興。

去年來這裡時,我是知道教廷的立場。對我來說默主哥耶是一個祈禱的地方、改造的地方。在這裡天主在人的生命中工作 , 這麽多神父能提供聖事服務(尤其是修和聖事)的果實是如此明顯…。這些都是教會損失最多的範圍 : 現在有重新體會聖事的需要,有願作聆聽者的好神父的需要、並在人有需要時能提供支持和幫助。我看見全部都在這裡發生。『從它們的果實你可以看到它們。』對我來說,在這裡果實是顯而易見。耶穌也說:『壞的樹不能結好的果。』所以,如果果實是好的,樹自然是好的,我接受這個。來到默主哥耶我很開心 , 來默主哥耶我帶著完全的平安、沒有激動、沒有做什麼錯事和或許我不應該來這裡的感覺…。去年來時我有一點疑慮,但聖母很快就將疑慮消除。我是回應召叫,召叫去服務、作見證、去教導,而這都是主教的職務,這是一個愛的召叫。當被委任為主教時,要很清楚委任不只是為了某一個教區、而是整個教會的主教,那就是主教的職務。所以當來到這裡時,我認為是履行這個職務、沒有任何一絲濫用的企圖。這個教區的主教是這裡的牧者,而我永不會說或做任何會牴觸的事情,我尊重主教和他在他教區的牧民職務。去任何一個教區,我都是懷着尊重而去;來這裡,我是以朝聖者的身份而來,而我已懷著謙虛而來、樂於接受天主藉著聖母的啟發和轉禱對我說或做的一切事情。

我想說一件事、集中在國際司鐸會議。會議的主題是『神父 : 慈悲救主的僕人』。在預備演講時和在會議中與神父互動時,我意識到對我們的挑戰是要成為慈悲救主的傳教士。若是如此,二百五十位神父在離開會議後就是為其他人慈悲的渠道,而你們領會在默主哥耶所發生的事情嗎?我想向神父、修士、男的和女的說句話:默主哥耶是一個祈禱的地方。

我們、尤其是神父們,每天在感恩聖祭中觸摸至聖者,都是被召成聖。這是在默主哥耶的恩寵之一,我想向這裡的神父和修士說:『回應對成聖的召喚,和聽從由聖母瑪利亞而來的這個召喚!』現在就是整個教會、各地的教會和在這裡赫斯高雲拿的教會回應成聖和走上成聖之路的時間。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為傅天娜修女封聖時說:『我想將聖潔和慈悲的訊息成為千禧年的訊息。』在默主哥耶,我們能以非常真實的方式觸碰到,讓我們都能成為慈悲的真正傳教士、不單是為他人所做的事、而更是自己要成為聖潔和慈悲!』

(台灣)台北總教區退休總主教方濟會士徐英發 (Leonard Hsu)

(台灣)台北總教區退休總主教方濟會士徐英發在2001年7月底來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他與第一批台灣朝聖者到來,與他們同來的有聖言會士和台北天主教大學教授蘇保倫神父。

『這裡的人都很友善,每個人都和我們打招呼,這是天主教徒的標記。我們看見來自各地的人,他們很真誠和友善,虔敬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各處都有人誦唸玫瑰經、默想、跪下祈禱…。我的朝聖團團員說:「我們必須做些事情讓台灣認識默主哥耶。」我想知道如何安排從台灣來默主哥耶的朝聖團、如何帶年青人來…。

兩位神父,一位是來自美國的耶穌會神父,他將默主哥耶的資料原文翻譯成中文,讓人認識默主哥耶,另一位神父從英國寄宣傳冊和照片給我們。在美國有中心將默主哥耶的消息傳揚,並將期刊寄給我們,我們想讓默主哥耶在台灣成為眾所週知。我個人想逗留長一些時間、能加深對默主哥耶的認識。』

2001 年8月

(中非共和國)班巴里教區教區主教尚·克洛德·倫邦加 (Jean-Claude Rembanga)

(中非共和國)班巴里教區主教尚·克洛德·倫邦加在8月的後半個月來默主哥耶作私人朝聖,他來默主哥耶『祈求聖母按天主的旨意幫助我的教區。』

(敘利亞)大馬士革馬勞尼禮退休總主教安東•哈米德•穆拉尼 (Antoun Hamid Mourani)

(敘利亞)大馬士革馬勞尼禮退休總主教安東•哈米德•穆拉尼在2001年8月6日至13日來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他與一群黎巴嫩朝聖者和馬勞尼禮瑪麗亞米特會士阿爾伯特•哈比卜•阿薩夫神父和另外三位來自黎巴嫩的神父同來,阿薩夫神父是從1996年至1999年為梵蒂岡電台阿拉伯語部門服務。

『這是我第一次到訪,而這第一次的到訪是具決定性的。我被朝拜聖體和祈禱的洪流所感動,我不知道這會帶領我到何處。這是一個內在的運動,而如此你不知道它們從何處來,也不知道它們會帶你往這裡去。我是於三個星期前在羅馬第一次聽聞默主哥耶,而我就不能忘記它。

我祈求聖母將完滿的聖神給我的聖堂,我也為所有基督教派的基督徒和在阿拉伯世界的回教徒祈禱。默主哥耶是不會逝去、而會永存。我從內心知道它是真的、而我對此是堅定的,這個確信來自天主。我教導信賴的精神,首先是對天主、然後是對自己。對我來說,生命是一場鬥爭,不想鬥爭的人不能生存 , 無論是在教會內或在教會外。在這裡存在的不會消失,它比你還要強,它會繼續。我有感覺上天給予這處一個特殊的角色。在這裡,真誠的人可以重生。

幾百萬人來過這裡,這可不是小事啊 ! 我們現在居住的世界是過於不安和頽廢,所以需要強調信賴的精神:平穩、持久、人在精神的鬥爭中能有堅定的取向。信賴天主導向信賴自己,需要有清晰的決定和清晰的願景。這是需要時間的,但若我們沒有它們,我們就生活在混亂裡 ; 如同聖保祿告訴我們:我們的信仰和我們的天主並不是信仰和混亂的天主,我們需要澄清我們的概念,和從實際的角度看事物。

願聖母的訊息帶我們穿越已開始了的千禧年。

讓我們在主和為祂的服務內團結!總是很難辨識什麼是來自我們和什麼是來自祂,所以需要小心。

2001 年9月

(意大利)費爾諾教區主教馬里奧•切奇尼 (Mario Cecchin)

(意大利安科納)費爾諾教區主教兼羅馬拉特朗宗座大學助理教授馬里奧•切奇尼到默主哥耶,逗留兩天作私人探訪,在聖母升天節用意大利語主持彌撒。

雖然切奇尼主教願意與在默主哥耶服務的方濟會神父會面,但會面不能進行,因為很多朝聖者要求切奇尼主教為他們辦告解…,主教要留在告解亭內。切奇尼主教返回他的教區 , 但對默主哥耶的和平之后聖地留下很正面的印象。

(烏克蘭)天主教拜占庭禮布恰奇教區主教聖巴西略修會會士伊連尼•比利克 (Irynei Bilyk)

(烏克蘭)天主教拜占庭禮布恰奇教區主教聖巴西略修會會士伊連尼•比利克在2001年8月的下半月來默主哥耶作私人朝聖。比利克主教於1989年以神父的身份第一次來默主哥耶 – 在前往羅馬接受主教委任前 – 祈求和平之后的轉禱,今年的朝聖是為他從聖母獲得的所有幫助的感恩祈禱。

巴布亞新幾內亞教區主教赫爾曼•賴克 (Hermann Reich)

巴布亞新幾內亞教區主教赫爾曼•賴克在2001年9月21日至26日來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同行的有慈愛兄弟會的一位醫生、伊格納茲•賀豪沙醫生,和兩位來自(奧地利)維也納『默主哥耶行動和祈禱』合作者和屬靈及牧民顧問約翰•金普主教(博士)及庫爾特•諾辛格主教(博士),是他們安排這次的朝聖。他們在堂區聖堂、山上和斯拉夫高·巴巴利奇神父的墓前祈禱。在9月25日的晚上,他們與一群正在翻譯聖母訊息的翻譯者聚會。

在9月26日下午回家途中,他們探訪斯普利特總教區退休總主教法蘭•弗拉尼奇,兩位主教談及有關默主哥耶的事件。

『首先,默主哥耶的地理環境令我留下印象,岩石、岩石、又是岩石,這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問自己:我的天主,這些人靠什麼生活?第二個印象是祈禱,這麼多人祈禱、拿著玫瑰唸珠在手 …。我非常感動。很多祈禱,這就是我看見的而因此受感動,這是我的主要印象。禮儀非常好,聖堂經常坐滿人,這在西方的其他聖堂裏並不如此 , 尤其是在夏季時間。在這裡,聖堂坐滿人,經常祈禱。

這麼多不同的語言,而你可以聽懂差不多所有事情。令人驚訝的是在這裡每個人都有歸屬感、而不是一位外來客。每個人都可參與、即使是來自遠方的。

辦告解是默主哥耶的果實之一。這是特殊的、不能用手觸摸、但這是一件大事。在西方,你看到人以不同的方式看事物。他們想集體告解、個人告解已不再被接受。在這裡,很多人辦告解,這是一件大事。

我遇到一些朝聖者並和他們交談。他們對在這裡發生的事情受到感動和抱有熱情,可是時間太短不能作更深入的了解。

我想,天主和基督及聖母給予我們和平,但需要我們接受及了解這份禮物。它取決於我們。若我們不想接受,我想天主之母和天堂會接受我們的自由意願、那就沒有什麼可做,這真是可惜,因為破壞如此之多。但我相信天主能從人的醜惡中引發美善。

我被聖母訊息的主題『和平』所打動。然後,就是皈依和悔罪的問題,這些都是主題。我也被她經常回到祈禱這個主題所打動:不要感覺疲倦;祈禱、祈禱;自己作出祈禱的決定;祈禱得更好。我覺得已有很多祈禱,但人可能不是用正確的方法祈禱。這裡有很多祈禱,這是量、但在很多方面是質的缺乏。我覺得我們應按照聖母的意願、不是少些祈禱、而是改善祈禱的質素。我們要祈禱得更好。

我欣賞你們的服務和你們為群眾服務的英勇行為。物流是一個我永遠都不能應付的問題,我為你們的意願和行動而佩服你們。我會說:繼續現在的方向工作。在默主哥耶這裡經常有新的朝聖者,他們想感受這裡的氣候、這種和平及這樣的默主哥耶精神。若方濟會神父能將這些給予他們,他們會帶走一些好東西,在回到他們的家鄉後會繼續成長。這可能是建立新的祈禱會,但願祈禱的質素成長。祈禱更多是不足夠的 , 很多時,祈禱維持在口唇的層次、而不是深入內心的祈禱是危險的。祈禱的質素真的很重要:生活成為祈禱。

我相信天主之母是在這裡,我是百分之百肯定的。若她不在這裡,這些事情是不可能的,應該是沒有果實的。這是她的工作,我是深信的。當有人問我時,我會說:根據我看見和辨識 – 天主之母是在這裡。

我會向今日的基督徒說:祈禱 ! 不要停止祈禱。就算看不到你渴求的結果,繼續祈禱,努力活出一個良好的祈禱生活。認真看待默主哥耶的訊息,並用它們祈禱。這是我向遇見的每一個人的忠告。

2001 年10月

(烏干達)盧加齊教區主教瑪弟亞·塞卡馬尼亞 (Matthias Ssekamanya)

東非烏干達盧加齊教區主教瑪弟亞·塞卡馬尼亞在2001年9月27日至10月4日來和平之后聖地作私人探訪。

『這是我的第一次到訪,我約於六年前聽聞默主哥耶。我想這裡應該是一個瑪利亞的敬禮中心。至今,我所看見,它是真實的、公教的,人能更新他們的基督徒生活。所以,我的印象是它應受鼓勵。我在山上拜苦路和誦唸玫瑰經。聖母藉著孩子們給予訊息。在露德,她向小孩子顯現,在花地瑪,她向小孩子顯現,甚至在這裡也是。這是一處朝聖地。我不在其位作出判斷 , 但我個人的觀點是在這裡的敬禮應受鼓勵。我對瑪利亞有特殊的恭敬。對我來說,這是一個讓我推動敬禮聖母的特殊機會。在默主哥耶,瑪利亞的和平之愛是具體的,她的召叫是和平 : 我會嘗試提高瑪利亞希望她的人民、她的兒女得到和平的關注,並以祈禱、修和及善工為和平作好準備。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應從家庭開始。』

(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薩拉熱窩總教區總主教雲先·普利奇 (Vinko Puljić) 樞機

在2001年9月30日至10月28日在羅馬舉行的第十屆世界主教會議『主教:為世界希望的耶穌基督福音的僕人』中,(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薩拉熱窩總教區總主教雲先·普利奇樞機接受克羅地亞斯普利特一份日報『解放達爾馬提亞』的記者西爾維耶•湯馬思域訪問,訪問內容刊登於2001年10月30日,雲先·普利奇樞機說:

『默主哥耶現象是受本地主教和梵蒂岡信理部的管轄,它將維持如此,直至現象到達另一層面、直至提及的顯現停止了。之後,他們會以另一種方法觀察,實際的情況是默主哥耶在兩個層面上受觀察:在祈禱、悔罪等層面是信仰的行為。顯現和訊息是另一個層面,這會提交至非常嚴謹的調查。

2001 年11月

(加拿大)麥敬時教區主教無玷聖母獻主會會士丹尼斯•克羅陶 (Denis Croteau)

(加拿大)麥敬時教區主教無玷聖母獻主會會士丹尼斯•克羅陶在2001年10月29日至11月6日與一群加拿大朝聖者來默主哥耶作私人朝聖。

『我於本年4月25日至5月7日第一次來到默主哥耶。我是匿名隱身而來,沒有人知道我是主教。我聽聞默主哥耶,我知道如果我以神父身份到來,我會與神父在一起。但我想與人們一起、如同任何一個人,看看他們怎樣祈禱,讓我對默主哥耶有個清楚的看法。所以,我與眾人在一起,我與七十三位朝聖者同來,沒有人知道我是主教。我只是一位基督徒,最後,在離開往斯普利特乘坐飛機時,我說:「好!我是一位主教。」人們都覺得很驚訝,因為我看來簡直不似主教!我想再以主教的身份回來前以基督徒的身份感受默主哥耶。

我閱讀了很多書本 , 我聽了錄音帶,我對神視者和聖母的訊息都有好一些資料、及一些相反的意見。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匿名隱身而來,讓我自己對默主哥耶作出意見。而我是真的受到感動。我是感動到當我返回加拿大後對人說:「若你想安排朝聖團,我會支持你們、我會幫助你們。」就這樣,我們安排了朝聖團,我們在上星期一10月29日來到,我們會在11月6日離開。我們在這裡逗留整整八天,而人們是真的真的喜歡在默主哥耶的經歷,他們想再回來。

令我和他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祈禱的氣氛。個人來說,上次和今次都令我感動的是神視者並沒有強調大奇跡、非凡事件、世界末日、災難等,而是瑪利亞的訊息:祈禱、皈依、悔罪、誦唸玫瑰經、參與聖事、踐行信仰、行善、幫助窮人等訊息。就是這些訊息。祕密就是這些 , 但神視者沒有誇大其詞,瑪利亞的訊息是祈禱,而人在這裡祈禱得很好 ! 他們大聲唱歌、他們大聲祈禱,這都讓你有良好的感覺,它讓你相信這都是真的。肯定我會再回來!我給予你們我的祈禱和祝福。』

(剛果民主共和國)烏維拉教區主教熱羅尼莫•嘉潘華• 恩特齊里亞約 (Jérôme Gapangwa Nteziryayo)

(剛果民主共和國)烏維拉教區主教熱羅尼莫•嘉潘華• 恩特齊里亞約在2001年11月7日至11日來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他與一群朝聖者同來、登山祈禱和參與晚間祈禱活動。他說他感謝天主、賜予如此一個祈禱的地方。

(斯洛文尼亞)馬里博爾教區主教法蘭•金保嘉 (Franc Kramberger) 主教(博士)

(斯洛文尼亞)馬里博爾教區主教法蘭•金保嘉主教(博士)於2001年11月10日在彌撒中講道時說:

『我向所有作為默主哥耶聖母的朋友和朝聖者致以問候。今天我以一個特殊的方式向我們尊敬和極好的嘉賓方濟會士旭素•佐夫科神父問好,在他的演講裡,他將默主哥耶的奧蹟帶近我們。

默主哥耶並不只是位於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的一個地方的名字,而是一個恩寵的地方。在那裡,聖母以特殊的方式顯現。默主哥耶是一處跌倒的人可再站起的地方,而所有到那裡朝聖的人會找到一顆星,帶領他們、並向他們顯示生命的新方向。若我的教區、整個斯洛文尼亞和全世界都變成默主哥耶,這就不會有近幾個月來所發生的事件出現。』

(意大利)那不勒斯總教區退休總主教科拉多•烏斯 (Corrado Ursi) 樞機

(意大利)那不勒斯總教區退休總主教科拉多•烏斯樞機於2001年11月22日至24日來到默主哥耶和平之后聖地作私人探訪。烏斯樞機是於1908年誕生在巴里省的安德里亞,他曾在多個教區任總主教,他的最後任命是那不勒斯總主教。教宗保祿六世在1967年委任他為樞機,他曾在兩次教宗選舉中選出新教宗。

他在九十四歲時想來默主哥耶。但因著他的健康狀況,他不能乘船或飛機,所以只能乘車從距離默主哥耶有1450公里的那不勒斯來,來到時他感覺異常喜悅。他與神視者會面 , 並在一次聖母顯現時在場,三位神長陪同他:馬利奧•法蘭高主教、耶穌會士馬西莫•拉斯特雷利神父和文森佐•迪穆羅神父。

烏斯樞機寫了一本名為『玫瑰經』的小冊子,已出版了六版,其中他寫了:『在默主哥耶和其他地方,聖母顯現了。』

在默主哥耶時,樞機說:『我來這裡祈禱,不是討論。我願望我整個人的轉化。』和『來到這裡是多麼的喜樂和無盡的恩寵。』聖母向神視者瑪莉雅顯現時在場的烏斯樞機在事後說:『我肯定聖母的祈禱為我的所有罪得到赦免。』

2002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2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2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2 年3月 (越南)北寧教區阮光傳 (Nguyen Quang Tuyen) 主教 (越南)北寧教區阮光傳主教和他的秘書及海防市教區署理阮陳鴻主教在2002年3月16日至18日來到默主哥耶。他們到歐洲,在羅馬向教宗述職,然後前往露德、花地瑪和默主哥耶的聖母朝聖地朝聖。他們來默主哥耶,因為他們相信聖母在這裡顯現。...

2003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3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3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3 年4月 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總主教方濟各·羅德 (Franc Rode) 博士 (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總主教方濟各·羅德(博士)於 2003年4月26日在默主哥耶『和平』電台訪問中對默主哥耶聖母顯現的現象發表他的立場: 『我對默主哥耶事件的立場與克羅地亞主教們的相同。默主哥耶(事件)的存在,是如此的一個事實。人們來到這裡,而我看見默主哥耶是個恩寵的地方。很多來自斯洛文尼亞的信眾來到這裡、並說他們獲得很多恩寵!他們辦了告解 , 返回教會的生活 ,...

2004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4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4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4 年2月 Josip Bozanic 樞機,Zagreb (克羅地亞)的總主教 根據2004 年2月13日在 Slobodna Dalmacija 刊登的一篇文章2004年2月12 日Zagreb 的總主教 Josip Bozanic 樞機和 Zagreb 第7 號中學的學生見面。他解答了教會對黙主哥耶的立場: 「教會説我們要相信聖經。但是教會也承認私人啟示也是可能的,教友卻無需相信私人的啓示。黙主哥耶可以歸入這類。」 樞機提醒聽衆在九十年代初期,主教們在扎達爾 (Zadar)...

2005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5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5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5 年4月 與來自奇維塔偉基亞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作一席談 與來自奇維塔偉基亞 (Civitavecchia) 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見面 -「每一棵樹,憑它的果子就可認出來。」當有人問 Girolamo Grillo 蒙席聖母在奇維塔偉基亞小鎭哭泣而流出血涙時,他引上述的福音句子作回應。Pantano 村落,在奇維塔偉基亞 (Civitavecchia) 小鎭附近,距羅馬60...

2006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6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6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6 年5月 巴尼亞盧卡(Banja Luka) 主教,Franjo Komarica 蒙席 2006 年4月25日巴尼亞盧卡主教Franjo Komarica 在Vecernji list中聲明(在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市的一份日報): 「戰爭前,我正式去了黙主哥耶好幾次。已有好一段時間,黙主哥耶已經超越了本地教區的極限而成為世界事件。如何判斷黙主哥耶是教宗的責任;而地方主教則要確保在教區內的禮儀和牧民工作合乎規格,這包括了黙主哥耶堂區。」(2006 年4月25日在Večer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