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

2003 年4月

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總主教方濟各·羅德 (Franc Rode) 博士

(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總主教方濟各·羅德(博士)於 2003年4月26日在默主哥耶『和平』電台訪問中對默主哥耶聖母顯現的現象發表他的立場:

『我對默主哥耶事件的立場與克羅地亞主教們的相同。默主哥耶(事件)的存在,是如此的一個事實。人們來到這裡,而我看見默主哥耶是個恩寵的地方。很多來自斯洛文尼亞的信眾來到這裡、並說他們獲得很多恩寵!他們辦了告解 , 返回教會的生活 , 並重新過基督徒的生活,這是他們在默主哥耶獲得的恩寵,為何不容許呢?我不會反對人們來這裡這個事實。不過,我會等待教廷稱職和合法的權力部門在默主哥耶問題上的宣佈,我猜想這將會在不久就發生。』

2003 年3月

(意大利)卡塔尼亞退休總主教路易吉•博馬里托 (Luigi Bommarito)

(意大利)卡塔尼亞退休總主教路易吉•博馬里托在2003年5月1至4日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由政務次長多梅尼科•沃爾皮諾陪同,博馬里托主教參與聖地的祈禱活動,並在5月4日為意大利朝聖者的彌撒作主祭。

2003 年6月

(秘魯)利馬軍中主教薩爾瓦多•皮尼路•加西亞-卡德隆 (Salvador Pineiro Garcia-Calderon)

(秘魯)利馬軍中主教薩爾瓦多•皮尼路•加西亞-卡德隆主教在2003年6月7至9日到訪默主哥耶。

這是他說的:『信仰在這裡是活潑的,我感覺到在這裡每一個人是多麼需要天主。在登上十字架山途中,我看見很多年青的和年老的、健康的和患病的人虔誠地祈禱,很明顯在這裡天主是受頌揚 , 而我為此感謝天主。』

(阿爾巴尼亞)斯庫台總主教方濟會士安哲羅•馬薩夫拉 (Angelo Massafra)

(阿爾巴尼亞)斯庫台總主教方濟會士安哲羅•馬薩夫拉在2003年6月23日第一次來默主哥耶,他從巴尼亞盧卡來到默主哥耶,在巴尼亞盧卡他與教宗共祭彌撒,並協助伊凡•梅茨列入真福禮。

馬薩夫拉主教從默主哥耶事件的開始就已作觀察,連同信眾們,他將自己聯合在聖母為和平祈禱的召叫:阿爾巴尼亞的和平、赫斯高雲拿的和平及整個世界的和平。

2003 年7月

(南非共和國) 烏姆濟姆庫盧的退休主教傑拉德·恩德洛夫

(南非共和國)烏姆濟姆庫盧退休主教傑拉德·恩德洛夫在2003年7月的首兩週在默主哥耶度過,與很多從世界各地而來的神父一起,他也參加了國際司鐸大會,而他深受感動。

這是他談及默主哥耶的話:

『在有些地區對聖母的敬禮和對她的信心,如果不是沒有 , 就是很薄弱。為某些人來說,接受聖母每天都抽出時間顯現這個事實是沒有可能的。我個人發覺這是對我們信仰一個嚴峻的挑戰,如果我們相信普世救恩的計劃 , 就不會有什麼出乎意料 ; 每件事情曾經是、現在是、和將來永遠都是在救恩的計劃內。

我個人對於相信聖母在默主哥耶顯現 , 甚至在每一天顯現是沒有疑問的。她甚至可能會永久顯現,顧及到她是永遠和我們全面的在一起。我們看不到她,但天主可以使她在某些地方被看見。所以,我相信她可以在默主哥耶每一天也可以被看見。

我發覺在默主哥耶的挑戰完全符合教會的教導和我們作為神父所經歷的神學訓練。我反而覺得將我們所學的付諸實行是一個挑戰。我想將默主哥耶稱為『反思站』。在這裡,我面臨的挑戰是要充實自己和內心所學到的一切 , 並對自己的生活提出質疑。

我為在默主哥耶所發生的一切深受感動:在這裡充滿著祈禱和奉獻精神。我參與司鐸退省,我被來自不同國家的神父之間的友愛和兄弟情誼及精神所感動。對於守時、祈禱和機敏都很認真。你可看出他們是飢餓的,我們的講師是優秀的。

我的忠告是簡短的:『到那裡去親身體驗吧!』

(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巴尼亞盧卡主教弗蘭約•科馬里察頒發獎項給默主哥耶『和平』電台。

於7月14日,在巴尼亞盧卡主教的教區舉行正式招待會,這是與6月22日教宗到訪相關的所有工作的完結。

科馬里察主教向默主哥耶『和平』電台頒發獎項和致謝,感謝電台播放教宗到訪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的預備工作及到訪當日的情況。

(烏克蘭)布恰奇教區主教艾連尼•標歷 (Irynei Bilyk)

(烏克蘭)布恰奇教區主教艾連尼•標歷從2003年7月24至26日作第五次到默主哥耶的朝聖。

他告訴我們:
『在我作為主教和信徒的人生裡,默主哥耶是力量和恩寵。每一步都可以看見聖母在這裡以特殊的方式臨在。人們在這裡祈禱、並感覺到天主的臨在。在我的國家,人們知道這些事件,他們經常請求來自默主哥耶的玫瑰唸珠。在默主哥耶,我看見很多年青人祈禱、藉著聖母尋找天主,這是對天主訊息新開始的一個跡象。我肯定會再來這個祈禱之所,因為在這裡 , 藉著聖母我們能更親近耶穌。那裡有耶穌、那裡也就有聖母。』

2003 年9月

(奧地利)維也納輔理主教路德維格•施瓦茲 (Ludwig Schwarz)

(奧地利)維也納輔理主教路德維格•施瓦茲在2003年9月初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

他告訴我們:

『這些年來有許多奧地利人來到默主哥耶,很多人談論它時是正面和充滿熱忱的,因為他們經歷了個人的改變。透過在這個聖母恩寵的地方,他們在聖事內與耶穌基督有深刻的經驗,尤其是在修和及聖體聖事。這個獲得自由的氣氛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們談及和平、天主與人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和諧:和諧帶來和平,而和平最美麗的果實是喜樂。很多人回家後充滿喜樂。不過仍有對默主哥耶抱有懷疑的意見,很多人說:讓我們等待教廷的判決。

從第一刻開始,我被這裡的朝聖者感動,也受散發到每一處的祈禱和內心平安和喜樂氣氛感動。如同基督自己說:我相信好的樹可由好的果實識別出來。

死在十字架上,耶穌基督賜給我們祂自己的母親瑪利亞作為遺產。天主之母瑪利亞是我們天上的母親,她愛我們如同她愛她的聖子。第二次梵蒂岡大公會議說,終身童貞瑪利亞在蒙召升天後仍然與她的孩子們接近、幫助和帶領他們。這就是為什麼天主之母顯現的可能性。我們知道教廷也承認在拉撒勒德、露德和花地瑪的聖母顯現。天主之母是教會的模範、她愛我們、她愛她的孩子、她帶領我們步向救恩、和趨向耶穌基督。『經由聖母找到耶穌』。她在露德和花地瑪最重要的主題、也同樣是我們在默主哥耶這裡找到的,是祈禱、聖體聖事、懺悔、皈依、修和聖事、有利於和平的參與,這些意向也是我們在福音找到的 , 是耶穌自己的意向。

巴布亞新畿內亞瓦巴格主教赫曼•賴希 (Hermann Raich)

巴布亞新畿內亞瓦巴格主教赫曼•賴希在2003年9月初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

他告訴我們: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默主哥耶。兩年前我曾到過這裡,我承諾會再來、而我很高興我真的做到了!

在默主哥耶,人們沉浸在祈禱和靜默的氣氛,這是非常正面的。他們經常祈禱、辦告解,感恩聖祭是美好和充滿生氣,這並非隨處都是這樣的。

我會說:看果實吧!果實顯示樹的質素。我看見、經歷和聽到的果實是如此正面和令人信服,所以我個人深信聖母在這裡忙於工作。她在這裡顯現,神視者是這麼真實,我甚至欽佩他們 , 如何在這麼長時間仍能處理所有一切,盛行在這裡的氣氛令我感動。我有機會與神視者瑪莉雅在維也納會談。我們互相了解,我告訴她在新畿內亞我們開始認識聖母的訊息,並希望能領會和活出這些訊息。

我會給予一個概括的建議:對訊息所宣佈和聖經所教導持開放的態度,訊息完全指向聖經,它們沒有宣佈任何新的訊息。它們是以寫在聖經內的為基礎。在她的訊息內,聖母經常談及成聖:『你們自己下決心要成聖。』這是不容易的,但這是基督祂自己的召叫,祂說:『你們應當是成全的,如同你們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樣。』保祿宗徒說:『天主的旨意就是要你們成聖,』對成聖的渴求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召叫。

(愛爾蘭)唐暨康納輔理主教多納爾·麥基昂 (Donal McKeown)

(愛爾蘭)唐暨康納教區輔理主教多納爾·麥基昂在2003年9月初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這十年來他是往法國露德及愛爾蘭科諾克聖母朝聖地的教區朝聖團神師。
He told us:
他告訴我們:

『在教會的每一處都有天主令人驚喜恩寵的表現。不過,有些是令人難以明白,而教廷對事件的反應一定是很小心的。這一定要有整個教會大家庭辨識的需要。』

『愛爾蘭朝聖團其中一個顯著的特徵是有很多男人、年輕的和年長的,對愛爾蘭教會來說,正正是難以將這個群體帶進聖堂。他們中有很多吸毒、酗酒、沉迷賭博、或已長時間離開教會。透過天主的恩寵,他們確信他們在這裡從罪惡中得到治癒。有時人是要離開家庭和家鄉才能得到特殊恩寵。』

『在有些國家,教會在我們這個世代看似變得越來越微小,而神父的誘惑有時只是照顧「小羊群」、照顧這些留下的人。不過,福音卻叫我們向在邊緣及外面的人伸手。那個外展行動在默主哥耶四周以驚人的途徑發展。這些外展看來與新約的精神是協調的。福音(好消息)的核心就是在耶穌內得到赦罪和新開始的承諾。此外,那些得到罪赦和治癒的人是最能以天主之名寬恕和提供治療。』

『不過,正如在默主哥耶所發生的皈依只是第一步,信眾在回家後的日常生活仍需接受教理和支援。當地教會的挑戰是要將在這裡的生活經驗融入當地環境。』

聖多美和普林西比主教阿比利奥•里巴斯 (Abilio Ribas)

非洲聖多美和普林西比主教阿比利奥•里巴斯在2003年9月第一次到訪默主哥耶。

他說:

『我主要是在書本上認識默主哥耶,從一開始我就有隆厚的興趣跟進這些事件,我一直都想來這裡。

我不想談論聖母顯現的真實性。我有自己的意見,但我所見及令我留下印象的是來這裡和祈禱的人。你能真正感受到他們是被聖神觸動了。他們經常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祈禱,這裡是卓越的。這真的很有意思,這就是吸引人們和改變他們行為之處。我聽過不同的人的見證,談及默主哥耶,他們都說:「我們真的改變了!」

我知道本地的主教對聖母的顯現抱著保守的態度,而我又不想與他們有牴觸。我不會向自己問這個問題。我看正在發生和已做過的事,對我來說,這就是徵兆、一個大的徵兆,但我不想談論本教區主教的立場。

我可以看見在這裡的人作出了重大的犧牲。我是以朝聖者的身份感受到的,若這些顯現發生在富裕的國家, 我肯定已建設了樓梯通往顯現的地點,以便人能步行上去 ! 我見到你們將地方保留原狀,而我懇求你們維持現狀,讓群山作為偉大犧牲的場所,我見過有人赤足上山,這是獨特的。

在這裡,人分享相同的理念和為教會犧牲。這些行為能為教會在自我奉獻的精神上有很大的幫助,而後果可能是世界的團結。我得承認我個人在信仰上感受到更富足和更堅強。

我們的世代比過往有更多聖母顯現。我認為這是徵兆,是聖母尋覓她子女的徵兆。聖母顯現是人偏離天主的道路而走上歧途的徵兆。這就是為什麼聖母帶著愛而來,並警告我們,她告訴我們,我們真的要歸向天主。』

2003 年10月

(菲律賓)阿拉米諾斯主教耶穌•卡佈雷拉 (Jesus a Cabrera)

(菲律賓)阿拉米諾斯主教耶穌•卡佈雷拉從2003年10月15至17日到訪默主哥耶。

他說:

『菲律賓教會的官方想法與羅馬的立場相同。默主哥耶並未被羅馬正式承認,我們認為在這裡,很多人被啟發過一個更好的生活,教廷並沒有阻止任何人到這裡來。有很多菲律賓人來到這裡,我們可以看見好的果實。這是來到這裡的人的效應,這不是官方的立場。只要我們的敬禮是在合理的範圍內…,當我看見我的信眾更多祈禱時我感到非常高興。他們更多領聖體、他們參與彌撒、他們辦告解、他們變得更好…,我認為這是聖母的工作。這是十分重要,我們可能需要等待奇特的神跡出現才能讓教廷承認默主哥耶!這裏已出現過很多、很多恩寵的神跡 , 都是在人的生命中發生。我認為他們更親近天主這個事實就是徵兆。

訊息是非常、非常及時,而且是為我們所有人的。我時常認為聖母是耶穌的特別使者。她想告訴我們所有人、所有人要成為聖人。這就是為什麼她付出額外的努力來聯繫我們、幫助我們、提醒我們該做和怎樣做去抵達天國。這是聖母對我們所有人偉大愛情的徵兆,這也是聖母積極關注我們和我們整體益處的證明。她希望我們所有人都能真正的快樂和享有真正的平安。我們要做的就是聽從訊息、領悟它們、和將它們付諸實行。我記得今天聖詠所記載的:「今天該聽從他的聲音,不要再那樣心頑。」確保你們的心能接受訊息和付諸實行!

我要做聖母的工具。她曾多次在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地方顯現,她給我們的訊息是來自天主。她告訴我們祈禱、再祈禱。我們應該將天主放在我們生命的第一和最重要的位置。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皈依,並確保我們的心、靈和整個生命都轉向天主。很多時,我們的心注目在物質的東西,例如金錢、權力和其他類似的事情。聖母囑咐我們要注意她的聖子所告訴我們的。彌撒、領聖體、辦告解 …,更多關懷別人、作犧牲、為他人作愛德的行為。

我相信若我們更能聽從聖母的訊息,及若我們能在天主和與其他人的愛內合而為一,我們會在我們之間感受到真正的平安 , 無論我們是從那個國家來的,因為我們的心會互相接受和幫忙。這樣,我們就意識到畢竟我們是一家人、一個大家庭、兄弟和姊妹,我們是一家人、並只有一位天父。當我們一齊虔誠誦唸天主經時是多麼的美妙!我們意識到每一個人都是我們所愛的兄弟和姊妹。這就是聖母所渴求的…,聖母使命的果實是我們所有人、我們成為一個家庭 , 一個教會。』

(美國麻省)斯普林菲爾德主教多默•杜普雷 (Thomas L. Dupre)

(美國麻省)斯普林菲爾德主教多默•杜普雷於2003年10月底來到默主哥耶。

他說:

『我從這幾年來過這裡的人聽說默主哥耶。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默主哥耶。我與朋友亨利•多爾施神父一起來到,他在十五年內共五次到過這裡,這是他的第六次。他曾多次說起默主哥耶,毫無疑問,他是一位有承諾、很好和虔誠的神父,他經常稱讚他在默主哥耶的經歷。所以,不用說也知道我是受到他和其他幾位曾談及默主哥耶的人的影響。這使我產生興趣,而今年我有機會來到這裡,用自己的眼睛看和用自己的耳朵聽,然後制訂我自己的感想。

自從童年,我一直都喜愛聖母在花地瑪的顯現。當我十一、二歲時,我已經對花地瑪聖母作出很虔誠的敬禮。現在我還做,我也真的相信聖母在露德的顯現。我在十歲時看了一齣電影:「伯爾納德之歌」,它說及伯爾納德和露德的故事。我很受感動、而對我是很重要的,這兩次的聖母顯現是我人生非常重要的部份。默主哥耶有點不同,因為它仍未得到教廷的完全認可,和其他人一樣,我正等待教廷的最後決定,但部份的我渴求相信這些顯現,我來是用自己的眼看…,我相信在這裡出現了很多奇妙的果實。明顯地,他們很虔誠、很誠心、很熱誠、他們領受聖事、他們經常祈禱,我想我們只能被所見的感動。

我相信這是從世界各地而來的人聚集的地方。他們來祈禱、而他們得到很好的經歷,很多人改造了、很多人恢復他們的信仰、有些人皈依天主教。我聽說過治癒,我自己沒有證據、但我聽說過,我看見好的果實、許多好的事情,這就是天主的工作、聖神的工作,這是毫無疑問的。至於聖母是否真的在這裡顯現,我無話可說,我並不知道…,我採取開放的態度,我的思想是開放的、我的心是開放的,我沒有個人的定案,但我肯定對教廷的決定是開放的,我期待那個答案。

這是基督信仰生活完整的經歷。在這裡的人都是信徒、而他們活出信仰,你可以看見,是在他們心內、在他們靈魂裡。我們都是同一家庭的分子,我們全都是兄弟和姊妹。在這裡明顯的是:你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見面,很多人從歐洲來,也有從美洲來的、不同種族的人、黃色、棕色和黑色…,在這裡,每個人都是兄弟和姊妹,每個人都是相處融洽的,而每個人都有同一的信仰。我們所有人在聖體中共同分享,我們共同分享對天主和耶穌基督的信仰及對聖母的愛,這是對普世教會和對我們共享的信仰的表現,這是奇妙的!

返回我的教區,我會告訴他們我曾向你們所說的。我會說這是一個美妙的經歷,人來這裡和祈禱,將他們的思想和心靈開放、看看天主是否呼召他們。他們肯定在這裡於屬靈上獲益良多,我相信他們能因來到這裡而蒙祝福。

到任何一處朝聖地(默主哥耶也好、露德也好、花地瑪也好)的重要之處是它為我們的靈魂和心靈帶來的好處。它領我們更親近天主、更親近聖母,它加深我們的信仰,這就是朝聖重要之處。有人來這裡是為了個人的原因,他們有自己的意向,他們中有些是蒙祝福的、他們的祈禱得到回應。有時天主回應我們的祈禱並不是以我們希望得到的回應,但那也是基督徒的一部份:學習背起十字架,我們每個人都要背起一個十字架,可能是天主的旨意要我們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我們要樂於接受它,這是天主旨意的一部份。我們來到這樣的地方需要做和知的是:我們來向天主屈服,我們接受祂無論是什麼的旨意。縱使我們各人各自的請求沒有得到我們期待的賞賜,不過,假若我們的信仰加深、和我們獲得對天主及祂母親的愛的成長,我們已蒙祝福了。那麼,我們的祈禱便已得到回應。因為我們能作為更好的人和作為更好的基督徒離開這裡,那就是來這裡的整個原因。』

2003 年11月

布蘭太爾(非洲馬拉維)總主教塔西斯奧•施亞耶 (Tarcisio Ziyaye)

布蘭太爾(非洲馬拉維)總主教塔西斯奧•施亞耶在2003年11月的第一星期來到默主哥耶。與他一起來的有他的秘書以諾•坎吉拉神父、教區的牧民秘書(主管在馬拉維默主哥耶聖地的人)蒙福特•西蒂馬神父及二十七位在布蘭太爾總教區聖地計劃裡最有承擔的會員,以便通過他們在羅馬和默主哥耶的逗留能吸取充分的靈性、回去在馬拉維為默主哥耶聖地作推廣。

他說:

『我是第一次來這裡,我與五位神父、一位修女和一群平信徒一起來的,我很高興來到這裡。

我在1989年從一位與當時的主教來過這裡的人聽聞有關默主哥耶。我現在比以前更積極參與其中,因為在我現時服務的布蘭太爾總教區,我們建造了一座十字架山上的十字架複製品。

我看見這裡真的是祈禱之所。確實我們非常感謝神視者的啟發 , 他們之中有一位說,來默主哥耶的想法不應是來見他們,而是祈禱和加深我們的屬靈生命,加深我們對聖母瑪利亞的敬禮。

我也非常感謝堂區。我認為他們的活動安排得非常好,它們真的幫助人祈禱、各自來到主前、可以自由自在、可以接觸內在的自我,在這裡真的很好!

我們帶了很多、很多玫瑰唸珠回家 ! 在馬拉維,在一千一百萬人口裡有超過三百萬名天主教徒。我們想分享,因為分享正在影響自己和他人的信仰。我相信如果我們將天主放在第一位、如果我們對抗靈性上的貧窮,天主便會為物質上的貧窮而加以援助。有時我們以為我們可以獨自行動,但這是錯的,分享的精神令每個人都充實。

我們所有人 – 在歐洲和在非洲 – 應該宣講而不宣講,我們應該用我們的生命作福傳。

2003 年12月

(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 薩拉熱窩總主教雲先•普利奇 (Vinko Puljic) 樞機頒授獎項給默主哥耶堂區和默主哥耶『和平』電台

在2003年12月11日在薩拉熱窩教區的天主教神學院舉行的儀式中,薩拉熱窩總主教雲先•普利奇樞機頒授獎項給默主哥耶堂區和默主哥耶『和平』電台,表揚他們傳揚『天主教周刊』。

2001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1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1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1 年5月 (秘魯)阿亞庫喬總教區約瑟•安圖尼斯•迪馬約洛 (José Antúnez de Mayolo) 主教 (秘魯)阿亞庫喬總教區慈幼會士約瑟•安圖尼斯•迪馬約洛主教在2001年5月13日至16日來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 『這是一個美好的朝聖地,在這裡我發現很多信德、我發覺信眾活出他們的信仰、信眾前來辦告解。我為說西班牙語的朝聖者辦告解,我參與感恩聖祭。我非常、非常的喜歡這裡的一切 , 這裡真的是很美好。默主哥耶被稱作為全世界祈禱的地方和「世界的告解亭」是對的。...

2002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2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2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2 年3月 (越南)北寧教區阮光傳 (Nguyen Quang Tuyen) 主教 (越南)北寧教區阮光傳主教和他的秘書及海防市教區署理阮陳鴻主教在2002年3月16日至18日來到默主哥耶。他們到歐洲,在羅馬向教宗述職,然後前往露德、花地瑪和默主哥耶的聖母朝聖地朝聖。他們來默主哥耶,因為他們相信聖母在這裡顯現。...

2004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4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4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4 年2月 Josip Bozanic 樞機,Zagreb (克羅地亞)的總主教 根據2004 年2月13日在 Slobodna Dalmacija 刊登的一篇文章2004年2月12 日Zagreb 的總主教 Josip Bozanic 樞機和 Zagreb 第7 號中學的學生見面。他解答了教會對黙主哥耶的立場: 「教會説我們要相信聖經。但是教會也承認私人啟示也是可能的,教友卻無需相信私人的啓示。黙主哥耶可以歸入這類。」 樞機提醒聽衆在九十年代初期,主教們在扎達爾 (Zadar)...

2005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5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5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5 年4月 與來自奇維塔偉基亞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作一席談 與來自奇維塔偉基亞 (Civitavecchia) 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見面 -「每一棵樹,憑它的果子就可認出來。」當有人問 Girolamo Grillo 蒙席聖母在奇維塔偉基亞小鎭哭泣而流出血涙時,他引上述的福音句子作回應。Pantano 村落,在奇維塔偉基亞 (Civitavecchia) 小鎭附近,距羅馬60...

2006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6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6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6 年5月 巴尼亞盧卡(Banja Luka) 主教,Franjo Komarica 蒙席 2006 年4月25日巴尼亞盧卡主教Franjo Komarica 在Vecernji list中聲明(在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市的一份日報): 「戰爭前,我正式去了黙主哥耶好幾次。已有好一段時間,黙主哥耶已經超越了本地教區的極限而成為世界事件。如何判斷黙主哥耶是教宗的責任;而地方主教則要確保在教區內的禮儀和牧民工作合乎規格,這包括了黙主哥耶堂區。」(2006 年4月25日在Večer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