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

2004 年2月

Josip Bozanic 樞機,Zagreb (克羅地亞)的總主教

根據2004 年2月13日在 Slobodna Dalmacija 刊登的一篇文章2004年2月12 日Zagreb 的總主教 Josip Bozanic 樞機和 Zagreb 第7 號中學的學生見面。他解答了教會對黙主哥耶的立場:

「教會説我們要相信聖經。但是教會也承認私人啟示也是可能的,教友卻無需相信私人的啓示。黙主哥耶可以歸入這類。」

樞機提醒聽衆在九十年代初期,主教們在扎達爾 (Zadar) 會議上達成共識,根據他們的調查,他們不能談及黙主哥耶的超自然現象,卻也不能否認它。

「直到今天,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論據,所以我們仍然不願下定論。但是我們沒有禁止人們去那裡祈禱或朝聖。我們的希望是在那裡人們可以獲得純正的天主教道理,但該處舉行的彌撒不應和聲稱的顯現有任何關係。」

關於最近 Bozanic 樞機訪問 Zagreb 的第7 號中學,由所有克羅地亞天主教教區共同編輯的天主教週報 Glas Koncila 於2004 年2月22日有以下的報導:

「樞機表示,信衆沒有義務要相信私人的啓示,所以我們不應提到超自然現象,但是教會也沒有否定黙主哥耶。樞機又説,教會現在還沒有足夠的論據去表達教會對顯現的立場。樞機又强調:我們看見人們在黙主哥耶領受了不同的恩寵,所以,人們從黙主哥耶所獲得的必須符合教會的道理。樞機又再次重申目前信衆沒有義務要相信黙主哥耶的顯現事件。」

2004 年4月

Bernardo Witte 蒙席,Conception (阿根廷)的退休主教

Bernardo Witte 蒙席,無玷童貞聖母獻主會會士,是Conception (阿根廷) 的退休主教。他在黙主哥耶渡過聖週。他和一羣德國的朝聖者同來,因為他是德裔人士。他早上為操德語的朝聖者主持彌撒,他也有祈禱和主持修和聖事。

以下是他談到黙主哥耶的説話:

「我們做主教的每五年要向教宗述職。1984 年,我在羅馬停留後便去維也納去見一位神父,他是我的朋友。他對我談到黙主哥耶,我立刻便相信了。此後,我便一直渴望來黙主哥耶。現在我退休了,沒有以前那麼忙,所以我來黙主哥耶過聖週。我希望能夠來看看,認識,和祈禱。我聽到在黙主哥耶的重要詞句:祈禱,補贖,悔改。向我介紹黙主哥耶的Mathuni 神父,在其中一次顯現時也適逢其會。他親眼目睹孩子們的眞誠,和其他在場人士的熱切祈禱。自此之後,我便對黙主哥耶事件多加留意,二十年過去了,我也深信黙主哥耶事件是真確的。黙主哥耶的訊息是信仰和希望,這也是教會的訊息,黙主哥耶同時也召叫我們要祈禱,齋戒,和悔改。

(關於齋戒)這方面的認真程度眞是出人意表,但是我這樣解釋:今天整個世界道德倫理日趨沉淪。對世界,教會,和人靈都構成極大威脅,所以採取非常的措施是必須的。

(對於黙主哥耶的神視者全是已婚人士)我會認為這正好强調婚姻,生育,和性的神聖性。今天的死亡文化導致死亡,黙主哥耶事件指引我們到生命的文化,到愛的文化。我卻説這是家庭生活的更新,配合了堂區生活和牧民的力量。所以,我們不衹有一個活的教會的印象,我們正是身處其中,有切身的體驗。這是一個事實。

(對於每天都有顯現和已經有數以千計的顯現的看法)我為此感到欽佩和喜樂!每次顯現都是一個新的希望,新的挑戰。對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是相同的:在這個受到死亡文化威脅的世界,這些顯現提倡生命的文化。我對此的印象是一切都是如此和諧:這些顯現,若望保祿二世以他的教宗職權鼓勵更新教會內的牧民生活,有很多主教有意識地以敬禮聖母作為他們牧職的方向….. 概略地説,我會重複聖母在花地瑪的説話:最終,我的無玷聖心將會獲得勝利!我認為花地瑪和黙主哥耶的顯現,象徵了歐洲必須更新。在黙主哥耶,東歐的共產黨已開始倒台。黙主哥耶帶來喜樂,希望,和信賴。

2004 年6月

Bruno Tommasi 蒙席,Lucca 教區(義大利)的退休主教

Bruno Tommasi 蒙席,Lucca 教區(義大利)的退休主教,於2004 年6月來黙主哥耶朝聖。6月19日,他為操義大利語的朝聖者主持彌撒。

2004 年8月

Mauro Parmeggiani 蒙席從義大利羅馬

從羅馬來的 Mauro Parmeggiani 蒙席於2004年的青年節來黙主哥耶朝聖。

Parmeggiani 蒙席相信聖母臨在於黙主哥耶,他又説聖母的訊息是美好而有深度。他勸我們要盡己所能,要使黙主哥耶能保存祈禱的簡單,純樸和强力,致使每人都會和聖母相遇,她和她的聖子耶穌共同邀請我們悔改,這是今天基督徒的不可或缺的體驗。

在羅馬教區內,Parmeggiani 蒙席專責青年牧民工作,他現正籌備‘ 第一屆歐洲青年朝拜聖體大會’ ,將於2004 年10 月6日至10日在羅馬舉行。Parmeggiani 蒙席對在黙主哥耶的青年節印象深刻,他希望青年人能夠來羅馬參加朝拜聖體大會,人數愈多愈好。

2004 年9月

Francisco Viti 蒙席,Huambo (安哥拉)退休總主教

Francisco Viti 蒙席,Huambo (安哥拉)退休總主教,於2004 年9月在黙主哥耶停留數天。他告訴我們:

「我以一個基督徒和一個相信的人的身份來這裡祈禱,朝拜天主。我感謝天主賜給我在這個地方有信仰的體驗,特別是修和聖事和聖體聖事。在這裡的祈禱精神,使我尤感快慰。朝聖者在這地方的主內共融精神甚為濃厚,真是天主所賜的特恩。」

2004 年10月

從 Meina (義大利)來的 Giovanni Moretti 蒙席,退休總主教和教廷大使

從 Meina (義大利)來的 Giovanni Moretti 蒙席,退休總主教和教廷大使,於2004 年10月初到黙主哥耶作私人朝聖。

Moretti 蒙席參加了黃昏的祈禱活動,又為朝聖者主持修和聖事。他説聖地內的敬禮和祈禱精神使他感到雀躍。10月3日星期日早上,他為義大利朝聖者舉行彌撒。

2004 年12月

黙主哥耶與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和 Hnilica 主教訪談

這次訪談由德國天主教月刊 PUR 的 Marie Czernin 主持,於2004年12月發表。

Marie Czernin: Hnilica 主教,你有很多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相處的時間,你亦有很多和他私下談話的機會,例如在1981 年5月13日有人企圖刺殺他之後不久,你往 Gemelli 醫院探望他。請問你有沒有和他談起在黙主哥耶發生的事情呢?

Hnilica 主教:我在1984 年曾經探望過教宗。我們在岡道夫夏宮 (Castel Gandolfo) 吃午餐,那是他夏天的居所。我告訴他我在那年的3月24日在莫斯科的聖母升天聖殿把俄羅斯奉獻給聖母無玷聖心,這是應聖母在花地瑪的要求。當我把在黙主哥耶發生的事情告訴他時,他甚為感動地説:「聖母保護你和引導你去到那邊。」我回答:「不是這樣的,聖父。她用雙臂攜帶我去黙主哥耶!」然後,他問我對黙主哥耶的想法,又問我曾否到過該地。我答説梵蒂岡沒有禁止我去,但是有人勸我不要去。教宗望著我説:「當你去莫斯科時,順道隱藏你的身份去黙主哥耶。有誰能禁止你這樣做呢?」教宗沒有正式批准我去,但他找到另一個解決方法。教宗繼續談著,然後給我看一本由Rene Laurentin 寫的有關黙主哥耶的書。他開始閱讀該書的幾章,他又强調黙主哥耶的訊息和花地瑪的訊息有密切關係。教宗説:「黙主哥耶是花地瑪的延續。聖母在共產國家顯現主要是因為問題源於俄羅斯。」教宗已把這事作為他教宗職務的使命。這是為甚麼我馬上明白個中的關係。

和教宗的談話結束後,我以匿名方式去了黙主哥耶三或四趟。但是,Mostar-Duvno 霧市達的前主教山力主教 (Pavao Zanic) 寫信給我 , 請我不要再去黙主哥耶,他又在信中説假如我拒絕,他會寫信給教宗。看來有人曾告訴他我去了黙主哥耶。但,我沒有任何理由懼怕教宗。

你有沒有在別的場合和教宗談到黙主哥耶?

Hnilica 主教:有的。我們在1988 年8月1日再次談起黙主哥耶。一羣從米蘭來的醫生到岡道夫夏宮 (Castel Gandolfo) 探望教宗,他們剛在黙主哥耶檢測神視者。其中一位醫生表示霧市達的主教對他們百般刁難。教宗説:「他旣是那地方的主教,你要尊重他。」然後他以親切的語氣繼續説:「但若他做得不當,他終有一天要向天主交賬。」説完後,教宗沉思片刻,然後説:「今天的世界對超自然的事麻木了,換句話說,就是沒有天主。但是很多人在黙主哥耶以祈禱,齋戒,和聖事重新找回天主存在的感覺。」

對我個人來説,這是有關黙主哥耶的最明顯的證據。使我感受特別深刻的便是這羣在場的醫生宣稱‘不能証明也不能否定有超自然現象’。至於教宗本人,他早就相信有超自然現象的事情在黙主哥耶發生。教宗從很多來源中,已經確信人們在這地方可以體會天主。

黙主哥耶所發生的許多事情,是否有可能是編造出來的?

Hnilica 主教:若干年前,在 Marienfried 有一個青年聚會,我被邀請參加。期間有記者問我:「主教,你會否相信,所有在黙主哥耶發生的事情是來自撒殫的?」我回答説:「我是耶穌會會士。聖依納爵教我們怎樣分辨神靈,但是他也教導我們每件事情都可能有三個來源:來自人的,來自天主的,來自魔鬼的。」最後,他也同意我,在黙主哥耶所發生的事情是不能用人的觀點去解釋的,事實上每年都有數以千計的正常年青人蜂湧前來要和天主修和。黙主哥耶又被稱為「世界的告解亭」,因為卽使露德或花地瑪也沒有激勵那麼多人去辦告解。在修和聖事中有甚麼事發生呢?神父把告罪者從魔鬼手中釋放出來。然後我這樣回答該記者:「當然。撒殫有能力做許多事,但有一件事是它不能做的:撒殫會否激勵人們去辦告解 , 好使他們從它手中被釋放出來呢?」所有的記者都笑了,他們明白我想説甚麼。所以,唯一剩下來的來源便是來自天主的。過了一些時候,我把這番談話告訴給教宗。

你怎樣槪括黙主哥耶的訊息呢?黙主哥耶的訊息和露德或花地瑪的訊息有甚麼區別呢?

Hnilica 主教:在這三個地方,聖母同樣邀請我們要悔改,寬恕,和祈禱。在這方面,三地的顯現是相近的。但是,黙主哥耶的顯現已經持續了23 年。在這麼多年中,這種超自然現象一㸃也沒有減少,而結果就是有更多的知識份子在黙主哥耶悔改。

有些人認為黙主哥耶的事件並非真確,因為有戰爭在這地區發生,結果導致國與國之間的衝突:這地方不應該是和平之地而非衝突之地嗎?

Hnilica 主教:在1991 年(黙主哥耶的第一個訊息「和平,和平,衹要和平」的10 年後),戰爭在克羅地亞爆發,我再次見到教宗,他問我説:「波斯尼亞境內發生戰爭,黙主哥耶的顯現又如何解釋呢?」真的,這場戰爭確是可怕,所以我説:「看來我們和花地瑪有相同的處境。如果當時能立即把俄國奉獻給聖母無玷聖心,第二次世界大戰;共產主義的散播和無神主義本來可以避免。聖父,在1984 年,你把俄國奉獻給聖母無玷聖心,在俄國便發生很多變化,共產主義亦開始瓦解。在黙主哥耶,聖母警告我們若我們不悔改,戰爭便會發生。沒有人把這些訊息放在心中。也許,如果前南斯拉夫的主教能夠認真地看待這些訊息,事情便不會變得如此糟糕— 但無論如何,這也不能保證教會會正式承認黙主哥耶,因為顯現今天仍然繼續發生。」然後教宗對我説:「那卽是説 Hnilica 主教認為我把俄國奉獻給聖母無玷聖心這個行動是有效的吧?」我答説:「那當然是有效的。問題卻是有多少位主教和聖父一起把俄國奉獻給聖母無玷聖心。」

其他主教應該倣效聖父的做法,但他們沒有,為甚麼這是如此重要呢?

Hnilica 主教:這是展現教會共負責任的特性 , 換句話說,教宗和主教的共融有很深邃的意義。當 Carol Woytila 於1978 年當選教宗時,我祝賀他,但是我立即提出如果他不和全體主教把俄國奉獻給聖母,這於他的教宗牧職將會是美中不足。他回答我説:「假使你能使所有主教聽從你,我明天就會把俄國奉獻給聖母。」所以,1984 年3 月25日,他把俄國奉獻給聖母後,他問我有多少位主教和他一起共祭。因為我不知道答案,教宗便説:「每位主教要為他的教區作好準備,每位神父要為他的團體作好準備,每位父親也要為他的家庭作準備,因為聖母説平信徒也要奉獻自己給她的聖心。」

2001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1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1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1 年5月 (秘魯)阿亞庫喬總教區約瑟•安圖尼斯•迪馬約洛 (José Antúnez de Mayolo) 主教 (秘魯)阿亞庫喬總教區慈幼會士約瑟•安圖尼斯•迪馬約洛主教在2001年5月13日至16日來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 『這是一個美好的朝聖地,在這裡我發現很多信德、我發覺信眾活出他們的信仰、信眾前來辦告解。我為說西班牙語的朝聖者辦告解,我參與感恩聖祭。我非常、非常的喜歡這裡的一切 , 這裡真的是很美好。默主哥耶被稱作為全世界祈禱的地方和「世界的告解亭」是對的。...

2002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2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2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2 年3月 (越南)北寧教區阮光傳 (Nguyen Quang Tuyen) 主教 (越南)北寧教區阮光傳主教和他的秘書及海防市教區署理阮陳鴻主教在2002年3月16日至18日來到默主哥耶。他們到歐洲,在羅馬向教宗述職,然後前往露德、花地瑪和默主哥耶的聖母朝聖地朝聖。他們來默主哥耶,因為他們相信聖母在這裡顯現。...

2003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3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3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3 年4月 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總主教方濟各·羅德 (Franc Rode) 博士 (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總主教方濟各·羅德(博士)於 2003年4月26日在默主哥耶『和平』電台訪問中對默主哥耶聖母顯現的現象發表他的立場: 『我對默主哥耶事件的立場與克羅地亞主教們的相同。默主哥耶(事件)的存在,是如此的一個事實。人們來到這裡,而我看見默主哥耶是個恩寵的地方。很多來自斯洛文尼亞的信眾來到這裡、並說他們獲得很多恩寵!他們辦了告解 , 返回教會的生活 ,...

2005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5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5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5 年4月 與來自奇維塔偉基亞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作一席談 與來自奇維塔偉基亞 (Civitavecchia) 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見面 -「每一棵樹,憑它的果子就可認出來。」當有人問 Girolamo Grillo 蒙席聖母在奇維塔偉基亞小鎭哭泣而流出血涙時,他引上述的福音句子作回應。Pantano 村落,在奇維塔偉基亞 (Civitavecchia) 小鎭附近,距羅馬60...

2006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6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6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6 年5月 巴尼亞盧卡(Banja Luka) 主教,Franjo Komarica 蒙席 2006 年4月25日巴尼亞盧卡主教Franjo Komarica 在Vecernji list中聲明(在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市的一份日報): 「戰爭前,我正式去了黙主哥耶好幾次。已有好一段時間,黙主哥耶已經超越了本地教區的極限而成為世界事件。如何判斷黙主哥耶是教宗的責任;而地方主教則要確保在教區內的禮儀和牧民工作合乎規格,這包括了黙主哥耶堂區。」(2006 年4月25日在Večer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