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

2005 年4月

與來自奇維塔偉基亞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作一席談

與來自奇維塔偉基亞 (Civitavecchia) 的 Girolamo Grillo 蒙席見面 -「每一棵樹,憑它的果子就可認出來。」當有人問 Girolamo Grillo 蒙席聖母在奇維塔偉基亞小鎭哭泣而流出血涙時,他引上述的福音句子作回應。Pantano 村落,在奇維塔偉基亞 (Civitavecchia) 小鎭附近,距羅馬60 公里,那裡放置了一尊超過十年前在黙主哥耶購買的聖母像。大約十年前,這尊聖母像開始流出血淚。

人們於1995 年2月2日開始知道這事。於同年的3月15 日Civitavecchia 的主教親眼目睹這件科學不能解釋的事。Grillo 主教在接受義大利日報 ‘Avvenire’ (義大利主教團的報刋)的訪問時,評估他的教區在過去十年發生了甚麼事。

過去的十年發生了甚麼事?

Grillo 主教:你自己看看吧。自從聖母像流血淚後,來這裡的朝聖不祗沒有減少,天主的恩寵淨化了這地方,低級趣味和使人產生好奇的元素消失了。到Pantano 這個地方的人都很渴望要悔改皈依。更好的事實是我派了五位神父長駐在此地為協助教友辦修和聖事,為教友提供服務。這些神父告訴我他們協助了無數的人與天主和好,這些人是喪失了信仰多年的人。曾經有痛悔的謀殺犯前來辦修和聖事。數以千計的家庭因離婚或分居的原因而破碎,但今天破鏡重圓,這個現象在今天並不常見。很多婦女渴望能做母親,今天都能如願以償。她們做了母親後,仍繼續前來,她們希望她們的子女可以在此地接受聖洗聖事。而且,有很多人前來接受聖洗聖事,甚至有回教徒。所以,為甚麼不把這些積極的果實公開呢?

你有沒有準備特別的措施去慶祝十週年呢?

Grillo 主教:我們準備了一份檔案,卽將在全國出版。我們現在已有44 本小冊子,包括朝聖者的簽名,感想和印象。對我來説,他們反映了對這個時代所有的恐懼,而同時又反映了請求聖母代禱者所懷的希望。

有沒有特定的慶祝活動呢?

Grillo 主教:每年的2月1日至2日的晚上,信友都會從小鎭的中心來到Pantano。他們要步行12公里。今年有超過1500人參加。他們不怕天氣嚴寒。但我們要記得,衹不過二十年前,Civitavecchia 被人叫做拉齊奧 (Lazio) 的史太林格勒。當時這個反對宗教干預政治和無政府主義者的城市有百份之六十的人是共產黨員。這個聖母的事件徹底改變了這個城市。天主之母真的哭泣,我相信不衹是因為 Civitavecchia。

這事件為牧民方面帶來甚麼?

Grills 主教:作為主教,我很高興在Pantano 的聖奧斯定堂區(St Augustine )不僅為本市,為義大利,乃至為全世界,都成為一個福傳中心。據2004 年11月份的最新統計數字,我數過,從斯里蘭卡到拉丁美洲,共有12 個來自外國的朝聖團。我們盡最大的努力去珍惜和推廣對聖母的敬禮,這個敬禮帶領我們走向基督。這個敬禮被廣泛接納。至於其他一切,都需要時間去完成。我們祗能以耐心去等待。如這樣也不能產生好果實,這個無神的世界,旣失去了到達真正的價值觀的途徑,又怎能證明超自然的現象呢?

對你的個人生活又有甚麼好的影響呢?

Grillo 主教:那天早上後,卽1995 年3月15日,整整有兩三年,我前後判若兩人。童榮福童貞瑪利亞徹底改變了我,她帶領我更深刻的反思自我,又領我走進更深的屬靈生活。我盡了更大的努力去服務教友。我為了神修輔導而獻出更多時間。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關於聖母説了些甚麼?

Grillo 主教:我上次去見教宗作述職時,他問我是否可以興建一座聖母聖殿。我回覆他説我已準備好這樣做,但我也請他協助在 Civitavecchia 建造一座會院給加爾各答的德蘭修女所創的仁愛傳教女修會的修女。我很希望這個聖殿能真正為窮人的神形需要而服務。

2005 年5月

Pontianak (印尼) 總主教 Hieronymus Herculanus Bumbun 蒙席,嘉布遣會會士

嘉布遣會會士 Hieronymus Herculanus Bumbun 蒙席是 Pontianak 的總主教,他於2005 年5月13日至14日和一羣來自雅加達的教友到黙主哥耶朝聖。

Hieronymus Herculanus Bumbun 總主教説他來黙主哥耶是因為他對聖母的敬禮。他對聖母給予六位神視者的訊息感到印象深刻。他認為人們如果跟隨聖母的訊息會大有好處,因為這些訊息帶領我們找到平安,希望,和信仰。他視這些訊息為家庭內的基本公教教育。他説如果家庭能注意這些訊息,會是一件好事。在他的印尼的 Pontianak 教區內,團體精神增加了。黙主哥耶的訊息很容易配合印尼的生活哲學。它們對人和對教會的生活也有關係。今天的全球一體化影響了家庭內彼此的關係,這些訊息可幫助家庭,使它們覺得成為教會的基本細胞。

關於他對這地方的印象,Hieronymus Herculanus Bumbun 總主教説他對這個地方的人士熱情招待來訪黙主哥耶的朝聖者甚為感動。他們説的一㸃也不誇張,沒有任何推廣,衹有純樸,純真。

關於在聖堂內的祈禱,他説很容易便看見堅強的神修生活。他滿懷欽佩地讚美天主,使他能夠在此耳聞目睹一切。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文字中肯定黙主哥耶

這個網站 www.kath.net.

於5月25日刋登了一段文字:「聖母在黙主哥耶的顯現,對教宗來説是可信的。這可從他和一位著名的波蘭新聞工作者 Marek Skwarnicki 和他的妻子 Zofia 的私人通訊中看出。」

Marek 和他的妻子 Zofia Skwarnicki 分別於1991 年3月30日,1992 年5月28日,1992 年12月8日和1994 年2月25日發表了4封教宗親撰的書信。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為了黙主哥耶而寫的這些書信,成了他所寫有關黙主哥耶的文字中最先被刋登的文件。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92 年5月28日在信中寫道:「我感謝 Zofia 所有關於黙主哥耶的一切。我和那裡的每一個祈禱的和被召去祈禱的人連結起來。今天,我們對這個召叫領會更深。」

1994年2月25日若望保祿二世在他的書信中提到前南斯拉夫的戰爭:「現在我們可以更加明白黙主哥耶了。我們今天面對這個戰爭帶來的巨大危險,會更加明瞭母親的堅持。」

Marek Skwarnicki 自從1958 年便認識 Karol Wojtyla (譯者按:這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姓名)。他是在克拉科夫 (Krakow) 出版的天主教週刋 Tygodnik Powszechny 和月刋 Znak 的編輯。他是教友宗座議會 (Pontifical Council for Laity) 的成員,多次和教宗出訪外地。

2005 年6月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敬禮 Civitavecchia 聖母像(黙主哥耶)

2005年6月1日星期三 Messagero 報導:Ratzinger 的開場白:Wojtyla 敬禮Civitavecchia 聖母 (Orazio Petrosillo 報導)

梵蒂岡城-「Civitavecchia 聖母將會做大事」本篤十六世於星期一這樣説,當時他和義大利主教團會晤結束時和 Girolamo Grillo 主教閒談。就在4月1日,若望保祿二世逝世前的那天,Civitavecchia 的主教交給由賴辛格樞機担任主席的教廷信理部一份檔案。信理部所支持的一個委員會在它的刋物’逐家逐戶’ (Door to Door) 中,栽定不提聖母像流淚的超自然特徵,雖然該現象已有廣泛的共識。這份刋物由 Tarcisio Bertone 樞機負責,他是賴辛格樞機的合作夥伴。

Grillo 蒙席在昨天的會議中,回憶起若望保祿二世對 Civitavecchia 聖母所懷的崇敬,以及他不希望把以上不利的判決公諸於世,他期待對聖母流淚的現象能夠有一些更深入的硏究。Grillo 主教重複了一些已知的事實,卻又加上少許新的資料,就是在1995 年2月尾的某一個晚上,他把那個顯聖跡的聖母像帶往梵蒂岡覲見若望保祿二世。教宗顯出十分尊敬的樣子,站在聖母像前祈禱,最後,教宗把主教帶來的冠冕放在聖母像頭上。

Grillo 蒙席把當晚的情況和教宗對聖母像的尊重細緻無遺地記錄在他的日誌中,但他恐怕他死後人們會對教宗對聖母像的尊重這一節存疑,故此要求秘書 Stanislaw Dziwisz 蒙席請求教宗對此節加以證實。他的日誌的副本被寄往梵蒂岡,教宗加上簽名:若望保祿二世,2000年10月20 日 (Joannes Paulus II, October 20, 2000)

記憶中,黙主哥耶的童貞聖母像流出血淚(醫務所的化驗結果證明是人類的男性血液),有13 次是從1995 年2月2日到6日在 Gregori 家中發生,有數以十計的見證人目睹事情,其中包括公職人員。第14 次於同年的3 月15 日在主教府發生。由一羣神學家組成的委員會承認事件是超自然現象,另一個信理部轄下的委員會則否認這是超自然現象。
Salvatore Boccaccio 蒙席,羅馬附近的 Frosinone 教區主教

羅馬附近的 Frosinone 教區主教 Salvatore Boccaccio 蒙席於2005年6月4日至7日到黙主哥耶作私人朝聖。他在當地逗留時,到訪了可供祈禱的地㸃,又參加了堂區的禮儀和祈禱活動。他又會晤了在黙主哥耶工作的方濟會神父。當被問到為甚麼來黙主哥耶朝聖時,他説:「在我的教區有年青人在黙主哥耶時生活改變了,他們悔改皈依。我覺得他們的見證就是天主在黙主哥耶臨在的記號。我也曾讀過 Rene Laurentin 寫的有關聖母的顯現,對我也有影響,但最主要的,是那些朝聖者的個人見證,使我深受感動。我向那些方濟會神父道賀,他們永不言倦地為朝聖者服務,又以耐心和謙卑接受從各方而來的非難和挑釁。」他喜悦之情,溢於言表,皆因他來到了黙主哥耶。

Geevarghese Mar Divannasios Ottathengil 蒙席,Bathery(印度)教區主教

Geevarghese Mar Divannasios Ottathengil 蒙席,今年54歲,是印度籍的天主教敍利亞-瑪蘭卡禮的主教,亦是在 Kerala (印度)的 Bathery 的教區主教,在黙主哥耶顯現24週年時在該地朝聖,他和25位來自瑞士的朝聖者一起來到黙主哥耶。

以下是他關於黙主哥耶的談話:

「大約在15 到20 年前,我首次聽到有關黙主哥耶,但當時我有㸃懷疑。我沒有興趣來黙主哥耶,但是我有一位朋友是瑞士的神父,他告訴我關於黙主哥耶和他的經驗。他從黙主哥耶回來後,做神父的態度大大改變了。他熱愛祈禱,待人接物也很人性化。他成為一個真正的神父!這使我想到:可能真有點事情發生在黙主哥耶?!Roman Gruether 對我説黙主哥耶和其他朝聖地很不同,在那裡保存著一股自然的氣氛,人們在那裡用心祈禱。去年,我下定決心來這裡看看。我和一些從瑞士來的朝聖者一起到這裡來,由 Sylvia Keller 帶領。

我的經驗和我的期待相符。這三天證實了我的期待。在這裡可以感受到一種家庭的氣氛。在這裡服務的人,卽使是最微小的服務,也是以愛心和喜悦來服務的。這地方也使我們感到我們屬於一個普世的大家庭。每個人都感到如在家中,就像在母親的家中一様。我見過神視者,包括瑪莉雅,伊凡,和葦絲嘉。我認為他們是真正的神視者。黙主哥耶終會被承認,這是不容置疑的!今天或明天,或許再遲一些,百分之百黙主哥耶將會被承認的!

這些訊息正是我們所需要的。祈禱,感恩祭,補贖,修和聖事,齋戒,悔改。在任何時候,這些都是神修生活的基本。沒有耶穌,就沒有神修生活。自我棄絕,為天主為他人而生活。在現今的世代,很多時我們妄想和天主互爭雄長。但我們要知道人類是有限的。天災讓我們看見我們的能力是有限的。911,或海嘯……我們知道我們是何等渺小。

黙主哥耶是天主在此時此刻真正的召叫我們。在這裏居住的人是有福的。你們有一個特殊的使命。你們要保存這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情誼,不僅為這堂區,這地區,這教區……這是為普世的。你們要發揚這種精神。

2005 年8月

Domenico Pecile 蒙席,拉丁納(Latina) 榮休主教和羅馬的聖若望拉特朗聖殿宗座代牧

Domenico Pecile 蒙席是Latina 的榮休主教,現今是羅馬的聖若望拉特朗聖殿的宗座代牧,他於2005 年8月到黙主哥耶作私人朝聖。

「聖母在黙主哥耶顯現之初,我便聽聞此事。從起初開始,我便一直對這些事情既感興趣,又抱積極的態度。總括來説,對於這類事情,我個人的態度是要親身前來看個究竟。正因如此,聖母在黙主哥耶開始顯現後過了數年,我便和另外兩位人士來到這裡。我衹向黙主哥耶的主任司鐸自我介紹説是一位主教。我以神父的身份和其他司鐸參與共祭。這次初訪黙主哥耶,使我刻骨銘心。我內心感到這些事情不可能不是眞的。兩年前我有機會回來。

聖母曾多次介入教會的歷史中,因為她熱愛人類,天主派遣聖母目的是要提醒我們天主愛我們。兩年前我第二次到訪黙主哥耶,那次我內心有很深刻的體會,就正是:天主是愛!派遣聖母的是耶穌基督。聖母稱耶穌為她的聖子。有些時候我感到很想對耶穌説:’主,請你來吧!’ 但是他派遣了聖母。在某方面而言,我們更加樂意接受她。我們感到和她並不疏離,因為她不僅是我們的母親,也是我們的姊妹。我身為教會的主教,有責任要親自來看這事是否可信,是否可接納。從我最初來到黙主哥耶時,我便相信在這裡的事是眞確的。

黙主哥耶是一個事實。在我看來,這是一片充滿恩寵之地。聖母來到這個地方,就像她曾經到訪很多其他地方一樣,或許她將來會去其他地方。對於聖母顯現,一點也不需覺得驚訝。她經常顯現,就是要帶領我們回到天主那裏。聖母這次以强有力的方式,以特殊的方式,和她其他的顯現不同的方式來到這裏。在這裏根本不可能不感覺到天主。不可能!我到這裡來是要向聖母祈禱,去感受她的臨在,不僅因為這正是我所需要的,更因為在我人生的路上,給予我安慰和力量,更給我一個額外的理由繼續走在人生的路途上,就是我確信,天主泛愛衆生。

慢慢地我終於認識了所有神視者。我對他們的印象是他們從天主那裡獲得豐富的恩寵,卻沒有表露出來。他們就像其他人一般普通平凡。你要和他們交談,才會知道他們領受了特殊的恩寵,這就正是我喜歡的。當我第一次來黙主哥耶時,我遇到耶哥夫,他是最年輕的神視者。我在他家隔壁的一個花園中和他談話。我看見這個純樸的青年人,我問他一些問題,他答覆了我。有人可能説他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但我卻説:他的回答很精確,顯示出他的信仰,他把他所領受的恩寵藏在心中,而沒有用任何方式顯露出來。我每次見到任何一位神視者,也有相同的印象。他們談吐清晰。他們的心中滿載恩寵。我們不能想像有甚麼留在他們的心中,在他們的生活中,一切都是那麼單純。我的意見就是,這正是最有力的。我的感想是天主希望他們能完成天主託付給他們的使命,卻要不形於色。他們是我們的兄弟,就像我們每個人一樣,他們領受了祇有他們才獲得的特殊恩寵,外表郤一點也看不出。他們自覺是傳訊者,而他們也需要這些訊息。這就是我如何看待他們。

在其他聖母曾顯現的地方,曾有奇蹟發生,這真是美妙不過。但是在這裡已經有一段長時間,聖母給我們訊息,她繼續發言。我可以這樣説,聖母在這裏向全體人類發言。她不是在講台上發言,她是以一個母親的身份説話。那些願意聽她的話而實行的就會聆聽。那些不願意的就不去聽她的話。聖母在這裡持續地對我們説話。我想是因為這個我們今天生活的世代,較諸以往任何時候更有影響力,更為重要。聖母以母親的身份觀察現世,明白我們的現況,她來幫助我們去反省我們的生活方式,去思考我們生活於其中的這個世界。

我們閲讀這些訊息時,可以辨別這些訊息,看看它們是否對我們有益,是否符合天主教會的教導。我們發覺這些訊息和天主教會的教導眞是絲絲入扣。這些訊息是如斯簡單以至人人皆懂,它們和福音的真理和教會的訓導又互相配合。

朝聖者來到黙主哥耶不是為旅遊,而是要和給他們訊息的聖母相遇。如果他們在祈禱中開放自己的心靈去聆聽,聖母便會向他們的內心説話。如果你保持靜默到這裡來祈禱,如果你願意明白你的生命,如果你祈禱去深化你的基督徒生活,對現今整個人類都有很大的益處。

這幾天,我活在很大的喜悅中。我在光榮天主!我特別喜歡替人辦修和聖事。在黙主哥耶,聽告解是一個不尋常的經驗。在這裡有一些特別的事是別處沒有的。告罪者知道他們犯了甚麼罪。他們清楚知道罪就是這個世界的邪惡,要明白這㸃並不容易。這是黙主哥耶所產生的果實中最美好的其中之一。

在感恩祭中,我看見不尋常的事:雖然在會議廳舉行彌撒,朝聖者心神專注,心無旁騖。他們沒有分心走意,卻在心靈深處別有感應。奧蹟幾乎在空氣中可以觸及。信友在其他地方的聖堂中交談,顯而易見。但不在這裡!在這裡,他們心神合一。世上所有的聖堂中舉行的彌撒,都應該像在黙主哥耶的彌撒一樣。

我也和伊凡去了一趟聖母顯現。怎樣説呢?眞不容易。我不知道。我對聖母説:「你在這裡,對我來説,於願足矣。」

2005 年9月

Jose Luis Azcona Hermoso 蒙席,重整奧思定會會士,巴西的 Marajo (Para) 教區主教

Jose Luis Azcona Hermoso 蒙席,重整奧思定會會士,這是奧思定會的其中一個分支。他生於西班牙的 Pamplona,是 Marajo 教區主教,Marajo 位於巴西的一個傳教區。他於聖母誕辰瞻禮日到黙主哥耶作私人朝聖。

「我認識巴西北部的人,有教授和各行業的人,他們原先是無神論者而大約15 年前在黙主哥耶皈依。現今,他們每天都參與感恩祭,且在教會內很活躍。來黙主哥耶的朝聖者和去其他地方的朝聖者大有分別。在黙主哥耶的體驗就是皈依的體驗。至於其他地方,朝聖者的説法截然不同。在這裡,生命得以改變。我見過從黙主哥耶來的眞實的皈依。我到這裏來是盼望獲得我個人悔改皈依的恩寵,深邃的個人皈依。」

至於他怎様看黙主哥耶和聖母的訊息,Azcona 蒙席説:「我認為第一個訊息是悔改皈依。其它的一切都是源於悔改皈依:社會的改變,與天主和好,與鄰人和好,與大自然和好,與環境和好。永恆的生命。耶穌的來臨。準備好自己!作為司鐸,作為主教,宗徒的繼承人,我希望説:親愛的主內兄弟姊妹,讓我們以强力,以喜悦去抓緊耶穌的十字架,因為在那裡有救贖和喜樂。聖母要求於我們的便是這些。大公會議説對聖母的真正敬禮帶領我們走向耶穌,走向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從而走向天父的愛。」

Bruno Tommasi 蒙席,Lucca (義大利)總教區的退休總主教

Bruno Tommasi 蒙席是Lucca (義大利)總教區的退休總主教,於2005 年9月到黙主哥耶作第二次私人朝聖。Tommasi 蒙席造訪了聖殿和其他可供祈禱的地方,且在告解亭內作長時間逗留,幫助義大利的朝聖者告罪。

「幾年前,我遇見曾經去過黙主哥耶的一位神父和一些平信徒,他們經歷內心的改變和皈依。我深受感動。如果一個地方能使人改變皈依,那地方就是恩寵之地。去年,我有機會和兩位神父結伴來到黙主哥耶;今年我也和他們兩位再次到來。去年我有機會認識瑪莉雅 ,今年我見了葦絲嘉。雖然目前教會尚未對顯現的眞確性表態,但幸運地我見了這些神視者,我相信他們沒有弄虛作假,他們態度誠懇,且獲得真正的恩寵。

顯現已持續了24年。我確信這是一件不尋常的事。我記起有人曾問過聖母有關這事。她回答説:’你已經覺得沉悶嗎?’ 聖母在黙主哥耶的顯現和她在露德,花地瑪,和其他地方的顯現不同。我們最終會看見的…….

對於問我有關黙主哥耶的人,我會對他們説這是一個祈禱的地方,一個人們皈依的地方。其餘的我們要等待教會對此事的正式立場。我認為今天黙主哥耶已成為一個聖地。在這裡我絲亳不覺有違反信仰的地方。這是一條道路,祈禱,和痛悔的途徑。聖母選擇了在這個共產氛圍的地方顯現,真是一件特殊的事情。她在這裡顯現,而不在享有自由的地方顯現,真是適合不過。

也許有人會認為黙主哥耶是更新教會的動力。這個更新由下而上,由個別的個人更新開始。

有如此衆多的朝聖者辦修和聖事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在西方國家,領聖體的人多,辦告解的人少。人們可以説我們失去了罪惡感,是以覺得不需要告罪。

我們應以信仰去接受聖母的訊息。」

Hermann Reich 蒙席,聖言會會士,Wabag (巴貝亞新畿內亞)主教

Hermann Reich 蒙席,聖言會會士,Wabag (巴貝亞新畿內亞)的主教,他於2005年9月12日至15日到黙主哥耶作第三次私人朝聖。

Issam John Darwish 蒙席,巴西略贖世主會會士,神學博士,澳洲和紐西蘭的黙基特希臘禮天主教會主教

Issam John Darwish 蒙席,巴西略贖世主會會士,神學博士,澳洲和紐西蘭的黙基特希臘禮天主教會主教,於2005 年9月12日至19日在黙主哥耶作私人朝聖。期間,他慶祝了晉鐸33週年。

Darwish 蒙席在造訪黙主哥耶前,在Castel Gondolfo 覲見了教宗本篤十六世。他告訴教宗他卽將前往黙主哥耶,教宗回答:「很好,願祂降福你,與你同行。」

以下是他的感想:

「上個主日,我和我的朝聖者團友在Castel Gandolfo 和教宗一起唸三鐘經。正如預先安排好的,唸完三鐘經後,我便前往覲見教宗。這次見面是預先指定的項目。會談結束時,我請求教宗降福我們這羣翌日就要前往黙主哥耶的朝聖者。如果你曾見過教宗,你會知道他有燦爛的笑容。他很和藹地笑著説:’願主眷顧你們,降福你們。’

在我的堂區信友中,熱心敬禮童貞聖母的大不乏人。他們來請求我今年和他們一同前來黙主哥耶。我雖然工作繁忙,仍立卽答允了。但轉眼間我又想我也許應該婉拒吧,到今天我反而慶幸自己和他們來了。我和朝聖團友每天都在黙想聖母的一生,從生命伊始到在十字架下。對我來説,這是一個和聖母有關的退省。我希望傳達給所有信友知道我們拜占庭禮教會怎樣看聖母。所有祈禱意向是要更加明白聖母在我們的生命中扮演的角色。我們能夠親身來到黙主哥耶,對我及對整個朝聖團來説,都是一個祝福。我們視聖母為帶領我們走向耶穌的人。她在我們的生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她領著我們走向耶穌,深化我們的信仰。

前來黙主哥耶的朝聖者的數量是天主的標記。這裡的神父所散發出的祈禱氣氛是相當濃厚。我相信黙主哥耶是一個期待的地方,是一個查詢我們的信仰的地方— 如何去深化我們的信仰?十字架前的祈禱,朝拜聖體時的祈禱,感恩祭時的祈禱— 凡此種種,皆使朝聖者獲得深邃的靈修。

我認為陪同朝聖者的神父所扮演的角色十分重要。假如朝聖者希望獲得果實,則一定要有一位神父陪同。神父的角色是協助朝聖者在尋找標記之餘,更要向前邁進。我對我的朝聖團團友説我們已經找到標記了:就是在祭台上的聖體和其他聖事。所有聖事應是生活的:修和聖事,聖體聖事;我們應該認清它們在靈修上的角色。天主之母對我們每一個人説話。我們不需要見到她。我們可用內心的眼睛,卽信仰的眼睛去看她。

我認為這裡的神父能夠給予朝聖者很好的取向,但陪同朝聖者而來的神父則應更多注意教會的教導。這裡的神父可以給一些方針予陪同朝聖者而來的神父,例如怎樣更深入地過內心皈依的生活。讓我們容許天主在信友的心內工作!有些人需要感覺,有些則不然。這就是基督徒生活。

黙主哥耶的訊息就是福音的訊息。除此之外,我看不到有其他。聖體,悔改,祈禱…. 這就是福音。那麼顯現呢?我不知道。我並不清楚,但我認為天主可以隨心所欲,做祂想做的事。

我將會寫一本小册子記載我對黙主哥耶的感想。我會鼓勵信徒前來朝聖,在這裡住上幾天,過祈禱和內心悔改的生活。我會鼓勵他們。我也會鼓勵神父陪同朝聖者前來。

我有一個希望:就是黙主哥耶能對環境開放,對東方禮教會和穆斯林開放,希望黙主哥耶能成為和他們對話的中心。」

Jose Domingo Ulloa Mendieta 蒙席,思定會會士,巴拿馬 (Panama) 的輔理主教

Jose Domingo Ulloa Mendieta 蒙席,思定會會士,巴拿馬 (Panama) 的輔理主教,於2005 年9月陪同17 位朝聖者到黙主哥耶作私人朝聖。

「當年和我一起在修院的 Francisco Verar 神父,多年前向我談起黙主哥耶。到今天,是我要來看看這地方的時候了。我體驗到的竟遠超過我所期待的。和這麼多朝聖者相遇真是一個絶妙的經驗。我可以覺察到他們對皈依和改變的渴求。我也發覺在黙主哥耶這裡某項社區的活動何其重要,人們明顯實踐聖母的工作,就是隨時準備協助別人。和我同來的朝聖者早已心神準備妥當參加這次朝聖。黙主哥耶使他們驚歎不已,他們看到如斯衆多的朝聖者到這裡祈禱,將會終生難忘。

由黙主哥耶所啟發的靈修生活在我國已發展得很成熟。我們特別希望兒童也包括在內。由 Francisco Verar 神父創辦的堂區是奉獻給’瑪利亞和平之后’的,是倣照黙主哥耶的聖雅各伯堂的模式而創建的。在巴拿馬,有許多祈禱小組是依據聖母的訊息而成立的。

這些訊息的純樸真是動人心弦。黙主哥耶的訊息是福音的召叫- 皈依與和平;全沒有末世的意味。基督宗教的根基是祈禱,齋戒,聖體,沒有這些,我們又怎能回應聖母邀請我們去成聖的呼籲?來到黙主哥耶的人一心想回應來自天主的福音的召叫,特別是透過聖體及修和聖事。我曾聽過很多人經驗過改變的渴望,在教會內,在聖事中渴求改變。人們離別黙主哥耶時,總是帶著一顆熱烈渴求改變和更新的心。很多朝聖團和協助他們的神父前來朝聖,就是這樣開展了他們人生旅途上新的生活。

初時,人們都希望獲得某些經驗。人的好奇心是天性使然,但日復一日,在朝聖團內形成的氣氛逐漸幫助我們;原本的好奇心減少了,另一種渴望卻在增加:渴望認識自我和達到內心的皈依。在這裡最大的奇蹟人們感覺到的就是靈性上的治癒。

從黙主哥耶而來的恩賜的特性就是這裡獲享的平安。這就是今天人類所渴求的,而這恩賜是透過聖母而獲得的。這不祇是內心的平安,而是認識四海之內,皆兄弟也。衝突和暴力都不能解決問題。這種平安應和別人共享。

所有神視者都是已婚人士,他們各自有家庭,我對此尤其感到欣慰,因為這説明了所有人皆被召叫成聖。家庭生活是成聖的途徑,成聖不是祇局限於神父和修道者。天主召叫所有人成聖。基督徒被邀作見證,他們活於此世卻不屬於此世。我們被召作喜樂的見證人。

我們對所見所聞的,不能保持緘默;對聖母要求於我們的,也不能坐視不理。在黙主哥耶,朝聖者找到平安,他們與主相遇,他們的生活煥然一新。對所有像迷途羔羊的人,我們要像耶穌,好讓他們返回耶穌那裡去領取祂賜予的所有恩惠。讓我們像聖母,好使我們看到別人的需要,看見他們的困難,而伸出援手。讓我們作見證人,使别人看見我們在慈母教會內活出我們的信仰是何等恩賜。

Stanislas Lukumwena Lumbala 蒙席,方濟會會士,剛果 (Congo) 民主共和國 Kole 教區主教

Stanislas Lukumwena Lumbala 蒙席,方濟會會士,剛果 (Congo) 民主共和國 Kole 教區主教,於2005 年9月第二次到訪黙主哥耶作私人朝聖。他單獨來到黙主哥耶,逗留數天作個人祈禱和靈修的更新。他花了很長時間為操法語和義大利語的朝聖者辦修和聖事。

「我來到黙主哥耶是為尋找內心的平安。在非洲,主教是建築工人。他修路,築橋,建學校。主教要做所有工作,有些時候,他真的需要重新恢復他的靈修生活。這就是我今次來黙主哥耶的原因,找幾天靜下來,和朝聖者一起祈禱。

在這裡我可以替人辦修和聖事,這真是太好了。昨天我在告解亭內逗留了四個小時。在我的教區內,我主持修和聖事的機會不多。在這裡看見那麼多人要告罪,真覺快慰。我深受感動。

近來,教會特別重視聖體聖事和修和聖事。在這裡,我們正好找到這兩件基本的聖事。在起初,人們很多時談論顯現,而現在,談論很多的是靈修。就犖犖大者而言,神修生活在這裡正順利發展。人們在此獲得訊息,是和平與悔改的訊息,而現在,是要活出這些訊息。聳人聽聞的事往往吸引人。衹要談及訊息,談到神視者,人們便蜂湧而至。現在,談及顯現的愈來愈少,談及深度的靈修郤愈來愈多。人們需要的是確實的靈性上的支援。內在的生命需要有福音的價值觀作基礎。這就是為甚麼我説深化這些訊息,祈禱,聖體,告解,是深邃的靈修生活的基本。

我是純粹以個人身分談黙主哥耶。我是另一個教區的主教,我不想談與我無關的事。我來這裏是因為我個人的敬禮。我們不須擔心黙主哥耶會否被承認。終有一天會被承認的。主教們前來,他們來祈禱。這裡有些東西吸引我們,感動我們。黙主哥耶終究會被承認的。讓我們每人活出對天主的敬禮。

在 Kole 教區,我們正籌備開展一個廣播頻道,便可使更多人認識黙主哥耶。」

2005 年10月

Michael Pearce Lacey 蒙席,加拿大多倫多已退休的輔理主教

Michael Pearce Lacey 蒙席,加拿大多倫多已退休的輔理主教,於2005年10月9日至17日在黙主哥耶作第四次私人朝聖。他和一羣加拿大朝聖者同行。他參加了朝聖者的一般活動,他也替朝聖者辦修和聖事。

2005 年11月

4位主教在黙主哥耶

11月4日星期五,4位主教來到黙主哥耶的和平之后聖地。Zomba 教區的現任主教 Thomas Msusa 蒙席,他的前任已退休的 Allan Chamgwera 蒙席,來自 Malawi 的 Dedza 教區主教 Remi Joseph Gustave Saint-Marie 蒙席,加拿大紐賓士域省的 Saint John 教區主教 Joseph Faber MacDonald 蒙席。

四位主教對黙主哥耶皆有良好印象,他們對能來到這座世界聞名的聖母聖地感到欣慰。在神父宿舍,他們見到主任司鐸 Ivan Sesar 博士,和其他在黙主哥耶工作的神父。他們特別强調黙主哥耶是全球最大的告解亭。

Thomas Msusa 蒙席,Zomba (Malawi) 的主教

很久前我已聽過有關黙主哥耶,當我還是修生時,便讀過黙主哥耶的事。那時我的院長打算派我去黙主哥耶,但當時實在不可能。最近,我遇到一位在 Malawi 的黙主哥耶和平中心的負責人,她問我是否願意去黙主哥耶,而我答允了。我希望能在這裡祈禱,因為我在 Malawi 的工作很忙,實在找不到時間祈禱。對於我能夠來到這裡,我感到非常高興。我看見從世界各地來到此地的朝聖者,在祈禱中合而為一。我看到他們的虔敬,感到非常高興。他們對修和聖事和聖體聖事異常認真,使我驚歎不已……. 真是無法用言語表達我的感受。我問我自己為甚麼黙主哥耶和 Malawi 相距那麼遠。我們也需要一塊像這裡的地方,但是我的教區的信友沒有足夠的財力來黙主哥耶。我獲得一個答案:就是我要把黙主哥耶的事情傳揚出去。再者,來到黙主哥耶的人都有他們的體驗。我曾經在書本中讀過黙主哥耶朝聖者的經驗,而現在,我親歷其境。在我的朝聖團中,在別的主教身上,我也可以察覺這事。我們彼此合一,這是天主的恩賜。天主告訴我們….. 你們要成為門徒。

(關於在Malawi 建造一座黙主哥耶聖殿) 一切皆在 Malawi 的和平中心指導下進行,那時人們開始談論黙主哥耶的神修生活。這個概念是要給 Malawi 的人民一座相似黙主哥耶的聖堂。然後,有人從大不列顛打電話來。有一位很富有的商人希望首先在他的國內能夠有一座像黙主哥耶的聖堂,他到處尋找一個相似黙主哥耶景觀的地方,卻遍尋不獲。然後他在Malawi 找到這個地方,他於是提出要資助這個計劃。我們了解到是聖母願意在我們的國家有這個地方。我們便去見我們的總主教要求他批准,他欣然俯允,因為他對黙主哥耶有好感。

十字苦路,山上的十字架— 全和基斯域 (Krizevac) 的相同 – 已告完竣。一座和黙主哥耶聖堂的模式全然相同的聖堂已安放了地基。那位捐欵的善長這次和我們一起來朝聖,他願意繼續資助這個興建的計劃。

這座新的建築會加强我們的靈修生活。我在這裡已經看到很强的靈修生活。我相信我們可以把這裡的經驗傳給 Malawi。對信友的挑戰就是如何在生活中活出天主聖言。這座新的建築能幫助他們加强他們的信仰,帶動他們回歸天主。我國的天主教徒散居全國各地,又飽受各種攻擊,這座建築物會使他們團結起來。

教會最終都會就黙主哥耶事件宣佈正式的判斷。在此期間,信友的經驗至為重要。教會對此的態度甚為正面,因為從來沒有阻止任何人到這裡來。相反,教會准許人們往黙主哥耶。我們可以説,教會已非正式地承認了黙主哥耶。至於正式的判決,我們還需等待….. 我時常回憶起天使對童貞瑪利亞的説話,那時天使對她説不要害怕。人們應該懷著希望和信仰。聖母的説話激勵我們要首先為悔改祈禱,因為正在在黙主哥耶發生的事情幫助教會向前邁進。我不相信教會拒絕接受悔改。這就是為甚麼我相信教會終有一天會承認黙主哥耶。

我聽見一位神視者在談到聖母的訊息時,他提出齋戒,祈禱,悔改,聖體和修和聖事。我覺得驚訝,因為這正好和露德或花地瑪的相同。這些和聖經的訊息相同。我們真的需要别人提醒我們應怎樣立身處世,而聖母來到是提醒我們她的聖子很久以前怎樣教導我們如何生活。聖母的訊息沒有任何新意,但我留意到她屢次重複訊息的內容。那卽是説我們要對我們的信仰必須認真。

我願意感謝黙主哥耶堂區的信衆,他們待客的殷勤熱誠,幫助我感到聖母臨在於此地。請為所有司鐸祈禱,使他們在信德中日漸增長,透過我們的母親瑪利亞,找到向著主耶穌邁進的途徑。

2001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1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1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1 年5月 (秘魯)阿亞庫喬總教區約瑟•安圖尼斯•迪馬約洛 (José Antúnez de Mayolo) 主教 (秘魯)阿亞庫喬總教區慈幼會士約瑟•安圖尼斯•迪馬約洛主教在2001年5月13日至16日來到默主哥耶作私人探訪。 『這是一個美好的朝聖地,在這裡我發現很多信德、我發覺信眾活出他們的信仰、信眾前來辦告解。我為說西班牙語的朝聖者辦告解,我參與感恩聖祭。我非常、非常的喜歡這裡的一切 , 這裡真的是很美好。默主哥耶被稱作為全世界祈禱的地方和「世界的告解亭」是對的。...

2002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2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2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2 年3月 (越南)北寧教區阮光傳 (Nguyen Quang Tuyen) 主教 (越南)北寧教區阮光傳主教和他的秘書及海防市教區署理阮陳鴻主教在2002年3月16日至18日來到默主哥耶。他們到歐洲,在羅馬向教宗述職,然後前往露德、花地瑪和默主哥耶的聖母朝聖地朝聖。他們來默主哥耶,因為他們相信聖母在這裡顯現。...

2003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3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3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3 年4月 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總主教方濟各·羅德 (Franc Rode) 博士 (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總主教方濟各·羅德(博士)於 2003年4月26日在默主哥耶『和平』電台訪問中對默主哥耶聖母顯現的現象發表他的立場: 『我對默主哥耶事件的立場與克羅地亞主教們的相同。默主哥耶(事件)的存在,是如此的一個事實。人們來到這裡,而我看見默主哥耶是個恩寵的地方。很多來自斯洛文尼亞的信眾來到這裡、並說他們獲得很多恩寵!他們辦了告解 , 返回教會的生活 ,...

2004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4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4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4 年2月 Josip Bozanic 樞機,Zagreb (克羅地亞)的總主教 根據2004 年2月13日在 Slobodna Dalmacija 刊登的一篇文章2004年2月12 日Zagreb 的總主教 Josip Bozanic 樞機和 Zagreb 第7 號中學的學生見面。他解答了教會對黙主哥耶的立場: 「教會説我們要相信聖經。但是教會也承認私人啟示也是可能的,教友卻無需相信私人的啓示。黙主哥耶可以歸入這類。」 樞機提醒聽衆在九十年代初期,主教們在扎達爾 (Zadar)...

2006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6年主教到訪黙主哥耶

2006年到訪黙主哥耶的主教以及有關黙主哥耶2006 年5月 巴尼亞盧卡(Banja Luka) 主教,Franjo Komarica 蒙席 2006 年4月25日巴尼亞盧卡主教Franjo Komarica 在Vecernji list中聲明(在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市的一份日報): 「戰爭前,我正式去了黙主哥耶好幾次。已有好一段時間,黙主哥耶已經超越了本地教區的極限而成為世界事件。如何判斷黙主哥耶是教宗的責任;而地方主教則要確保在教區內的禮儀和牧民工作合乎規格,這包括了黙主哥耶堂區。」(2006 年4月25日在Večer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