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雅各伯堂進行修葺

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

親愛的朝聖者,親愛的默主哥耶朋友,歡迎你們。

我們在這裏,與這祈禱及修和的地方在一起 , 你們可以跟著默主哥耶動向。默主哥耶聖雅各伯堂現正進行修葺。在這修葺工程期間,每天中午十二時前,在朝拜聖體小聖堂,有四種不同語言的彌撒在進行。早上7時30分亦有在露天祭台舉行克羅地亞語彌撒。

由6月1日開始,我們更改時間,每天下午6時開始誦唸玫瑰經,7時舉行彌撒,這時間表有效至9月1日。

與教宗方濟各一起誦唸玫瑰經

5月13日星期六,我們與教宗方濟各一起誦唸玫瑰經,教宗給我們的玫瑰經主題,是偕同聖母一起祈禱,希望終止這場冠狀病毒疫症,奉獻給聖母。在梵蒂岡花園露德聖母岩,由教宗方濟各帶領誦唸 , 同時與世界各地的聖母聖地一起。在唸玫瑰經時,更為有些曾直接接觸過這冠狀病毒的人士。教宗在這個疫症下,將人類的所有憂慮及痛苦奉獻給聖母,這次是不常見的事件。默主哥耶堂區也有參與這個特別的時刻,同時間直播 , 是由宗座新福傳委員會安排直播。

波、克國的教廷大使總主教 Luigi Perzzuto 到訪默主哥耶堂區

兩年前的5月31日,是聖母訪親節。那一年遇著聖體聖血節,教宗委任總主教 Henryk Hoser 成為默主哥耶堂區的教廷觀察員,新的任務。今年5月31日,聖神降臨節,有波、克國的教廷大使總主教 Luigi Perzzuto 到訪默主哥耶堂區,為黃昏彌撒主祭,同時有方濟會省會長 Miljenka Šteke 及本堂神父 Marinko Šakote 和其他神父,一同在感恩祭共祭。讓我們回顧波、克國教廷大使當晩的講道。
波、克國教廷大使總主教 Luigi Perzzuto 於彌撒開始時説,在這節日,聖神降臨節,我們再次來參與這感恩聖祭,不單單是網上參與。他認為是適當時候,基於他本人是教宗在波、克國的代表,他主動從撒拉熱窩來到你們當中,使你們能感受到教宗方濟各親切的愛。在這個隔離時期,大流行疫情時,現在並不叫你們孤單。而且,你們將來也不會孤單。當然,我們有主耶穌的臨在,有祂的親近,也有我們的媽媽瑪利亞和平之后。天主的慈悲皇后。這一切都是圓滿地賜給我們所需的恩寵,去與天主和眾人一起。
所以,我們今天把我們的祈禱獻給我們的聖神,信賴聖母,把我們的祈禱託付給她,為整個教會、為我們團體的和平、為我們國家的和平,甚至全世界的和平。總主教 Perzzuto 提到,我們要意識到底什麼是充滿聖神,使我們能夠明白,我們人生的各種重要結果。今天回答我們的問題,究竟聖神為我們是誰?外表上,循著神學上所明白的,他特別強調,沒有人能比聖母瑪利亞更懂得聖神的奧蹟,特別是從聖母領報那天開始。她從那天起,經歷過、面對過的,偕同聖若瑟一同面對,或者,當我們敬禮聖母,我們可以在聖母德敍禱文中,加插對她的其他稱呼。我們也可以說瑪利亞,一位只會受聖神感動的女人。這稱號,這女人只能受聖神感動,完美吻合聖母神修,我們在默主哥耶所得的滋養,我們在這敬重她為和平之后,是天主慈悲的皇后,因為和平與慈悲也都是特別的禮物,要藉著聖神的臨在和工作。

總主教 Luigi Perzzuto ,波、克國教廷大使,在感恩祭結束時,本堂神父 Marinko Šakote 感謝總主教到來。

多謝總主教 Perzzuto 蒙席,因為你來默主哥耶,我們從心底裡感謝你,感謝你願意到來,這樣,你希望把教宗方濟各親切慰問送來給我們,將他這份關懷帶給我們!

曾患冠狀病毒的 Tomislav Pervan 神父邀請我們一同反省

在聖神降臨節後星期一,我們慶祝教會之母!特別邀請我們反思一下,聖母瑪利亞在教會內的角色。在我們聖母的學校,另一位方濟會神父 Tomislav Pervan 邀請我們一同反省。

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

我祝願你們美好美善,一切平安!很高興能夠在這裡慰問你們,也能感謝大家的祈禱和支持。當我患上這個冠狀病毒,現在已得到醫治,我已經70多歲,屬於高危年齡組別。我足足一個多月時間被隔離。獨留在自己房間內檢疫。我反省我的人生,完全投降給上主。把自己人生的段落併出一個馬賽克圖。我將一切交給聖母,我除了非常愛默主哥耶聖母,還有便是敬愛瓜達盧佩聖母。

在我牀頭上,掛有一幅瓜達盧佩聖母油畫,跟墨西哥那邊的真跡大小一樣。當她在墨西哥顯現給 Juan Diago (廸阿哥)她說:難道我沒有在這裡?難道我不是你的母親?正是當其時,他的舅父臥病中。她醫好了他,顯現給他。她説,在我而言,並沒有疾病。聖母是病人之痊,我們也在德敍禱文中這樣祈求的。我腦海裡常有著這思想;難道我不是你的母親?難道我不是你的母親?早幾天前,我們慶祝教會之母,耶穌在十字架上,把瑪利亞賜給我們作為母親。在十字架旁,是祂的母親,衪的親生母親。她是載伯德兒子的母親。祂把瑪利亞交給若望,當時若望的親生母親也在現場,祂把瑪利亞給他作為母親,意思指我們每個人都可以選擇瑪利亞作為母親、瑪利亞陪伴我們一生。我們可以去到她的學校,就是她聖子的學校。為什麼瑪利亞多次在歷史中顯現?我會説,就是因為她要建議一些解決方案給這個世界。我們常常會問,到底這個有病的世界,這個大疫情對我們有甚麼意思?首先這個告訴我們,我們的地球有病了!有多少肥沃土地,都被我們的惡行為所破壞,一架巨型飛機墜落海中,14.5噸燃油倒進大海裡,散播毒害到海洋中。還有塑膠污染,遍及範圍有澳洲一樣大的面積。這些塑膠不能夠被溶解,所以我們都處於危險之中,整個文化都患病。並不能只關心大流行疫症,還有普遍說的死亡文化等。教宗時常說,社會逐出了天主,從所有的法律,把天主驅趕了。我們沒有真正的價值觀,現在的法律是違反基本的法律和道德。聖母在這裡對我們說什麼?她說,照我聖子告訴你們的去做吧。而耶穌告訴我們什麼?衪第一句說的是悔改歸依。我們必須要走出這一步,不單是我們的腦袋,我們的生命不可以繼續這樣下去,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生活。病毒並非天主要懲罰我們,而是要警告我們,為什麼?耶穌在山上講了五次,衪提及陰府。衪提及一些難聽的說話,我們必須要接受這些説話。聖母拖著我們的手,像媽媽拖著小孩教他走路一樣。我們都知道母親怎樣教小孩走路,彎下身、拖著他的手,跟著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同樣,瑪利亞把我們帶到她的學校,使我們能改變,最後這世界也能得到改變,透過我們、與我們一起使這個世界得到改變。感謝你們!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

這個「福音的喜樂」宗座勸喻,形容聖母是來到我們當中的傳教士。在我們人生中,以她慈母的愛,幫助打開我們的心。聖母作為真正的媽媽,與我們同行、一起抵抗,時刻向我們傾注天主親近的愛。

默主哥耶和平之后聖母訊息 (2020年5月25日)

親愛的孩子!和我一起祈禱吧,祈求你們每一個都有一個新生命。小孩子,你們心𥚃都曉得,有什麼地方需要改變:重回天主那裡,返回祂的誡命中,讓聖神有可能改造你們的人生,整個大地的面貌,非常需要在聖神內獲得更新。小孩子,你們當成為那些不祈禱者的祈禱,為那些找不到出路的,你們便要成為他們的喜樂,把光帶入這個黑暗動盪的時代。向聖人呼號,尋找他們的援助,使你們都嚮往天堂及天堂的實現。我和你們在一起,保護你們每一個,以母親的祝福來祝福你們。感謝你們回應我的呼籲。

很多朝聖者經常說,非常期待來默主哥耶,他們等待有機會回到這個祈禱、修和的地方;我們保持這聯絡,保持在祈禱當中,藉默主哥耶直播來到你們家裡。以下是來自我們默主哥耶的朋友,來自匈牙利的有趣故事。

訪問匈牙利的翻譯員: Andrea

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

各位親愛的默主哥耶朋友,歡迎來到這裡,我們特別問候各位匈牙利的朋友。我們靠科技來到布達佩斯,我們的翻譯員 Andrea 的家。

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歡迎。

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我從布達佩斯問候大家。

Andrea,默主哥耶直播對匈牙利人有什麼影響?他們現時都未能來默主哥耶。

匈牙利語言覆蓋很多地方,超出匈牙利,有很大量人囗說匈牙利語言。例如斯洛伐克、塞爾維亞及克羅地亞都有匈牙利人。在八十年代來朝聖的已經有相當重要地位。這黃昏祈禱直播對我們匈牙利語言的人是非常重要。為所有來自匈牙利、羅馬尼亞、住在塞爾維亞的人士。也有來自澳地利、德國及比利時,他們可以安坐家中,收聽這個黃昏祈禱的翻譯,感到多麼快慰。因這個新動向,讓我們逢星期四,也可以知道默主哥耶的新動向,非常開心,但並不能取代朝聖。他們通通期待回到默主哥耶,能夠再次經驗這個地方給他們所有的恩寵!

我們也希望你們可以重到我們這裏!在這整段時間,你能夠從家中翻譯匈牙利文,每晚的黃昏祈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如何從家中進行翻譯,是一個長遍故事。自1992年,有幾百匈牙利人來默主哥耶的朝聖團。他們都是在復活主日後星期一從匈牙利起程。今年已報團的朋友碰上這疫情,他們都因這病毒不能來默主哥耶。我們與其中一位神父 Kemenes Gaborem 商量,我詢問所有負責默主哥耶的人,能否從技術上試著在匈牙利翻譯?但得到的回應都是負面的。

提及技術上的問題 , 我們也接獲一些建議。於是,我與另一間網絡公司接觸,亦能透過電腦收看 YouTube 。試驗一下翻譯。從聖週六開始,我們翻譯每晩黃昏祈禱,玫瑰經默想開始到完結為止。我是怎樣做?我收看 YouTube ,聽著 Radio Mir 而翻譯。我用自己的咪,靠著 YouTube ,他們會播放翻譯過來的匈牙利文。事實上並不容易,但我繼續做,我樂於這樣做。因為,我可以看到此舉對曾經來過默主哥耶的人是很重要,他們很掛念此地方!

最後,有說話要同收看的人說嗎?特別是匈牙利語言的人士。

首先要多謝整個團隊,安排直播默主哥耶祈禱的人,給予我們這個機會去發展。對於收看的觀眾,雖然,有時因技術上出現問題,感謝他們收看時的耐性,特別感謝他們對此服務表示感恩,使更多人知道有此渠道。感恩你們能夠收到默主哥耶這個新動向,每一天我們透過 YouTube 和 Radio Mir,幫助傳播默主哥耶的訊息,人數最高峰時,超過二萬人收看,感謝天主,感謝聖母。

也感謝 Andrea , 因為有你,有你的語言,就是某程度上已把他們帶了到默主哥耶來。

感謝大家。

感謝大家!我們再一次從布達佩斯問候大家,Andrea,我建議現在一起收看我們有幾位怎樣形容,他們如何想念默主哥耶。

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

各位默主哥耶朝聖者,我是 Fekete。 是祈禱會的一份子 , 成立為讓大家經驗默主哥耶。

我們已來默主哥耶多年,很感激默主哥耶的存在。特別是非常感激天主,因為在這段時間,祂容許聖母和我們在一起,帶領我們去接近她的聖子。

從今年聖週,我們得到一份大禮物,就是開始每晚能夠直接以匈牙利文收看默主哥耶的祈禱。讓我們透過祈禱,感到非常靠近默主哥耶。

當我面對這病毒時,我感到恐懼,但當每次我收看你們的祈禱直播時,我都能平靜下來。就像默主哥耶來到我房間一樣 , 我們祈禱會也有一樣的感受。當我們能開始參與晩間祈禱,我們就得到一份特別的力量。問候大家。今年7月31日能再在默主哥耶再見大家。

大家好,我是 Veronika , 我與家人已數次來過默主哥耶。回家後不久,便開始了這個大流行疫症,祗能夠稍後才可以過來,然而現在可以收看直播,我們可以成功來到默主哥耶,希望我能夠有機會再次來默主哥耶 ⋯,希望很快 ⋯。

感謝大家 , 你們一直追看默主哥耶新動向。

感謝大家,因為你們的祈禱、捐獻幫助我們傳遞和平的訊息。在你們的要求之下,我們已開設一個 PayPal 戶口,你們可以捐獻支持我們把直播和翻譯送到全球。你們都來加入我們的祈禱大家庭,可以一起加入「默主哥耶之友」基金,更可以電郵到 mir@medjugorje.hr

繼續收看 , 星期六有方濟會會士的天主教教理講授。

我們一星期後再見,星期四的新動向,願常有美善和平安指引你們。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