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

歡迎你們,又到這星期默主哥耶新動向。我們今天繼續跟隨聖母的召叫,給我們每一個人的訊息,有這個祈禱和平的地方。

聖母顯現39週年, 讓我們回想默主哥耶1981年暑假及開始時的故事。在見証人心內,他們仍然印像深刻,當天所發生的事情,不但改變這堂區,還改變世界各地數百萬人。

從第一日,聖母顯現給這六名小孩子,他們身邊還有表兄妹、他們的鄰居。

跟 Fr. Janko Bubalo 交談,和這本「與聖母仟個約會」的這部書,有這位「我們的Marinko」。

他活躍於早期開始時的故事。今天的嘉賓是默主哥耶堂區教友,Marinko Ivanković。

主日是天主聖三節,當天,有祝福所有默主哥耶堂區的農田,在當天早上11時的彌撒中舉行。因為如今疫情大流行,不能像我們傳統上,在墳場的小聖堂舉行。只能在彌撒中為這些農田祈禱。地上的出產、人類的勞作。

上周末,來了很多朝聖者到默主哥耶祈禱。他們大部份都是來自波斯尼亞黑塞哥維那。自從六月一日,波、克國邊境向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及黑山邊境解封後,也多了克羅地亞朝聖者。

我們正在預備默主哥耶新動向,請大家繼續收聽。

很多神父、修士及修女見證他們的聖召是默主哥耶的果實。

今天為大家介紹的嘉賓,新晉鐸的薩格勒布會省的神父 Siniše Pucića。

早期默主哥耶堂區教友,Marinko Ivanković 目見Vicka向聖母灑聖水

1981年6月25日,當時我在 Mostar 一間叫做Autoremont 公司工作,我是一名修理汽車技術員,我駕駛一輛福士,夏季的時候,我會清晨5點便駕車前往Mostar上班。很多時候,我的鄰居到 Čitluk 或 就近 Mostar 一帶工作的,會搭我的順風車一起去,因為當其時在村裏可能只有一兩部車。

那天早上,Marija Pavolović 與 Vicka 和我一起出發。有12至13個人同坐我的輕型客車。非常擠逼。我們經過聖堂, Marija告知我,Marinko, 我們昨晚見到聖母。她坐在我後面,我轉過身,我望她一眼,然後對她說,你爸爸媽媽教你拿天主和聖母來開玩笑嗎?她見我這樣生氣便説,Marinko, 昨晚我並沒有見到聖母,是 Vicka 見到她。Vicka 坐在前座位, 在我妻子 Dragica 旁邊。我便問她,Vicka, Marija 說的是真的嗎?對呀!我昨晚見到聖母。哎呀 ! Vicka, 告訴我知,你在那裡見到 ? 你見到什麼?還有其他人看見嗎?Vicka 開始提及關於Milka 同Marija的媽媽,吩咐Milka 去放羊。Ivanka 和 Mirjana 同她一起去。Vicka 應該一起同去,但是她遲到。然後在那裏,人所共知 的Cenacolo 晚餐廳團體今天的位置。相距約100米的地方。Ivanka 望向山那邊,然後叫Mirjana及 Vicka 望, 聖母在山上呀!

那一刻,Mirjana就輕輕拍拍她膊頭,然後就說,你以聖母來開玩笑,他們並沒有轉向望山上,數分鐘之後,當他們放羊回家。Ivanka 折返同一地方,就與 Mirjana 及 Vicka 說,好了,停下!看!聖母在山上。那一刻,他們停下來,看見聖母。Vicka 走過來,當她大概距離幾個人約30米範圍,她突然問:你們為何向山觀望?Ivanka 告訴 Vicka, 快!我們見到聖母。她説:Marinko, 我看見聖母時,真的很害怕。我立刻跑回家,我連拖鞋都掉了。我返回我的房間,也不清楚有多長時間的祈禱了,可能有幾分鐘!等我恢復平安後,我便回到他們那裡。我在同一位置見到 Ivanka、Mirjana、 Milka和兩位 Ivan, Ivan Dragićević 及 Ivan Ivanković 。她說聖母的左手抱著耶穌,她的右手有一塊布,有時蓋著耶穌,有時又會掀起那塊布。之後,她說聖母叫他們,用雙手示意他們行近。他們都感到害怕,沒有人放膽上山。聖母忽然消失了,出現了一道光。我們便回家去。我們各自把所發生的事告訴給家人。我媽媽對我說,小心!Vicka!你根本不清楚是不是聖母。

根據 Vicka 覆述給我知,我猜想當時大約是5時30分。還在輕型小巴時,我跟Vicka 說,我相信你,Vicka 。我知妳的的姨姨 Radojka,怎樣時時手中拿著唸珠整日祈禱,從你告訴我 Ivan Dragicevic 見到聖母,我回家後,便會跟他說,如果他所說的,和你所說的一模一樣,我會信他一個多過去信一百個女孩。我回到家裡,看見Ivan,他覆述的一切,跟 Vicka 所說的完全一樣。我去了葡萄園工作,大概晚上六時回來。我沿著路,來到一個位置,就是他們説在這位置看見聖母。我在這裏遇到住近博報導山的堂區教友,有小孩,有年長者,他們站在路旁。我問他們這裡發生什麼事。他們說那些小孩都上山去了。他們看見聖母便跑上去了。數分鐘後,Ivanka 和Mirjana 一起從山來到了。Ivanka 的婆婆距離我數米站著。當 Ivanka 來到,她擁抱著婆婆,開始痛苦地哭了起來。我於是去問Ivanka ,為什麼你哭了?她回答我,我問聖母關於我媽媽,Ivanka 媽媽就在開始顯現前四十天去世。聖母告訴我,Ivanka ,你媽媽已經與我一起在天堂了。你要去,聽從你的婆婆。我問 : Ivanka, Ivanka,那麼你為什麼還要哭?你應該開心,我們應該唱歌歡樂,聖母讓你知道,你的媽媽已經在天堂。可是我真的沒法子幫她,她只抱著婆婆繼續哭下去。誰吩附我開車去堂區辦事處,把村裡所發生的事告訴神父。除了是天主,會是誰打發我去呢?我來到堂區辦事處門口,兩位修女正站在辦事處門前的樓梯,看見我,和我打招呼,Marinko, 什麼事啊?我查問Fr. Jozo在嗎?她們告訴我,Fr. Jozo 去了薩格勒布兩日。Fr. Zrinko 在這裡。當我還在跟兩位修女頃談,Fr. Zrinko 剛好從裏面走出來,跟我打招呼問,你有什麼事嗎?我告訴他,有六名小孩子,昨天和今天見到聖母。你知 Ivanka 的媽媽死了四十天,她現在不停地哭。或者,你去跟她談談,安慰她,她可能會好一點。Fr. Zrinko 對我說,願她安息!他這樣舉起他的手,對我說, Marinko, 如果天主送人一份禮物,能夠見到聖母,這禮物是給他們的,與我們沒有關係,之後,我便回家去了。

我來到 Vicka 家𥚃,進去, Marija 即時站起來告訴我,Marinko, 我今晚見到聖母, Jakov 也是,她說當四位神視者上山,有人告訴他們,我相信是Vicka告訴他們。他們一起跑上山。當我到達時,我看見他們都跪在地上,我也跪下來, Marinko, 我首先是看見聖母的頭,然後,不知過了多久,我便看見整個聖母。聖母同四位神視者談話,我卻什麼也不明白。Jakov 説,Marinko, 當我跪在 Vicka 旁邊的時候,我馬上能看見聖母。我看見聖母與四位神視者說話,但我什麼也不明白。翌日,我問神視者他們,會否再去見聖母。他們說會去。我來到Vicka 家𥚃,他們五人一起,Ivan 並不在場。我們離開時,來到同一條路,就是他們首兩晚看見聖母的位置。所有鄰居都走了出來,包括公公婆婆、小朋友、年青人,差不多所有人。我們離開時,或者是 Vicka 的婆婆或是媽媽,我也不肯定她們中哪一位,交我們一瓶聖水,帶這聖水去,當你們到了山上,你們並未知道是聖母或是魔鬼,她是這樣吩咐我們要灑聖水。當我們一路行去,我們到達時,大概下午5時45分,神視者説,看!那道光!他們三次提及那光。聖母來到山上面。我問神視者,聖母在什麼位置出現。正是現在聖母像所在位置,相隔大概30至40米距離。大概有20個人在現場站著。我問聖母是否站在那些人的位置。Vicka 拖著我的手說,Marinko,看,聖母就在上面,她在山上面。我對 Vicka 説,我見不到聖母,你在哪𥚃裏見到聖母?

前一個晚上下著雨,雷電交加,我知道當時電話線中斷了。郵局燒斷缐。Ivan 15年來日日踢足球,他是第一個跑到。Mirjana 生於薩拉熱窩,她不擅長爬山,甚至在叢林裏穿插,我把手遞給她,數次幫她跳過一些石頭。我從 Vicka 手裏拿過來聖水,當他們在 Ivan 之後抵達時,他們都跪了下來,開始祈禱。我問他們,聖母來了嗎?他們回答,是的!他們是這樣跪的,像這枱的高度。在另一面,有塊石頭,兩塊石頭之間有草,我問:聖母站在哪裡?她站在石頭上面嗎?或是站在草上。他們告訴我,聖母是站在一片白雲上,並没有接觸地面。

之後,我將聖水交給 Vicka。Vicka 手拿過來聖水便説,如果你是聖母,請你留下來。如果你不是,你最好走喇。我問聖母是否還在?是呀。她望著你們,並帶著微笑。我叫他們問聖母,為什麼她來這裏。她對我們有什麼要求嗎?當結束時,我問他們有否問聖母,為什麼她來這裏。她對我們有什麼要求嗎?他們回答我:我們已經問了。那麼,她說了什麼。她説,來是為了帶來和平。她來這個堂區,是由於有很多人懷著一份堅強的信仰,每天很多祈禱。之後,神視者感到有點疲倦,我們便落山了。那時候,山另一邊並沒有小路,只有一條小路即是今日玫瑰經歡喜五端奧蹟所在。這路通往聖母像。我們習慣把羊領到山邊草地。我估表哥Ivan 拖著 Marija 的手一起落山,因為她感覺疲累了。在今日歡喜四端奧蹟附近,Marija 停了下來,跪在地上,大概有半分鐘時間,她再次站起來,她到底發生什麼事呢?她説聖母剛才出現,還有一個佈滿血的十字架在她上面。她只說了這些。再往下走,來到今日歡喜二端奧蹟的位置,現在有一個木製十字架位置。Marija 再停了下來,跪在地上。她跪了大約1至2分鐘,然後站起來,我們問她聖母今次説什麼。她說和平、和平、和平,人與天主之間,人與人之間,一定要有和平。就這樣結束了。翌日是星期六,又由於是我不用上班的日子,我便到葡萄園工作。我到了田間,回家時大約是早上十時。我聽說警察軍官和醫療人員帶小朋友去了 Čitluk 去見醫生。現在沒有什麼了,我想他們會回來,但他們會是什麼時候回來,我們就完全不知了。他們被帶給醫生逐一檢查。有趣的是,當 Vicka 來到醫生面前,她說:你不會檢查我吧。她想拿起聽筒,你不會檢查我的。我比你還要健康呀。Vicka 拿起聽筒,把它扔在枱上便走了出去。其他小孩子和她一起走了出去。他們五人,因為 Ivan 當時留了在 Čitluk 。他們五人上山去。那天結束了。在山上與他們一起。到了主日,我想有大概二萬五千至三萬人在山上面。我大約下午五時來到Vicka家中,看見 Dr. Ante Vujevic 與 Dr. Dara Glamuzina 跟他們在交談。Dr Dara Glamuzina 一名女青年,查問神視者,這些小孩子一些細節,我想我們是大約下午五時三十分離開。我們上了山,然而我們未能成功抵達那個神視者等顯現的位置。那天早上,我和其他一些人已到過山上,例如,已故媽媽 Pavlović 圍了欄干及繩索,為神視者預留空間。當我抵達,我叫他們讓出通道,神視者才能上前。醫生和我抵達了。正常情況,而且每次都是,神視者會先劃十字聖號,然後開始祈禱。當他們跪下來,我便知道聖母來了。我同樣也跪下來,靠在神視者右邊。Dr. Dara Glamuzina 跪在他們的左邊。神視者與聖母交談,很正常。當Dr Dara 對他們說,問聖母,我想摸摸她。神視者告訴聖母。聖母説,能讓你觸摸她。她問神視者,聖母站在哪裡。Vicka 這樣指給她。聖母就在這裡。Dr Dara一直跪著,現在站了起來,去觸摸聖母。神視者叫起來,聖母消失了!當一切結束了,神視者和醫生都來到我家𥚃。女醫生說,當我想摸聖母的時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的手感覺到有樣東西,有趣。我猜想她沒有信仰。後來,她每晚也都會來聖堂。所有堂區敎友也知道,她每晚等歌詠團走了,她才會來。

這是默主哥耶敎友 Marinko Ivanković 見證的上集。在早期顯現時,他經常在場。大家下星期可以繼續收看下集。

我們一個星期前,慶祝了聖母顯現39週年,很多朝聖者及敎友一起進行和平之后的九日敬禮。也進行了和平出遊。而最隆重慶祝便是由 Fr. Ivan Dugandžić 主持的莊嚴彌撒聖祭。

我們有幾分鐘時間回顧這一次慶祝。

默主哥耶聖母顯現39週年

聖母在默主哥耶顯現39週年,有這個隆重感恩聖祭,充滿祈禱氣氛。為朝聖者舉行了隆重彌撒聖祭。由聖母像出遊開始。由聖經學者,尊敬的Dr. Fr. Ivan Dugandžić 主持彌撒。他在講道中強調聖母許諾這和平。我們同時要悔改。人心透過告解聖事悔改、彌撒聖祭、朝拜明恭聖體、祈禱、守齋及勤讀天主聖言。他解釋今日世間道德淪亡,有一條非常明顯的河流,從永恆當中,從博報導山流出來。聖母恩賜世間上這曠野,能有一個綠洲,許多人承認及接受。

默主哥耶成為一個悔改及祈禱的地方,亦成了世界的告解亭,是教會最後承認及接納的。一年前,我們尊敬的梵蒂崗大使, 總主教 Fisichella 就是在這裏,公開宣佈教會前所未有的,在這裡開始這個新福傳,讓默主哥耶的靈修成為一個典範,能夠種植在世界各地聖堂內。

Fr. Ivan Dugandžić 在講道中,他説39年以來,和平之后一直指給大家一個真正的和平及跟隨天主的路邁向將來。他總結講道,讓我們真誠感激,她看待我們為她最親愛的孩子,邀請我們為她作見證,成為這世界救恩計劃的使徒。讓我們在她面前降服,讓我們喜樂地向將來開放,迎接天主為教會、為世界所預備的。亞孟。

過往日子,許多朝聖者來到默主哥耶,參與彌撒、唸玫瑰經、到顯現山,他們開放給這份喜樂的心迎向未來。有許多人整晚步行,甚至乎行了數日,來到和平之后這裡,去感激她所送的禮物。昨天下午出發朝聖時間大約是晚上七時。我們今天早上六時抵達,參與這裏的彌撒。感謝天主一切很順利。對我來說,來到這裡有很重要的意義,對所有朝聖者也都是,因為聖母給我們特別的平安與祝福。

從1992年開始的和平出遊的參加者,也有為和平祈禱。和平之后一直呼籲我們已快有40年。所以今年我們徒步15公里路程,由Humac 聖安多尼聖地,靠近 Ljubuški 抵達默主哥耶聖雅各伯堂。

還有,我是在默主哥耶得到我的聖召。真係交織在我心內。特別今日當人生活在這緊張的社會,再加上這冠狀病毒,從失業、移民種種壓力,當人心內有平安,樣樣事情變會看來更為容易,因為與天主、聖母和平之后,一切都會容易達成。

來默主哥耶的多是本地朝聖者,向和平之后的九日祈求找到和平。朝聖、和平出遊、向聖母的承諾、由 Čitluk 徒步來到默主哥耶。世界各地朝聖者這次沒辦法前來,就如同往常一樣,回憶起八十年代時,聖母開始顯現的時候。今天,感恩有先進科技,默主哥耶能伸展到全球朝聖者。

默主哥耶的氣氛激勵人們的改變。默主哥耶是一個悔改的地方,是世界的告解亭。也是和平之后邀請我們要走的路,我們每個月跟著她。

默主哥耶和平之后聖母訊息 (2020年6月25日)

親愛的孩子!我在聆聽你們的呼喊和祈禱,在我聖子耶穌前為你們祈禱,衪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小孩子,重新返回祈禱,在這恩寵的時間,敞開你們的心,向悔改的路出發 。你們的生命只是一個過渡,沒有天主的話,便沒有意義。因此,我與你們一起,領你們去聖潔的人生,使你們每人能發現人生在世的喜樂。小孩子,我愛你們所有人,以我慈母的祝福在祝福你們。感謝你們回應我的呼籲。

開始顯現時,已經有許多人佈滿山頭,那些政府官員、還有本堂神父 Fr. Jozo 很希望人群能從顯現山轉移返回聖堂𥚃。就在1981年7月,開始了黃昏祈禱,一直到今日。每日下午六時誦唸玫瑰經、七時舉行感恩祭、彌撒後,每逢星期二、四及六有朝拜明供聖體、星期五有朝拜瞻仰十字聖架。星期五下午四時有拜苦路上十字架山、主日會唸玫瑰經上顯現山。你們中有很多人期待能重回默主哥耶朝聖,感恩有直播的安排,默主哥耶能來到你們當中。在這默主哥耶好朋友專欄,我們便可以知道對你們有多重要。

訪問: 英文翻譯員 Miljenko Miki Musa

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
各位親愛的默主哥耶朋友。歡迎大家。特別問候所有講英文的朋友。在翻譯房有我們的翻譯員,Miljenko Miki Musa 先生。

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
歡迎。

Mikki,對於現在這新狀況,你翻譯方面有什麼感受?

所有地方、所有人也在談論這冠狀病毒大流行。我想同大家回顧那時候,是恩寵的時候,我們可以停下來,再次重新檢視真正的價值;在匆匆歲月裡,我們都忘記了。聖母鼓勵我們,小孩子,重回祈禱,在這恩寵的時候,打開你們的心,向悔改的路出發。這些說話,光照我們,作為一名傳譯員,特別的時刻、特別的地方,是一份恩物、一份優越,但同時亦是對成千上萬靠這個服務的,我們有一份很大的責任。我們每天與世界各地結合祈禱。假如我沒有記錯,在五月一日當天,錄得3,311,546 觀眾收看翻譯。經驗告訴我,當門被關上了,聖母便會打開一扇窗,使這希望的訊息能遍及那些飢渴天主聖言的人那裡。

他們對默主哥耶新動向的反應如何?黃昏祈禱英文翻譯,對觀眾有多重要呢?

我會說在這沒有人來這裡朝聖,用任何方法,嘗試把默主哥耶送到他們那邊,是真的值得推薦。然而,我只可以告訴你,對很多世界各地個別人士來說,這翻譯時段是他們從世界各地視為一天中最期待的事,是他們日常生活的精神食糧。

感謝你今天來成為我們的受訪嘉賓。感謝你的翻譯工作。

感謝。

我建議大家現在一起去收看我們的英語朋友分享。

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 英文的朋友

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
晚安。

我是Robert。因為冠狀病毒,我留在默主哥已有106 天了。邊境已關閉了很長時間,對我真的是困難,因為我只懂英語。當我得知有星期四晩彌撒後有新動向,還有翻譯,我真的感到快慰,超乎我想像。我終於可以回家,我每個星期四一定追看。非常感謝。感謝能追蹤一個我這麼愛的地方。平安。

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

在全球這恐懼時期中,真的很有福能跟隨每天這裡的黃昏祈禱,而且眼見你們人人都為供應全世界而拼命工作。聖母的訊息是希望的訊息。現在,有這麼多人需要這訊息。我急不及待能再次來到聖雅各伯堂,和跪著在你們身旁參與這祈禱。現階段,你們要繼續加油,繼續傳揚這愛與希望的訊息給我們。感謝你們。天主祝福你們。

從去年九月,執事 Renato Galić 差不多每天與你們一起唸玫瑰經,他和另外三位會士,黑塞哥維那方濟會會省的,他們星期二在 Mostar 晉鐸。Fr. Renato 會在主日於 Široki Brijeg 舉行首祭。我們恭喜幾位新晉鐸神父,亦請你們為他們祈禱。

感謝收看本週默主哥耶新動向。你們也可以透過我們的 Facebook,Youtube, 網頁 Medjugorje.hr 收看。39週年聖母顯現也開始了8個語言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大家可透過這些平台收看新動向。星期六有教理講授。我們每天也會提供一些默主哥耶相片、精神食糧及天主聖言。感謝你們的捐款,使上述得以實現。捐款可透過 Paypal 戶口捐助。繼續收看我們的節目。默主哥耶感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