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

本週星期四,我們一起在默主哥耶的新動向,大家有什麼期望?大家希望得到什麼?而你們經常都會發問的是什麼? 是的,現在可以確定:今年國際青年祈禱聚會將於8月1至6日舉行。大家可透過網路參與。這樣,我們可以陪伴那些今年無法來到默主哥耶這裏的人。視乎這冠狀病毒的情況,若青年人來到這裡,我們也會有一些特別安排或要遵守的守則。本堂神父 Fr. Marinko Šakota 稍後公佈詳情,今年七月明顯少了朝聖者。然而默主哥耶的精神依舊活躍。感謝 Information Centre, Mir 默主哥耶和平資訊中心及直播默主哥耶的祈禱。默主哥耶真的每天來到你們當中。要生活出默主哥耶,就是親近聖母,跟隨她的訊息以及回應她的呼籲,要祈禱。為神父所舉辦的國際靈修避靜,本在這週舉行的,但已取消了。默主哥耶堂區教友並沒有忘記他們的牧者。以下幾分鐘便會知道這是什麼一回事。

第25屆的司鐸退省取消

雖然第25屆的司鐸退省取消了。這週是因爲冠狀病毒而取消。因此,堂區教友自發星期三及星期五爲司鐸用麵包清水守齋。這個星期亦每天早上五時登上顯現山爲他們祈禱。我們在顯現山開始唸歡喜五端玫瑰經,接著是痛苦五端;來到聖母像前,我們唸七次天主經、聖母經及聖三光榮經,然後我們會一邊下山一邊唸榮福五端,來到藍十字架,我們會有結束祈禱。

第一天早上,當我來到計劃參與祈禱,我猜想可能只有廿人,但當我看到有這麼多人,我感到健步如飛的飛上山一樣。我亦決定因為以下原因,每天也都會參與。我明白這星期本應該有過百位神父。我也認識當中很多神父,然而,他們現在不能前來,我想起我們的本堂神父,也有一些陪伴朝聖者和帶領朝聖的神父們。我決定這樣來為他們祈禱。為所有曾經來過默主哥耶的司鐸、也為一些將會前來的司鐸祈禱。若是天主願意的話,他們能帶朝聖者來到這裏朝聖。為了不阻止他們,默主哥耶堂區神父Fr. Marinko Šakota ,Fr. Ljubicic Kurtović  及 Fr. Stanko Ćosić 他們預備了三課網上教理講授給他們。這講授定於每晚祈禱前,五時四十五分開始。神父們可於今天收看第一課。其餘兩課會安排在明天及星期六進行。在每次的訊息,聖母皆邀請我們為司鐸祈禱。在本堂神父及我們堂區教友的自發下,我們今次在國際司鐸退省靈修中,把這些帶給世界各地的司鐸。本來這段期間是舉辦司鐸退省,應該有很多神父會到來,但可惜他們無法前來,所以我們這裡的祈禱。將以心神合一,不單神父喜歡來到這裏,我們也感謝天主,在這冠狀病毒期間,讓那不能到來的神父也有20分鐘的靈修。全世界的神父與信衆一起,我們這祈禱祈求,希望在他們的聖召中能在天主內堅強;能忠信於聖母瑪利亞。

在這39年來的恩寵,很多各種的神修和聖召在這裏誕生。眾多司鐸和修女感受到天主在這裏對他們的召叫,決定度修道生活侍奉天主,服務教會和信衆。當然在這裏衆多人當中,也有這為神父安排的避靜,由 Fr. Slavko Barbarić  斯拉夫高神父發起。他感到有這個需要,加上堂區教友的回應,願意接待從世界各地來的神父,這麼多年來,給他們提供免費住宿。

我感到很強烈的需要祈禱,為我們的司鐸做小小的克己,特別那些我心中惦記的。因為多年以來,我們家裡也都接待神父,我們得到他們的代禱及祝福,聖母也邀請我們要細心照顧他們,也要用守齋來陪伴他們。我心裡感覺我們需要完成聖母的心願。以祈禱、麵包和清水爲他們星期三及星期五守齋。

今年少了很多的朝聖者及神父。從第一屆的司鐸退省,我們已為神父提供免費住宿。從屬靈方面而言,真是我們獲得的禮物。我們從款待他們的同時也認識了很多朋友。

我承認多年以來,我自己個人沒有為神父們祈禱。因爲我覺得他們已得救。應該有其他更需要的人需要我們的祈禱。感謝聖母和平之后在默主哥耶的訊息,她邀請我們爲司鐸祈禱時,我便開始爲他們祈禱。

我見這是非常美好,人人都可以做到。當我們能爲神父祈禱,他們會更好。他們受很多魔鬼的誘惑。他們有很多依賴著我們的祈禱。因爲聖母邀請我們這樣做,所以我便這樣為他們祈禱。我們感謝、也很掛念你們,你們都在我心中,我們為你們祈禱。我們愛你們。可以的話,你們要盡快來我們這裏。

堂區教友也回應了,他們繼續回應瑪利亞和平之后的呼籲。他們會繼續為他們的牧者祈禱及守齋,亦為新的聖召祈禱。因爲莊稼多,工人少。

6月25日當天,我們慶祝了聖母顯現39週年,藉著默主哥耶新動向,以及一些人的見證,我們要把你們帶到1981年6月。上星期四,你們聽過了堂區教友 Marinko Ivanković 的見證。他憶述了他與神視者早期時候的經過。他提及他的太太因為工傷緣故,在Mostar霧市達 醫院門口發生了一件有趣事情。那事發生在6月27日星期六。

早期默主哥耶堂區教友,Marinko Ivanković 目見Vicka向聖母灑聖水

當我落車出來便聽到有人大聲問: Dragica, 你發生什麼事?正是 Fr. Jozo 和 Fr. Zrinko 。Dragica 便開口問:我的 Jozo, 你去了哪裡?六位小朋友看到聖母,你居然不在場。Fr. Zrinko 不相信便走了。Fr. Jozo 遂問 Fr. Zrinko, 你聽到這事嗎?因爲 Fr Jozo去了薩格肋布,他的母親又在 Mostar, Fr. Zrinko 回答什麼也沒聽過。但是很有趣, Fr. Jozo 第一次聽到 Dragica 講顯現的事。當我星期一回到家𥚃,我只跟我爸爸說, 「當Dragica 放工回來, 告訴她,我要去Čitluk 警署。」

當我到了 警署,我不方便説出他們這些人的名字;因為他們後來都皈依了,入了撒拉熱窩的團體,或者加入了 Belgrade 的修院。他們問我,他們想知道 Vicka 到底年紀有多大,她有多少兄弟姊妹。另外又有關其他神視者,他們父母有什麼工作,是靠什麼來維持生活。究竟他們説了有關聖母什麼事。我們足足有兩小時對話。他們離開之後,接著又另一人進來,希望我把一切從頭再說一次。然後,又有第三人,他也想聽一次我剛才所說的。我也不知是否剛才那兩個人的其中一位。已差不多是晚上九時,我聽到有人在警署另一間房裡大聲大嚷,差不多持續了五至十分鐘。我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事,我一人獨自在房間裡。然後完全靜下來,忽然那三位見完我的人入來,其中一位問我,是你爸爸告訴你,帶這些小朋友做這些事嗎?做一些違反國家的事。我說,不是我爸爸,也沒有人指示我。我相信是聖母來到我們當中,小朋友並沒有撒謊。然後他拳打了我兩下。我要是站著,他可能早已把擊倒地上。我不想望著他們,第三位來到我面前,我心裏感謝親愛的母親和平之后來到我們當中。我並不想對他們撒謊。即使他們要殺掉我,我也不會撒謊。他們見我垂下頭,不想跟他們談話,那位剛才打我的人說,給他一張紙及一支筆,叫他把剛才說的都記下來。然後他們便離開了。我需要一些時間,差不多深夜十二時,一位打字員及一位警司來到和我落口供。我便照樣作答。當我再查看他們給我記錄的口供,我看見一個字指一些迷信的事,我告訴他們,我並沒有說迷信。我更不知道這字是什麼意思。我信天主;我相信聖母真實來了。他吩咐我擦走這個字。我在口供紙上簽名。他也叫我回家去,留在家中,他們會再來找我。當我離開警署時,我看見我太太 Dragica 及已故的 Pavlović 站在門前。我問她們在這裏已有多長時間。她回答因爲昨晚下班回來,你父親說你到了這裏,我便來這裡,希望可以進入警署,但他們拒絕讓我進去。我從昨日下午三時便在這裡等你。我問她昨天晚上九時三十分,警署中傳來的是什麼聲音? 她告訴我當時神視者來了。那天有從撒拉熱窩派來的秘密警察將小孩子帶到村外。他們只帶走了五個孩子,因為當時 Ivan Dragicevic 並沒有一起在場。她帶他們到了 Čitluk, Zitomislić , Čapljina 然後,在 Kravice 坐下給他們糖菓吃。她告訴他們,只想把他們帶走離開村莊一會兒。然後帶他們吃蛋糕、雪糕。不過事實上,她把她們從村莊帶走,使她們沒法子參與顯現。我會帶 Marinko, 你把孩子帶走,那就停止顯現了。秘密警察是這樣跟女孩說。

這女孩之後說,當她們的車從 Kravice  開到默主哥耶,在 Cerno 一個山丘,附近有一聖堂,神視者叫她:停下來! 聖母來到我們這裡。她說當她聽到這事,她馬上加速前行,但車子停了下來,無法開動。她看見顯現山佈滿了許多人。她説看見很多人,山上的雲層飄到他們那裡。神視者跪下來。她問小孩,聖母有沒有來。小孩回答聖母來了。她叫小朋友,問問聖母能否到聖堂那裡。當結束了,她便帶他們到 Fr. Jozo 那裏。

同一時間, Fr. Jozo 獨自一人在聖堂祈禱。他猜想究竟我的堂區在發生什麼事? 每天成千上萬的人走到山上。人人經過聖堂,就是沒有一人會停下進入聖堂。他說他從聖體櫃聽到一把聲音說:去。保護這些小孩子。當他快要離開聖堂時,他看見神視者也正要走進聖堂來。女孩把經歷了一天的事告訴他。

當聖母首先邀請他們到顯現山,晚上十一時所發生的,對我來說很有趣。我沒法記得日期,但當我和 Ivan 一起時,我問過他,但他同樣也不記得。

最有趣的事情,差不多有30至40位報導山的村民跟神視者一起去,看見有二萬五千至三萬人抵達現場。在顯現結束後,在場的人在神視者所跪的地方,開始徒手掘泥石。幾天過後,便出現了一個大窿,我兒子 Jure 在這個大窿𥚃放了一個十字架,又有些人帶花前來,也有人擺放了兩尊聖母像,還有些人把唸珠掛在那裡。當我們來到了山上,正是晩上十一時,我們已看到神視者在那裡祈禱。我站在其中一位神視者的右邊,神視者開始跪下劃十字聖號,我也劃上十字聖號: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我垂下頭,閉上眼睛站在那裏,我好像聽到有聲音給我說,你張開眼睛抬頭望上天空,我於是張開眼睛望向天上,沒有星星,只是漆黑一片,忽然有一道光射在我們擺放十字架的地方,忽然像汽球爆了一樣,有幾仟顆色彩繽紛的星星圍繞著,小朋友 Zdenka Jurković 當時只是12歲,因為感到害怕便尖叫起來。然後 Marija Pavlović 說:大家一起跪下來。聖母會與我們一起祈禱。

我們跪下,差不多有一小時的祈禱。隨後,神視者站起來說,聖母説大家誰希望觸摸她也可以。當神視者這樣説後,很多人也趕去觸摸聖母。神視者說聖母消失了,你們有人踩在聖母的裙子上,聖母便離開了。

我的好朋友 Jozo Kikaš ,我們一般稱呼他 Doda,我們一起下山,去飲杯白蘭地。那時已是深夜一時了,那道光來到的時候,我仍有這照片,就是兩個聖母像的,一個較大的在十字架上面,一個較細的在十字架下面,那細的不斷閃耀發光,當我們下山的時候,仍然是閃著的,我對 Jozo 說,我有一個寶麗來相機,我打算再回去拍張照片。我們二人一起上山,我拍下了這照片,當相片出來時,看到那閃著的差不多沒有出現在照片上。但另一個在十字架上的聖母像,沒有發光的卻明顯在照片中。

我們需要靜默才能真正可以聆聽。因此,就讓我們靜下來,讓聖母的訊息在我們心中迴響,我們便能發現,當我們生活和平之后給我們的說話是多麼喜樂。

默主哥耶和平之后聖母訊息 (2020年6月25日)

親愛的孩子!我在聆聽你們的呼喊和祈禱,在我聖子耶穌前為你們祈禱,衪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小孩子,重新返回祈禱,在這恩寵的時間,敞開你們的心,向悔改的路出發 。你們的生命只是一個過渡,沒有天主的話,便沒有意義。因此,我與你們一起,領你們去聖潔的人生,使你們每人能發現人生在世的喜樂。小孩子,我愛你們所有人,以我慈母的祝福在祝福你們。感謝你們回應我的呼籲。

我們默主哥耶網址 www.medjugorje.hr 有數據顯示,在這個六月有42,000人領聖體 , 有432位神父共祭,也即是平均每天有14位神父共祭。當我們提及祈禱, 就是每天下午六時玫瑰經、七時彌撒;星期二、星期四及星期六於彌撒後,我們有朝拜明供聖體,星期五我們有朝拜十字聖架,在星期五下午四時於十字架山拜苦路,主日會在顯現山有誦唸玫瑰經。

默主哥耶訊息已傳揚到世界各地。現在我們有默主哥耶之友分享部份,有來自加拿大的朋友跟我們分享。

來自加拿大的朋友

我在1988年10月11日首次來到默主哥耶,默主哥耶給我的禮物與今日生活的一樣。這段時間真是激勵了很多人,我來自加拿大,在我本鄉已經有三個月停止了一切聖事,我自己的生活在這地區裏,還是三個星期前開始彌撒,只容許百份之30人參與。

我知道很多人在加拿大亦無法來到這地方,當我想到默主哥耶,我希望可以再次來,因爲在這地方仍然不斷有顯現,她所賜給我們的訊息,給我們所有人,這五個信息是真的很有威力,幫助我們能夠將天主擺在我們生活中,她給我們的標記就是天空中有「和平」這字,也給我們時間來經驗這份深層的和平,這深層的和平就是靠着與她這份關係,就是聖母來到幫我們與耶穌建立這關係,在默主哥耶不單是年青人經驗到天主的慈悲,所有人也能經驗到,最後透過聖事能夠親近天主,能接近天主。在彌撒中所經歷的。多少人因此進教,多少人遠離了天主而重新回頭。聖母真的有很大的效應。所以我希望再一次感謝聖母的臨在,也多謝天主能容許聖母到來,求祢能邀請我再來。好讓我能經驗到如1988年一樣,祈求聖母爲我們代禱,希望能夠很快再回來,現在將我們的生命交給天主,求聖母為我們代禱,讓我們能夠成爲她的器皿,生活出她的信息,提醒我們天主是給我們平安;我們喝酒、看電視,是不會帶來和平,我們是靠着聖母的幫助,與耶穌進入這份關係,才能夠有深度的和平。今天,我要説,聖母我愛你,耶穌我愛你,將我的生命交給祢。願天主祝福你們,也感謝耶穌,感謝耶穌繼續派遣聖母來到默主歌耶觸動更多人的生命,天主祝福你們。

我們每晚的祈禱,也可以在我們的網址 www.Medjugorje.hr 上收看。亦可在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頻道都可以有八種語言收看。

我們提醒大家爲神父的避靜今日已經開始了,可以明天及後天下午5時45分再收看。感謝你們的幫助,透過 Paypal 戶口捐獻,讓我們能繼續直播默主哥耶。

感謝你們,誠懇祝福大家,默主哥耶,大家在聖若望保祿二世禮堂爲神父準備這星期舉行的國際司鐸退省。下星期再見。祝願大家和平及美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