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主哥耶

和平之后聖地指南

默主哥耶

「經過三年的委託研究後,我們眾位主教接受默主哥耶視為一個神聖場所,一個聖地。這意味著如果有人以某種形式對天主之母崇敬而又符合教會的訓導及信仰方式,我們不會有任何的反對。因此,我們將其留待進一步研究,教會並不著急。」
- Dr. Franjo KUHARIĆ 樞機主教,薩格勒布 (Zagreb) 總主教

Glas Koncila, 1993年8月15日

默主哥耶堂區

默主哥耶堂區座落於赫斯高雲拿 (Herzegovina) 地帶,位於霧市達 (Mostar) 西南25公里,默主哥耶 (原名是斯拉夫語,含意是兩個山脈之間) 與比哈科維奇 (Bijakovici), Vionica, Miletina 及 Šurmanci 五個村莊合組成一個羅馬天主教堂區,而其中默主哥耶是最大的村莊。當時約有四百戶家庭,到2005年統計,大約有五千居民。堂區的牧民職務是交託給赫斯高雲拿方濟會聖母升天會省的神父主管。

參閱:

整個地區都居住著十三世紀前已接受基督宗教的克羅地亞人。在歷史文件中,於1599年已第一次提及這村莊。目前的堂區成立於1892年,並奉獻給聖(長)雅各伯宗徒 – 朝聖者的主保。

直至1981年6月24日,默主哥耶的生活如同該地區的幾個村莊一樣:居民在自己的土地上種植煙草和葡萄,生產葡萄酒及蔬菜以維持家庭生計。由於社會環境因素,許多人涉足世界:遠洋前往西歐國家以及波斯尼亞 – 赫斯高雲拿和克羅地亞的城鎮。

聖母的顯現

在1981年當聖母開始顯現,堂區的生活發生了變化:聖母不單止揀選了六位神視者作她的見證人及合作者,而是整個堂區及其朝聖者。從以下的訊息中聖母已明確地告知:「我特別選擇了這個堂區,並想領導它。」(1984年3月1日)

參閱:

在1981年6月24日大約下午六時,六位年輕人 —— 綺帆嘉 • 意飛 (Ivanka Ivanković)、蜜欣娜 • 積偉 (Mirjana Dragićević)、葦絲嘉 • 意飛 (Vicka Ivanković)、伊凡 • 積偉 (Ivan Dragićević)、伊凡 • 意飛 (Ivan Ivanković)及薇嘉 • 柏維 (Milka Pavlović) (這些青年並沒有血緣關係,此地許多居民都是同姓的),在一個名為 Crnica 的山上,位於博報導 (Podbrdo) 周圍幾百米處,看見一位年輕的女子手抱嬰孩,招手示意他們走近,但他們感到驚訝和害怕,不敢接近她。

參閱:

第二天1981年6月25日同樣時間,其中四位:綺帆嘉、蜜欣娜、葦絲嘉及伊凡 • 積偉內心感到強烈的催逼,要到他們前一天見過那人的地方去。他們認出是聖母瑪利亞。瑪莉雅 • 柏維和耶哥夫 • 高路也加入行列,於是形成了這個默主哥耶神視者小組,他們祈禱並與聖母談話。這就是為什麼6月25日是聖母顯現的週年紀念日。根據神視者們的陳述,從那天開始,他們無論置身何處,每日聖母都向他們顯現,有時是一起或個別會晤,而薇嘉及伊凡 • 意飛再也沒有看見聖母了。

參閱:

1981年6月26日就在顯現的第三天,聖母首次發出和平的呼聲:「和平、和平、和平 —— 只有和平!人與天主之間,人與人之間,必須由和平掌控。」由於聖母的顯現及訊息所吸引,首先是該堂區居民,然後是來自其他村莊以及世界各地的人開始聚集和祈禱。
自從聖母開始顯現後,神視者們、他們的父母和親戚、堂區信眾及神父們、甚至朝聖者立即受到迫害。這些神視者們被帶去警察局進行調查及作精神檢查,但結果都說明他們是健康正常的,而往後多年進行了進一步檢查,亦帶出相同的結論。

參閱:

當時是默主哥耶的堂區主任司鐸旭素神父 (Fr. Jozo Zovko) 亦於聖母初次顯現一個半月之後被拘捕。他盡管無罪,卻被共產黨法院判處三年半監禁。
感謝聖母的顯現,使默主哥耶由一個簡樸的鄉村堂區,變成為一個來自全世界眾多朝聖者聚集的地方。(在最初的二十年,朝聖者已超過二千萬) 並且是世界上最大的祈禱中心之一,可與露德及花地瑪媲美。無數見證者說,在這個地方他們確實找到信仰與和平。

根據神視者們一致的見證,聖母把訊息交由他們傳達給堂區和全世界。主要的訊息是「和平、信德、悔改、祈禱及守齋」。當地堂區的信眾和朝聖者首先成為聖母顯現及訊息的見證人,然後偕同神視者們,一起參與聖母實現轉化世界以及與天主修好的計劃。

1982年底,聖母透過內在的聲音「心聽 」,向兩位只有十歲的女孩謝蓮娜 (Jelena) 及瑪莉欣娜 • 華斯 (Marijana Vasilj) 說話。由1983年至1987年,聖母通過他們的祈禱小組,為從顯現之初就已創建的祈禱運動提供了咨詢。

聖母給予的訊息在默主哥耶構成了一所和平、祈禱及愛的特殊學校。

聖雅各伯堂區

堂區於1892年成立後不久,古舊的堂區聖堂在1897年便建築完成。為當時這是一座寬敞而美觀的建築物,但由於建立在不穩固的土地上,很快就開始出現裂縫。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堂區信友們立即開始考慮建立另一座新聖堂。該建築工程始於1934年,持續至1969年1月19日,這座有兩個鐘樓的大聖堂才被奉獻祝聖。

今天的聖雅各伯聖堂不僅為堂區信友們,亦為所有朝聖者是一個舉行聖祭禮儀和祈禱生活的焦點及中心。
位於聖地東側交通迴旋處內的圍牆公園就是古舊的堂區聖堂曾經站立過的地方。

外部的祭壇

由於新的需求,隨著眾多的朝聖者蜂擁而至,自1981年以來,聖堂及其周圍環境已重新佈置。

外部的祭壇是於1989年建成,周圍的祈禱地區設有大約五千個座位。在夏季及盛大節日,當成千上萬的朝聖者聚集於默主哥耶時,這兒就是他們聚會的地方。

光明五端奥蹟

在聖堂的西南部通往復活救主銅像的上主之路,沿途安置了用色彩斑爛的馬賽克所鋪砌成的玫瑰經光明五端奥蹟。這是意大利藝術家Arripo Paza的作品。

顯現山

這是聖母首次顯現的地方,位於比哈科維奇 (Bijakovići) 村莊之上幾百米高的博報導 (Podbrdo),今天被稱為顯現山。

一條陡峭的小徑從房舍通往顯現山的所在地,沿著這山徑,於1989年放置了代表玫瑰經歡喜及痛苦奧蹟的青銅浮雕。(這是Prof. Carmelo Puzzolo的作品。)
在走向聖母顯現所在地的途中,豎立了一個大的木十字架,標誌著聖母於第三天在此顯現,透過瑪莉雅首次發出和平的呼喚。
為了紀念聖母顯現二十週年,在2001年9月8日一座和平之后雕像被安置於聖母顯現的地方。那雕像是按照位於堂區聖堂前面的雕像模型去做的。(這是Dino Felici的作品。)
對於朝聖者們來到聖母顯現山,通過個人的祈禱和誦唸玫瑰經與聖母相遇。

在 2002年6月,那代表玫瑰經榮福奧蹟的青銅浮雕被放置在向下通往 「藍十字 」的山徑上。(這是Prof. Carmelo Puzzolo的作品。)

於1985年在顯現山的山腳放置了這個「藍十架」是為了紀念聖母曾在此處顯現。自從1982年7月4日,神視者伊凡的祈禱小組便定期在這裏聚會。

十字架山 (基斯域山)

十字架山位於默主哥耶520米以上的群山之巔,1934年3月15日,堂區信眾建造了一個高8.56米的混凝土巨大十字架,以紀念耶穌1900年前被釘死。十字架上寫道:「給人類的救贖主耶穌基督,作為他們信仰、愛和希望的標誌,以紀念耶穌逝世1900年」。
當時從羅馬收到真正十字架的聖髑被嵌入橫樑之內。

從那時起,每年童貞聖母瑪利亞誕辰慶日之後的第一個星期日,便會在十字架腳下舉行彌撒聖祭,以慶祝光榮十字聖架,這已建立成為一個習俗。

根據神視者們的說法,聖母在1984年8月30日的訊息中說:「那時你們建造這個十字架,其實就是在天主的計劃內。」
因著聖母的顯現,信徒開始沿著十字架山拜苦路,最初每處苦路是用簡單的木制十字架做標誌。在1988年才安置了青銅浮雕 (這是Carmelo Puzzolo的作品)。除了山園祈禱外,每個浮雕上都有聖母位於其中。
對於朝聖者來說,十字架山是一個呼喚去與受苦難的耶穌相遇,並發現祂的愛。
於2001年11月24日斯拉夫高神父 (Fr. Slavko Barbarić) 逝世一週年紀念日,在他把自己的靈魂交託給天主手中的地方,豎立了一座紀念碑:斯拉夫高神父的青銅浮雕鑲嵌在石頭上,是位於第十三處與第十四處苦路之間。它將保留作為一個標誌,以記念這人說了他的想法和做了他所說的,即跟隨了福音及降生成人的聖言之母,和平之后的訊息。

堂區聖堂周圍的祈禱區

聖體小堂

朝拜聖體小堂建於1991年,為朝聖者提供一個靜默朝拜明恭於祭台上至聖聖體的地方。由於聖地缺少祈禱空間,因而早上會在此以各種語言舉行彌撒聖祭,但下午開放可以用作個人祈禱。

五位為信仰而殉道的神父,他們是屬於該堂區的居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被共產黨殺害。他們的聖髑於2000年被安置在朝拜聖體小堂內。

和平之后雕像

和平之后的大理石雕像於1987年在聖堂前面的廣場上豎立起來,成為了聖地的象徵 (是來自意大利的 Dino Felici 作品)。

告解室

感謝聖母的顯現,默主哥耶成為修和的地方,特別是告解聖事的體驗。1990年在聖堂側面建成二十五個告解室,並於2001年加以修復。到2012年,堂區因應需要,在聖堂的另一面再增設了三十六個告解室,現合共有六十一個告解室。信友們在那裏每天都有機會體驗上主的寬恕。

St. Leopold Bogdan Mandić 雕像

聖利奧波德 (Leopold Bogdan Mandić) 於1866年5月12日出生在克羅地亞。進入方濟嘉布遣會後,在1890晉升鐸品,他每天花13至15小時聽告解。1942年7月30日逝世。教會在1983年10月16日把他列入聖品,立為告解主保。他的青銅雕像 (來自意大利Carmelo Puzzolo 的作品) 於1998年被安放在聖雅各伯堂東側的外部告解室附近。

木制十字架周圍的祈禱區

在聖堂的西北部豎立了一個木制的十字架,周圍安排作為靜默祈禱的區域。在這裏朝聖者可以點燃奉獻的蠟燭。

朝聖者聚會和休閒的外部區域

2000年建成了朝聖者開會和休閒的有蓋區域。在它後面可以找到洗手間設施。

復活救主銅像祈禱區

在聖堂的西南部通往墓地的上主之路,於1998年復活節豎立了一座復活救主的青銅雕像 (這是斯洛文尼亞雕塑家 Andrej Ajdič 的作品)。復活救主銅像的底部代表耶穌的墳墓。耶穌伸出雙手代表復活。而2002年復活節,在銅像周圍安排了個人及團體祈禱的地方,並設置了十四處苦路,以方便無法攀登十字架山的人們拜苦路。

聖若望保祿二世團體集會廳及
和平之后油畫

在堂區祈禱聚會的朝聖者要求建造一個可用作舉行會議、祈禱會和國際研討會的空間。該大廳建於1998年,可容納八百人。

在這裏,你還可以找到一幅和平之后的油畫 (這是 Carmelo Puzzolo 教授的作品)。

“KOVAČICA” 墓地

斯拉夫高神父和 Križan Galić 神父都是埋葬在當地的 “Kovačica” 公墓。後者是在默主哥耶做主任司鐸時在神父居所被激進份子殺死的。

不同的服務

神父居所

1892年堂區成立後便立即建造了神父居所,並於1990年再修復翻新。當時舊的堂區聖堂仍在建設中,不宜使用,此外1992年戰爭期間,彌撒聖祭都是在神父居所的地下室舉行。

神父居所的大門不僅向堂區信眾敞開,而且亦是為全世界的朝聖者。

在神父居所,於 Križan Galić 神父被共產黨殺害的房間裏,你可以找到他的浮雕像。

資訊站

該資訊站成立於1991年,在戰後於1995年重新建立。它為朝聖組織在聖地的朝聖計劃提供服務:集中朝聖者的登記,與嚮導建立聯繫,並籌劃與默主哥耶的方濟會士及神視者的聚會,為朝聖者提供更好的服務而成立的 “嚮導協會” 與資訊站緊密連接。

紀念品商店

與其他朝聖地一樣,朝聖者渴望並且有需要帶些紀念品回家,作為自己所經歷的紀念。在神父居所附近有一間紀念品商店,朝聖者可以在這裏找到唸珠、十字架、聖牌、聖像、書籍、音樂、錄影光碟、錄音光碟及其他宗教物品。

急救站

急救站於2003年春季投入服務,位於聖地的西側靠近停車場。Maltese Order 醫療服務隊從五月一日至十一月一日每天由上午九時至下午九時為朝聖者及堂區居民提供幫助。

停車處

聖地的西側是朝聖者可以用來停放私人車輛和公共汽車的停車場。

與聖地有關的機構

Domus Pacis (和平之家)

朝聖者來到默主哥耶都表示需要一個地方讓他們能夠寧靜地祈禱好幾天或有一個退省。因此,在1990年我們在聖地的附近購買了一所房子,名為「和平之家」(Domus Pacis),祈禱之所。

如今「和平之家」全年每日都有人應用。不同的活動在此不斷進行,為本地和外來朝聖者舉行祈禱研習班( 特别是祈禱和守䶒研討會 ),退省及修歛心神避静之用。

如有需要可與堂區辦事處或通過我們的電郵聯絡。房子是免費提供的,自由捐獻。我們希望以後會繼續這樣。

 

母親村

母親村是一個教育和照顧被遺棄及被忽視的孩子的機構,自1993年已成立,這是源於創始人斯拉夫高神父的渴望,為兒童及青少年提供有計劃、有組織的教育以及照顧,使他們可以在身體、智能、道德、靈性及文化上發展。通過天主教的內容和思想,合作者為他們提供了自由、尊嚴、接納,以及最重要的是愛與了解的條件。

這機構於1996年9月8日正式開始工作,由赫斯高雲拿地區的方濟會學校修女和在俗的工作人員負責並照顧他們。

母親村校園內還設有一個幼兒園,一個牙醫實驗室及一個物理治療站。

聖方濟花園

聖方濟花園位於母親村西北部的一片森林,是已故斯拉夫高神父最後一項的計劃。靈感來自聖母的訊息,她告訴我們:「走進大自然,看看大自然是如何醒覺,這將幫助你們敞開心靈給愛的天主,造物主。」(1993年4月25日)

透過耐心的工作和照顧,一個生長在岩石地上而被忽視的松樹林變成美麗的自然場所,用作退省及娛樂、祈禱及教育。這裏還有兩個小人工湖,與兒童一起工作的教學材料,幾種家畜及野生動物和鳥類,以及三隻小馬,牠們可以作治療用途。(適合殘障兒童的治療騎行)。

Cenacolo 團體

Cenacolo團體是由Elvira Petrozzi修女於1983年在意大利的Saluzzo成立,目的是幫助吸毒者。團體的主要目標是發現並實踐基督徒生活的真正價值。按照他們的話,他們的治療是靠耶穌基督,而康復的方法是祈禱、工作和友誼。

因著特殊的恩寵,在默主哥耶那些年青人領受到他們所追尋的真理。Elvira修女在這裏開設了兩所房子:1991年一所為男孩的房子叫做「生命之田」,而2000年一所為女孩的房子叫做「喜樂之地」。

Cenacolo 團體的男孩們很樂於接待朝聖者,並為自己吸毒成癮得到解放及轉化作出見證。

根據教宗吳爾班八世的法令及梵諦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指示,作者聲明無意先於教會的審斷,他對此完全服從。諸如「顯現」、「訊息」之類的詞在這裏具有人類見證的價值。
2002年6月編寫 (2020年中譯及補充資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