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神的智慧

在2001年5月25日的訊息中,聖母說:

… 尋求聖神智慧的帶領 …

尋求智慧在古代的中東及遠東的所有文化中都很普遍 – 埃及、美索不達米亞、印度、中國。在這些文化中所尋求的智慧始終涉及一個實際目的,即以如何的行為在生活中取得成功。在宗教背景下,這總會使我們對世界有一定的認識,以及對道德的某種觀念。在公元前六世紀,這種思維在希臘變得越來越玄想,因而使智慧變成哲學。因此,智慧是古代文明的一個重要因素。它可以稱為古代的人文主義。

聖母瑪利亞是先知之后

  • 所有先知都是召叫人為和平而皈依、守齋和祈禱,她也一如先知的召叫我們,即:以皈依、守齋、祈禱和堅強的信德達致和平,因為她沒有比先知為和平所採用的有更好或其他的方法。
  • 聖母瑪利亞邀請我們每星期兩天守齋,保存了她的以色列民族傳統,並提醒我們東方和西方教會的悠久傳統。
  • 當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邀請每一個人回歸「根源」的時候,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沒有重視守齋,而且情況剛剛相反,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守齋已被減少到最低程度 – 至一年兩次:聖灰瞻禮日及耶穌受難日。
  • 聖母在默主哥耶的顯現並沒有帶來新的事物,也沒有揭示任何未知的事,而是幫助我們做天主透過先知要求我們做的事 – 聖母及耶穌所作過的事。

 

在聖經的啟示中,禁食與祈禱和皈依的召叫息息相關

  • 先知在接受先知職務前和作特別啟示前會禁食,個別的還會在各種生活情況下禁食 , 在喜樂時,感恩時,悲傷時和有罪惡時禁食,甚至整個國家在準備某些節日,從災難中被拯救出來,或當陷入災難而能從中擺脫出來時都會禁食。
  •   (齋戒和異象 : 出34 : 27 – 28; 申9 : 9 – 11; 達10 : 1 – 8。哀悼罪惡:撒上7 : 3 – 6; 列上21 : 20 – 29; 達9 : 3 – 5。悲傷時的禁食:撒上31 : 11 – 13; 撒下1 : 11 – 12; 編上10 : 11 – 12。以祈禱和禁食求治癒:撒下12 : 13 – 17。禁食和在天主的經驗中的內在治療:列上19 : 6-13。禁食和戰爭危機:編下20 : 2 – 4; 友4 : 12 – 13; 加上3 : 44, 47; 加下13 : 11 – 12; 納3 : 4 – 9。為求得祝福和平安的旅程而禱告和禁食:厄上8 : 21 – 23。戰爭破壞之後禁食:厄下1 : 3 – 4。回歸真天主之後禁食:厄下9 : 1 – 2。禁食,祈禱,施捨和正義:多 12 : 8。出於悲傷而終身禁食:友8 : 5 – 6; 路2 : 36 – 38。在危及民眾的情況下禁食:艾4 : 1 – 3, 15 – 16, 17k。在聖詠集內的禁食:詠35 : 13; 詠69 : 11 – 12; 詠109 : 24 – 25; 德34 : 26。禁食的意義一種新的關係:依58 : 1-6; 耶14 : 11 – 12; 匝7 : 4 – 5; 匝8 : 18 – 19。以禁食準備聆聽天主聖言:耶36 : 5 – 7。以祈禱和禁食回應天主聖言:巴1 : 3 – 6。食和祈禱是擺脫一般罪惡狀態的一種方法:岳1 : 13 – 14; 岳2 : 12 – 15; 耶穌禁食:瑪4 : 1 – 11。耶穌談論禁食:瑪6 : 16-18; 路18 : 10 – 14; 瑪9 : 14 – 15; 谷2 : 18 – 20; 路5 : 33 – 35。禁食和祈禱加強信德:瑪17 : 20 – 21。以禁食和祈禱對抗撒殫:谷9 : 25 – 29。在派遣服務之前禁食和祈禱:宗13 : 2 – 3; 宗14 : 21 – 23。聖保祿禁食:格後6 : 3 – 8; 格後11 : 25 – 28)

 

禁食與平安

  • 平安是聖神的果實
  • 人內心最深切的渴望是平安。我們所做的一切事情,無論好壞,我們都尋求平安。當一個人愛時,他尋求和體驗平安,甚至當他憎恨並想報復時,他也尋求平安。當他保持清醒並與成癮作鬥爭時,他尋求平安。當他喝醉了,他也尋求平安。當他為自己的生命和所愛之人的生命而戰時,他領悟平安。即使當他舉起自己的手對抗自己而自殺或殺死某人時,他仍在尋求平安。因此,人類的每一個決定,本質上都是為了平安。明顯地當做得好時,個人的平安及他人的平安便會實現。相反的是,當邪惡發生時,卻以犧牲他人的平安來尋求自己的平安。
  •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由於我們的自我,自私,妒忌,嫉妒,貪婪,依戀權力和榮譽,我們失去了多少的平安。經驗證明藉著守齋和祈禱能戰勝邪惡,自我和自私;而敞開心扉,愛與謙遜,慷慨與美德便會增長,這樣,才能領悟到真正的平安。誰有愛便有平安,而寬恕也使身心靈保持健康,他有能力塑造自己成為受人尊敬的人,是天主最尊貴的受造物。藉著守齋和祈禱,人類的需求減少至適當的程度,同樣,藉著守齋和祈禱,創建了平安的狀況以及人與人和物質之間的適當關係。
  • 誤解的產生是因為當體驗守齋時是以消極的態度,覺得守齋是要放棄一些東西:即守齋的好處在屬靈的層面上得不到認同。由於這個原因,人們不可能談論以善工或其他方法取代禁食。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在皈依、禁食和祈禱後總會得到平安。
  • 因此,通過禁食使人明白在自身內有什麼是必須要抵抗的,這樣,我們的潛意識也能從一切使我們煩躁不安和雜亂中解放出來,靈魂變得平靜而得到平安。以下的文字精美地描繪出這鬥爭的畫面:
  • 「當國王想佔領敵人的城市時,他首先要奪取水源並截斷一切補給,當居民開始因飢餓和口渴而死時,他們向他投降。肉慾的慾望也是如此:以宗教的禁食和饑餓來對付它們,靈魂的敵人便會失去力量。」
  • 經驗明顯地確認,如果我們不與侵犯我們內在平安的敵人對抗,我們不可能有平安。因此,禁食是一種經過反覆嘗試和考驗的工具。這也就是為什麼所有先知、耶穌及整個教會傳統絕非偶然的都呼喚人禁食和祈禱,以使人能夠向真正的平安敞開自己。問題是人類傾向於遵循假先知的方式,但他們所承諾的自在平安實際上並不存在。

 

禁食與祈禱

  • 猶太人和基督徒都經常將禁食、祈禱和善工一起提及。祈禱不是排在禁食之前,而善工不須依賴它們,但是從內在有些事物將它們結合在一起。特別的奉獻連同禁食是對祈禱的最全面理解,當我們簡略地看看關於祈禱的說法及它如何定義時,我們可以看到,重點自然而然更多地放在心靈和靈魂的狀態上,而較少放在肉身方面,這是祈禱或一般祈禱的一種可能表達的方式。
  • 「什麼是祈禱?」可以在天主教教理問答中找到答案。引用聖女嬰孩耶穌小德蘭的話來回答:「對我來說,祈禱是內心的奮發之情,向蒼天的淳樸凝視;是困苦中或歡樂中感恩報愛的頌謝聲。」而聖若望達瑪瑟聖師也這樣說:「祈禱是舉心嚮往天主,或者向天主求適合的恩惠。」
  • 與天主對話通常被強調為屬靈行為,然而,也有一些實踐和經驗,不僅是思想、對話和靈性行為,還有肉身也包括在祈禱內。藉著身體和行動伴隨著禱詞,而使祈禱變得更加完整。祈禱得到身體和行動的支持,祈禱變得更加完整,更具表達能力,從而更容易涵蓋整個人。
  • 在祈禱中身心靈的合一最能在禁食和祈禱中體驗得到。齋戒使禱告更加完整,禁食的人的祈禱更有力,而祈禱的人則更容易實行禁食。這樣,祈禱不只是一個表達或一些言詞,而是包括整個人。實行禁食是在人前向天主承認人是需要幫助才能做到。人在禁食時更容易體驗自己的無助,因此靈魂在禁食時更加向天主開放。如果不禁食,我們的禱告就沒有真正的基礎。在舊約中,信徒們在面對各種生活情況下會作出個人或群體的禁食和祈禱,因為這樣,他們總能體驗天主的助佑。(參閱:厄上 8 : 21 – 23; 編下20 : 12) 耶穌將特殊的能力歸因於禁食和祈禱,尤其在對抗邪靈時 (參閱:谷9 : 29)。在教會的傳統中也發現了同樣的習慣,這在所有秩序和宗教團體的規則中最為明顯。聖伯爾納鐸寫及禁食和祈禱之間的關係時說:
  • 「我會告訴你一些你很容易理解並且時常經歷的事情,如果我沒有弄錯:禁食對祈禱給予肯定並使之虔誠 …祈禱使禁食獲得力量,而藉著禁食得到祈禱的恩典。禁食能加強祈禱的力量,而祈禱堅定禁食的信念並將其奉獻給主。」
  • 這是很明顯的,因為禁食會使人變得更加機警,對天主和屬靈的事物更加開放。同樣原因,禁食與聖體聖事扯上關係。當人實踐棄絕,並以麵包作為生活一段時間,他是為迎接聖體而準備自己,尤其是以聖體聖事與天主最崇高的相遇,證明了齋戒本身有多積極,以及它如何使我們明白祈禱的基本目的 – 整個人與救主的相遇。
  • 在我們這個時代,甘地被認為是一個經常禁食和祈禱的人,他說:「我的宗教告訴我,在所有無法緩解的痛苦中,都必須以禁食和祈禱才能解決。」雖然眾所周知,甘地是出於政治目的而禁食和祈禱的,他深信禁食和祈禱的人,他們的心和意向只有天主才能改變。他相信禁食和祈禱能洗滌人的內心,由罪惡中釋放自己,同時,禁食和祈禱也可以是一種表達對受苦者的聲援。
  • 從上述得出結論,禁食和祈禱是不可分割的,就像人整體由心靈、靈魂和肉體構成的,是不可分割的。

參閱:斯拉夫高神父著作:用心守齋,默主哥耶「和平」資訊中心,2000年
(此書可在默主哥耶堂區辦事處的紀念品商店中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