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祈祷运动

方济会会士 Slavko Barbaric (博士) 斯拉夫高神父,1996年

I

无可置疑,世界上有不少祈祷组别是由默主哥耶朝圣者所组成的。无论在过去或现在,这些组别都是由圣母亲自鼓励成立的。现在很难确定其数目,但是已经有成千上万的祈祷团体。 (参阅 cf. Rene Laurentin, Eight years, 1989, The Riehle Foundation, Milford OH 第56页)

第一个祈祷小组成立于1982年7月4日,即圣母显现后的第一年 , 这小组到今天仍然存在。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小组。神视者伊凡见证说:圣母邀请那些愿意的 , 一起前来祈祷;圣母会特别临在他们中间;同时圣母希望在不同堂区成立祈祷小组,好能完成天主交给她的计划。开始的时候,第一个祈祷小组在圣母显现山上每星期三次聚会:星期一、三、五。祈祷聚会时,圣母显现并给予简单讯息。伊凡 , 玛莉雅及苇丝嘉一起与圣母见面。当时唯有伊凡能与圣母交谈并收到讯息。当伊凡不能出席时,玛莉雅便取代他;而当玛莉雅不能出席时,苇丝嘉便取代她。有时聚会只是为祈祷小组 , 人数最多四十名成员 , 有时也开放给所有人。最近祈祷会改为一星期两次。开始时在星期一及星期五。后改在星期二及星期五。

祈祷会很简单:公念玫瑰经、歌咏、诵读圣经及讯息。无论天气如何,祈祷会地点多数在圣母显现山上、间中会在十字架山上。

实际上,这些祈祷聚会的意义是满全天主在祂谦卑的仆人玛利亚身上的使命,亦对每个参加者的个人启发具有重要意义。

有人问:「你参加这祈祷会的意义何在?」伊凡答:「在这段时刻,参加祈祷会对我极为重要。我学习在团体中一起祈祷。没有祈祷小组,我无法想像我的灵修成长!」

 

II

第二个祈祷小组在1983年3月由 Jelena Vasilj 发起。那时候她只有十岁。她能够聆听到圣母在她心内的声音。根据她的分享,圣母对她说话并教导她。这祈祷小组习惯在黄昏弥撒后、在堂区礼堂举行聚会,由 Tomislav Vlasic 神父或有时由其他神父作指导。聚会包括简单的祈祷和咏唱。圣母亦借Jelena教导他们祈祷。在两次祈祷聚会中 , 一次意向是为当地主教。第三次聚会是彼此分享。

直至1987年,这个聚会都非常积极。那些参加祈祷小组成员要答应在未来四年不能作出终身的决定。当部份的成员随同 Tomislav Vlasic 神父前往意大利,其他成员经过几次聚会后便没有继续。现在该团体由 Tomislav 神父领导 , 成立一个名为「和平之后 – 全属于妳 – 经由圣母到达耶稣」的祈祷会。这团体得到一位主教许可,成为一个法定暂准团体。他们可以接纳望会者、修生、初学生、已发愿的、合作者、有组织的团体及祈祷团体等。

从一开始,Jelena 带来以下的讯息:

圣母说: 「我希望在这里成立一个祈祷小组。我会带领这个小组,并设立奉献自己的规条。在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可按这些规条奉献自己。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去考虑, 但告诉他们我所给予的条件是 :

首先 , 他们要放弃一切,完全将自己交托于天主手中。不要害怕 , 假若把一切交付给天主,恐惧便与你们无分。一切困难只不过是帮助他们灵性上的成长、愈显主荣。我只邀请年青人及未婚的人士,因为巳婚的人士已有他们的职责。那些愿意加入这小组的人 , 可以参加部分的活动。我会带领这小组。 」

除了这些周会外,圣母亦邀请该小组每月一次守夜朝拜圣体。主要是在每月第一个星期六晚上参与 , 至主日早晨弥撒结束。

 

III

在简短陈述祈祷会成立过程后,现解答一些简单问题 : 何谓祈祷小组?

祈祷小组是信徒每周或每月一次至数次的祈祷团契。他们是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念玫瑰经、阅读圣经、参与弥撒及分享祈祷的经验。最理想的是由神父指导他们。若没有神父的话,也可以作简单的祈祷聚会。

神视者们常常强调每个参与者的祈祷基础是来自个别家庭 , 如此才能说有适当的祈祷教育 , 并在祈祷小组中继续。每位参加的组员必需积极参与祈祷,并贡献个人的祈祷经验。只有这样祈祷小组才能生存及成长。

 

IV

圣母祈祷运动的圣经-神学基础,除其他来源外,主要来自福音。主说:「若你们中二人,在地上同心合意,无论为什么事祈祷,我在天之父,必要给他们成就,因为那里有两个人或三个人,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我就在他们中间。」(玛18:19-20)

第一个祈祷小组发生在耶稣升天后,圣母陪同宗徒们一起祈祷九天,等待复活的基督满全祂所答应的,即在五旬节那天派遣圣神降临。 (参阅 宗2:1-5) 早期教会亦继续实践 , 正如路加的宗徒大事录所记载 : 信徒们专心听取宗徒的训诲,时常团聚,擘饼、祈祷。 (宗2:42)「凡信了的人,常齐集一处,一切所有,皆归公用。他们把财物、产业变卖,按照每人的需要分配。每天都成群结队前往圣殿,也挨户擘饼,怀着欢乐和诚实的心一起进食。他们常赞颂天主,也获得了全民众的爱戴;上主天主使那些得救的人加入会众。」(宗2:44-47)

 

V

特别在现今世代,祈祷小组当然也有其社会价值。每一个公民该关注其本身的灵性进度。基于每一个人在心理上的成长,团契是不可或缺的。在现代社会,一个人是很容易失去方向。团体可以加强个人对祈祷方面的忠诚。团体可以帮助、改正及激励个人在灵性上的进度。一个人的经验可丰富及光照叧一个人的经验。若单单靠个人的努力,很容易走入失控的危机。在小组里面,较容易克服困难、更可增加灵修上的经验。小组更能增强对神恩的认知。

 

VI

圣母祈祷小组与堂区其他小组是有分别的。显而易见,它不是在礼仪与牧民方面提供服务的组别。分歧亦往往发生在堂区牧职与祈祷小组不协调方面。有些神职人员不接纳一些祈祷小组,特别是与默主哥耶有联系的小组。假若照顾不好,许多祈祷小组的组员会批评主任司铎所做的一切;他们疏远自己走向极端 , 使他们面临危险 , 并极有可能将自己排除于堂区之外。我不是质疑以上的矛盾,但我要强调圣母祈祷小组永远不能走向极端、或自立门户,因为这对堂区或祈祷小组都是百害而无一利。另外一个危机是祈祷小组的启示性、灾难性的氛围。这一组的成员知道未来的事、灾难的事、突变的事。他们把恐惧、不安散播出去。

他们的知识来自不断追随有这些神恩的人。他们似乎比福音中的耶稣知道更多未来的事情。这些有关未来的、灾难性的事情,再加上想像的,都是不健康的,有时变成好像事实一般。如果小组屈服于这两种危机之一 , 那么他们所随从的便是与圣母的精神背道而驰。

玛利亚是一位母亲。作为一位母亲,她不会散播恐惧及不安给子女们。反之她会教导他们平安和信赖。

祈祷小组不单与主任司铎及牧职同工保持联络,它甚至是每一堂区的心脏和灵魂。圣母祈祷小组本身便是每一堂区的「母细胞」,在堂区生活出祈祷的精神、母爱的精神。从这「母细胞」繁衍出有使命感的信徒、家庭得到更新及保存、青少年得到教育、修道圣召得到推广、各方面的活动、例如礼仪、牧民(照顾病弱、被遗弃者、监狱人士)得到进步。以上所指出的,都能从巳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1995年发表的「生命的福音」通谕所指出的:我们要尊重、保护、爱护及保存生命。 (参阅第五节) 圣母祈祷小组,作为堂区一个母细胞,便应按玛窦福音(25:31-46)所清楚指出的:所有祈祷、斋戒、弥撒、修和等,都是帮助每一个人去彼此相爱及有勇气去服务他人。一位母亲的爱和精神知道孩子们的需要、在法律与规矩以内、并永不言倦去付出。今天这样的祈祷小组必然革新现代教会的生活、活出可能受到破坏的真面目。

 

VII

如果我们简短地叙述一下, 我们知道圣母要求默主哥耶祈祷小姐如何生活的话,便知道基本需要是每天祈祷、参与弥撒、每月办修和圣事,立好榜样,服务堂区。在圣诞节前,圣母要求祈祷小组的组员实行爱德工作。他们帮助年长者、探访病弱的人士、帮助贫困的家庭整理他们的家居、冬天时替他们准备柴火等等。

在灵修方面,除每周聚会外,圣母还邀请他们参与一天或数天的退省,到有大自然的地方去举行灵修活动。

默主哥耶祈祷会的规章有以下数点:

  1. 把一切交托在天主手中,相信正在发生的一切都会变成美好的;
  2. 邀请青年人加入祈祷小组;
  3. 放下一切恐惧与焦虑,因为交托给天主后便没有害怕的空间;
  4. 去爱敌人,并把心内的仇恨、苦涩及批判剔除;
  5. 每星期守斋两次;
  6. 每星期至少参加一次团体聚会;
  7. 每日用三小时祈祷,包括早祷及晩祷、参与弥撒、领圣体、朝拜圣体,及将祈祷的精神扩展到日常工作中;
  8. 为主教及教会领袖祈祷;
  9. 留在祈祷会至少四年,善用该段时间增强个人内修,不要作终身大事的决定;
  10. 在每一小组需要一位神父作神师。

1983年4月25日圣母给 Jelena 的

讯息:「告诉我的儿女,我的心为他们而灼热。我只要求他们改过自新。」

 

IX

我想以1994年11月25日圣母的讯息作总结

亲爱的孩子们:

今天我邀请你们祈祷。我和你们在一起。我爱你们每一个人。我是你们的母亲 , 我希望你们的心相似我的心。孩子们 , 没有祈祷,你们便没有生命和说是属于我的。

祈祷是喜乐;是人心所渴求的。因此,孩子们 , 请接近我的无玷圣心。这样,你们便会找到天主。多谢你们回应我的召叫。 」

1996年
斯拉夫高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