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來的 Zadar 扎達爾宣言

(1991-2001)

前南斯拉夫主教會議發表了默主哥耶事件的宣言已有十年。

該宣言是通過若干委員會冗長和艱苦的工作而完成:兩個教區委員會和一個前南斯拉夫主教會議共用了七年時間。基於這些研究,主教會議於一九九一年四月十一日在扎達爾會議作出以下的宣言:

從一開始,主教們已從霧市達教區的主教,主教委員會和南斯拉夫主教會議委員會跟進默主哥耶事件。

在調查的基礎上到目前為止,不能肯定這個是對超自然的顯現和啟示。

然而世界各地的眾多信眾,由於信仰動機和各種其他動機前來到默主哥耶的,都需要教區主教與同其他主教的教牧關懷,以便可以在默主哥耶和其他有關連的,推廣一個健全的奉獻給童貞聖母瑪利亞,能符合教會的教導。

為此,主教們將特別發出符合禮儀教牧的指引。同樣經他們的委員會會繼續審查整個在默主哥耶的事件。

此南斯拉夫主教會議之宣言代表教會對默主哥耶事件的官方立場。

該宣言的意思:

  1. 主教們持開放態度作進一步調查默主哥耶的現象,超自然的性質問題:既不接受,也不否認。
  2. 主教們強調他們牧養前來默主哥耶為不同的原因的信眾。
  3. 他們希望推廣一個健全的奉獻給童貞聖母瑪利亞,而能符合教廷的教導。為此,主教們將特別發出符合禮儀教牧的指引。
  4. 經他們的委員會會繼續審查整個在默主哥耶的事件。

有了這個宣言,主教們其實已承認默主哥耶作為一個朝聖的地方,也宣佈他們會經委員會繼續跟進默主哥耶的事件。

本著這精神,薩拉熱窩的大主教Mgr Vinko Puljic, 霧市達的當地主教Mgr Franjo Komarica, 巴尼亞盧卡主教也是南斯拉夫主教會議委員會的主席和赫瓦爾主教Mgr Slobodan Stambuk 在一九九一年六月十七日來到默主哥耶。陪同他們的有四位神父,是將來委員會的成員:don Tomo Vuksic, don Ivan Vuksic, fra Marinko Leko and fra Marko Babic. 他們與默主哥耶的牧靈工作人員會面及共祭黃昏彌撒,由當地主教主持,在此期間薩拉熱窩的大主教作講道。

默主哥耶堂區宣佈一個新組成的禮儀和教牧委員會本將會在一九九一年六月廿七日開會議,但在當年六月廿五日爆發了戰爭。南斯拉夫的解體導致南斯拉夫主教會議的結束,亦同時導致委員會的結束。從那時起,再沒有委員會前往過默主哥耶。

因為宣言的文本是在南斯拉夫主教會議上獲得一個妥協的結果,它留下了不同的解釋。薩格勒布大主教 Franjo Kuharic 樞機在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五日接受一天主教報章 “Glas Koncila” 訪問說:「委員會經過三年的研究,我們主教,已承認默主哥耶是一個神聖的地方及聖所。這表示我們會按照教廷的教導和我們的信仰,不反對對天主之母的崇敬 . . .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把這個問題留給了教會的進一步研究。教會並不急躁。」

但霧市達的主教 Mgr Pavo Zanic  卻釋譯扎達爾的宣言作為默主哥耶事件的超自然性質的否定,及作為一個禁止前往朝聖的公文。霧市達的教區主教繼續堅持這一立場:「The Ordinary 教區主教曾多次警告說,這個超自然的幻象是不能宣講也不可以在教堂公開宣揚,因為沒有可能指出聖母瑪利亞曾顯現過。因此官式前往默主哥耶朝聖是不容許的」,以上是繼任Mgr Pavao Zanic山力主教的Mgr Ratko Peric主教所寫,(請参閱Prijestolje Mudrosti, Mostar 1995, 282頁) 他繼續說: 「無論是教區主教,作為霧市達Duvno當地教區的首長,或其他合資格的人士,直到現在否定默主哥耶的教區教堂聖雅各伯堂為聖母的聖所,或證實基於所謂的顯現對聖母瑪利亞的「膜拜」。反之,因為它的爭議性,他曾多次禁止在祭台前或聖堂內講及有關超自然的「顯現和啟示」,也未曾用堂區或教區或教會的名義組織官方朝聖。這些及類似的警告也被我們的前主教會議和教廷本身發表了。任何人採取相反的態度,就是明確地反對教廷的官方立場,經過十四年後的所謂顯現和發達的商業宣傳,在教廷仍然生效。(Ibid, p. 285-286)

但霧市達的主教 Mgr Pavo Zanic 釋譯扎達爾的聲明作為默主哥耶事件的超自然性質的否定,及作為一個禁止前往朝聖的公文。霧市達的Ordinary 繼續堅持這一立場:「The Ordinary 曾多次警告說,這個超自然的幻象是不能宣講也不可以在教堂公開宣揚,因為沒有可能指出聖母瑪利亞曾顯現過。因此官式前往默主哥耶朝聖是不容許的」,以上是繼任Mgr Pavao Zanic, Mgr Ratko Peric所寫,(請参閱Prijestolje Mudrosti, Mostar 1995, 282頁) 他繼續說: 「無論是教區主教,作為霧市達Duvno當地教區的首長,或其他合資格的人士,直到現在指定默主哥耶的教區教堂聖雅各伯堂為聖母的聖所,或證實基於所謂的顯現對聖母瑪利亞的「膜拜」。反之,因為它的爭議性,他曾多次禁止在祭台前或聖堂內講及有關超自然的「顯現和啟示」,也未曾用堂區或教區或教會的名義組織官方朝聖。這些及類似的警告也被我們的前主教會議和教廷本身發表了。任何人採取相反的態度,就是明確地反對教廷的官方立場,經過十四年後的所謂顯現和發達的商業宣傳,在教廷仍然生效。(Ibid, p. 285-286)

在一封給法國雜誌「基督信徒家庭」 的信裡,Mgr Peric主教提到兩封由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Faith信理部發給兩個法國主教的公函及發給到默主哥耶的朝聖者。「這些信件說,除其他事項外,一個被認為是聖母真實顯現的地方,堂區或教區不應以官方名義組織前往默主哥耶朝聖,因為這樣會與前南斯拉夫主教會議的主教在一九九一年四月十日確認的聲明不符合」Mgr Peric 主教繼續說:「我的信念和我的立場不只是發現非超自然的, 在默主哥耶的顯現和啟示並不是超自然的事實。」

教廷的代言人Joaquin Navarro-Valls 解說有關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Faith信理部秘書Mgr Bertone總主教的信:「梵蒂岡從來沒有阻止天主教徒前往默主哥耶,但對主教們說他們不可以用堂區和教區的名義組織官方朝聖去所謂聖母顯現的地方。」他補充說教會並不禁止司鐸陪同朝聖者前往默主哥耶,但要由平信徒主辦。他說Mgr Bertone總主教的信在這議題沒有什麼新論點。

Mgr Bertone 總主教本人澄清一封在一九九八年五月廿六日致留尼旺島主教Mgr Aubry, 的信之立場:有關「顯現」的真實性,這Dicastery 同意前南斯拉夫主教在一九九一年四月十日在扎達爾會議宣言的說法。前南斯拉夫解體成幾個獨立的國家後,這將由波斯尼亞赫斯高雲拿主教會議去關注,重新審視這個案件,並發佈新的聲明。

就His Excellence Mgr Perice主教在一封致「基督信徒家庭」秘書長信件的觀點,必須明白他作為當地主教,霧市達主教有權發表自己個人的信念,不過這只是他個人的意見。

最後,有關私人朝聖團前往默主哥耶, 本聖部指出他們是被允許的,只要他們不要把尚在調查的事件當作為真的證明,因還要由教會來審察。

扎達爾宣言十年後,我們可以說:

  1. 扎達爾宣言 : 該宣言現在仍然是教會唯一的官方聲明有關默主哥耶事件。
  2. 所有隨後教廷的聲明參閱本宣言。
  3. 霧市達主教 Mgr Ratko Peric 之立場應被理解為只是他個人的信念。
  4. 關於顯現和啟示的超自然現象的最終判決仍然開放。
  5. 扎達爾宣言展望的「特別適用禮儀教牧指令」仍沒有被賦予。
  6. 沒有人知道委員會展望的存在,應該要「繼續跟進並調查默主哥耶整個事件」。
  7. 私人朝聖團前往默主哥是被允許的,只要他們不要把尚在調查的事件當作為真的證明,因還要由教會來審察。教會沒有禁止神職人員陪同這些朝聖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