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簡報

1. 前克羅地亞時代

若根據存在於布羅尼奧地區和默主哥耶堂區的山洞來判斷,我們不能完全排除遠在石器時代晚期已可能有人居住,從石器時代晚期,有實質證據證明在這地區有前伊利里亞文明和文化;在青銅時代晚期,有伊利里亞部族的證據,在這地區發現的銅器是密集生活方式的證明,在高地築有圍牆的定居點(稱為『城堡廢墟』) 都是圓形或正方形的,是建於這個時代,有些是另有雙層牆環繞的。在默主哥耶堂區內仍有現存的雙層牆城堡廢墟(位於 Surmanci 和 Zuzelj),除了城堡廢墟外,伊利里亞文化(遍佈在布羅尼奧及默主哥耶地區)的最有力證據就是伊利里亞顯貴的墓穴。

在公元前第二世紀,達柯人與羅馬人聯盟向達爾馬提亞的伊利里亞部族發動戰爭,布羅尼奧原本是隸屬布羅尼奧的伊利里亞省,行政機關座落於斯普利特的索林,並從第三世紀開始歸入納羅納,刻在墓碑上的碑文可為羅馬軍旅和兵團曾在這地區駐兵和資深戰士曾在這裡居住作見證,這裡遺留下在第三世紀羅馬時代建築道路的部份,除此以外,還發現多個羅馬紀念墓碑和日常用品,最重要的羅馬時代考古遺址是在米肋天拿的天主教墓園找到,發現用羅馬磚塊砌成的建築物遺跡、但並沒有經過充分的審查。

2. 克羅地亞歷史的開始

第六世紀的後期,克羅地亞人開始在這裡的地區樹立勢力,布羅尼奧地區成為一個部族的政治和屬地單位,稱為地域,由官銜為地域長官的部族地區首長管理。

布羅尼奧一直隸屬扎庫盧米亞,扎庫盧米亞於1322年歸入波斯尼亞管治,從1357年開始,這地區就歸於匈牙利克羅地亞國王柳代維特一世。

從中世紀時期,在這地區的文明最著名的紀念物是真正的土著紀念碑(稱為”stecak”),在很多方面,來自赫斯高雲拿的土著紀念碑都優勝過來自波斯尼亞其他地區、赫斯高雲拿和克羅地亞,包括墓地的數量和面積、裝潢與裝飾的美觀及藝術性和精細度,在布羅尼奧本地就有很多墓地和紀念碑,及同樣在默主哥耶地區,有些紀念碑雕刻上雙手舉起作祈禱狀的人形十字架。

直至第十二世紀,這個地區是使用格拉哥里文字的,著名的『胡麥石塊』可為此作證明,在第十二世紀的後半期卻以西里爾文字其中的一種『杜布羅夫尼克』盛行,在布羅尼奧地區並未能發現任何中世紀的拉丁文石刻、只有用杜布羅夫尼克文的克羅地亞石刻。

3. 被土耳其佔領期間

基督宗教在羅馬佔領期間抵達圍繞默主哥耶的地區,從早期教堂的數目判斷,基督宗教是廣傳的,大部份教堂都遭受破壞,在公元後第六和七世紀遷徙期間被夷為平地,克羅地亞定居者很早就接受基督宗教,他們早在第七世紀就領洗,不過,天主教聖堂並沒有在中世紀的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境內紮根,卻促成了『波斯尼亞教堂』的擴張,在第十三世紀,道明會傳教士首次到達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包括赫斯高雲拿之地),但並沒有取得成果後,方濟會卻取得巨大成功,將『波斯尼亞基督徒』帶回天主教聖堂和天主教信仰。

在1463年,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被土耳其勢力攻陷,土耳其侵略者也想佔據整個克羅地亞、以伸延至維也納和羅馬、及同樣地更西的地方。途中,克羅地亞人阻止他們,為此原因,教宗宣佈他們是『基督宗教的堡壘』。不過,克羅地亞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不單很多克羅地亞人的生命在持續的戰爭中喪失了,而且克羅地亞的中部—它的心臟 – 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也被攫去。

在土耳其統治下的天主教徒生活是經常遭到強逼轉信伊斯蘭教、欺壓和迫害,在土耳其的封建制度下,克羅地亞人不能擁有不動產,天主教徒被永久定性為『國家的敵人』,因為他們的頭是在『敵人』的國土:羅馬。克羅地亞人以牧養牲畜為活,和在土耳其入侵者及信奉伊斯蘭教的本地地主的產業內工作,他們要為牲畜、玉米、穀物和甚至孩子繳交重税,土耳其人強行搶奪他們的孩子,強逼他們信奉伊斯蘭教,和逼使他們充作『奴隷武裝禁衛軍』:一支特別戰鬥部隊,用來征討仍未被征服而信奉基督宗教的國家、包括他們自己的克羅地亞國,為此原因,很多克羅地亞人被逼向西逃亡,這就是穆斯林元素如何進入原來差不多完全由克羅地亞人定居的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當土耳其人從東面闖入時,塞爾維亞人為逃避他們而向西遷移,但後來他們也助土耳其人征伐、並來到他們從未到過的這個地區。

4. 方濟會士的角色

從他們一來到開始,方濟會士的活動對克羅地亞人在文化、宗教和其他每一方面的生存都有重大的影響,方濟會士是在第十三世紀的前期出現在克羅地亞地區,在土耳其人佔領的整個期間(1463-1878年),方濟會士是唯一照顧在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的克羅地亞天主教徒屬靈上的需要、也是他們在土耳其政府前的代表和捍衛者,方濟會士與他們同舟共濟。在十六世紀的前期,於土耳其人破壞所有在赫斯高雲拿的方濟會修道院後,克羅地亞天主教徒的屬靈需要被從達爾馬提亞(即克羅地亞)的方濟會士接管,在土耳其的管治下,方濟會士被逼害、折磨和殺死,及很多被活生生拋入內雷特瓦河…,在土耳其統治的結束後只餘下方濟會修道院的遺跡。

在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地區設立的第一個方濟會會省是波斯尼亞方濟會會省,在1852年,赫斯高雲拿管理區成立,並在1892年設立赫斯高雲拿方濟會會省,會員至今仍服務於默主哥耶堂區。

方濟會士在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地區留下不可磨滅的足跡,很多會士以他們的個人聖潔和為福音作出的英勇見證令克羅地亞聖堂更豐盛 ; 他們教育群眾、並在字母順序排列和文學及科學的發展作出貢獻。

在十七世紀的大戰爭中,赫斯高雲拿內的大部份堂區都被破壞,其中包括默主哥耶堂區。在十八世紀相對和平年代的赫斯高雲拿,方濟會士召集餘下來的信眾重建堂區,默主哥耶堂區是於1892年創立的。

5. 奧匈帝國管治下的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及早期南斯拉夫的成立

在1878年從奧斯曼帝國統治解放後,奧匈皇權接管這地區,因為政治的理由,奧匈皇權不想將剛解放的地區歸入在歷史上它們本屬的克羅地亞,就此,歷史重演,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的克羅地亞人仍與祖國分隔開。

1914年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導火線是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在薩拉熱窩被塞爾維亞人加夫里洛·普林西波刺殺。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以欺詐手段成立了南斯拉夫,作為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和斯洛文尼亞人的王國,這個欺詐是由當時列強造成的,在這個王國,克羅地亞人是被壓逼的,在1928年,為克羅地亞爭取自由的國會議員在貝爾格萊德的國會大樓被人背信棄義殺死。1929年南斯拉夫王國建立,它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時被瓦解。

6. 在第二個南斯拉夫的生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克羅地亞人的死亡人數巨大,大戰結束停火正式宣佈時,約三十萬平民和士兵在布萊堡喪失生命,稱為克羅地亞人的『苦路』。根據達成的協議,盟軍應該為投降的克羅地亞人及逃避共產主義的人給予庇護,但盟軍在陸軍元帥哈羅德·亞歷山大的指令下將士兵和平民交給共產黨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和游擊隊。單在布萊堡就有很多人失去生命,而其他人卻要形成一條六十公里的長線、被帶去南斯拉夫的共產黨和集中營,這是克羅地亞的哥耳哥達(基督被釘死之地)的開始,被稱為『苦路』,從新成立多民族的南斯拉夫國的最北點伸延至最南點。在路上,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和游擊隊在沒有審訊、也沒有確定他們的罪狀而隨意殺死克羅地亞人,特別被殺害的是來自赫斯高雲拿的克羅地亞人。

共產黨員殺了630位從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來的神父和修女,單在赫斯高雲拿方濟會會省就有70位方濟會士被殺,第二次世界大戰就奪去了默主哥耶堂區344條人命。

在默主哥耶堂區,生活在共產黨管治下是艱苦的,人只因他們是天主教徒和克羅地亞人就會被打及判入獄囚禁多年,在學校,正如在克羅地亞其他地方,共產黨員試圖將兒童與他們的國民身份和信仰分隔。

與此同時,這個地區被有系統地在經濟上忽視,目的是要盡量多的人離開這裡,在聖母顯現最早期前來的朝聖者就看到這個狀況正在運作,他們發現一個非常貧窮的地區和非常粗魯無禮的警察,行政部門並不容許對接待朝聖者有絲毫的幫助,相反,很多朝聖者和本地人都被逼害和監禁、只因他們說聖母顯現。

7. 解放

共產黨暴政在1990年失勢,克羅地亞人一致決定獨立、脫離不合法建立的南斯拉夫。這肯定與大塞爾維亞的想法不配合 , 所以,主要由塞爾維亞人組成的南斯拉夫軍隊在1991年6月25日(聖母顯現的十週年)攻擊斯洛文尼亞、跟著是克羅地亞、然後是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企圖窒礙獨立。數十萬人在這血腥的戰鬥中喪生,世界原可阻止這場流血,但它們卻因各自的利益而沒有這樣做,歐洲經濟共同體繼續譴責交戰各方,希望不沾手及保存南斯拉夫作為一個多民族國家,用作促進它自己的目標,美國布殊總統的國務卿詹姆斯·貝克甚至容許南斯拉夫軍隊襲擊斯洛文尼亞。

歐洲和世界勢力不斷尋找在這地區各自的利益。因此,他們嘗試和繼續將這場戰爭混淆視聽,將它描述為各方都勢均力敵的內戰,不過,事實是完全不一樣 , 並且很簡單:塞爾維亞人想建立大塞爾維亞,攻擊與他們一直共同生活在同一國土的其他人,他們可以這樣做,是因為在前南斯拉夫,所有權力都在他們手中,世界大國選擇他們作巴爾幹半島的『警察』,因此,他們溫和地看待他們的行動,就算他們在武科瓦爾犯下第一次種族滅絕罪行,世界大國並不阻止他們。只有當超出一切範圍 , 並開始損害其保護者的聲譽時才開始阻止他們。

克羅地亞人與穆斯林社區在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的戰爭(在1993年)起源於一連串的誤會,但也是由於有些外國情報服務組織盡量佔領和鞏固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的地區。克羅地亞人只想除了他們外再沒有其他人管治他們,他們想逗留在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的同時有自己的學校和獲容許稱他們自己的語言為克羅地亞文,在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內最大的社區穆斯林社區在原教旨主義者的領導下,想在新的國家以伊斯蘭的法律統治、並將其法則強加於其他人,為此,他們從世界各地將伊斯蘭士兵聖戰者帶來,並在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犯下可怕的罪行。不過,這場戰爭很快就被阻止,因為這場戰爭確實是不需要的。

今天,默主哥耶是波斯尼亞和赫斯高雲拿的一部份,由於共產黨的管治和可怕的戰爭,它的基礎設施仍是不健全。不過,甚至在戰爭最殘酷的衝突期間也沒有阻止朝聖者到來,他們中很多人帶來援助,幫助克羅地亞人留在原地,克羅地亞人永遠不會忘記此事。今天,越來越多朝聖者到來,他們希望全心經歷這個恩寵時刻 , 不要讓它從身邊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