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主哥耶

和平之后圣地指南

默主哥耶

「经过三年的委托研究后,我们众位主教接受默主哥耶视为一个神圣场所,一个圣地。这意味着如果有人以某种形式对天主之母崇敬而又符合教会的训导及信仰方式,我们不会有任何的反对。因此,我们将其留待进一步研究,教会并不着急。」
- Dr. Franjo KUHARIĆ 枢机主教,萨格勒布 (Zagreb) 总主教

Glas Koncila, 1993年8月15日

默主哥耶堂区

默主哥耶堂区座落于赫斯高云拿(Herzegovina) 地带,位于雾市达(Mostar) 西南25公里,默主哥耶(原名是斯拉夫语,含意是两个山脉之间) 与比哈科维奇(Bijakovici), Vionica, Miletina 及Šurmanci 五个村庄合组成一个罗马天主教堂区,而其中默主哥耶是最大的村庄。当时约有四百户家庭,到2005年统计,大约有五千居民。堂区的牧民职务是交托给赫斯高云拿方济会圣母升天会省的神父主管。

参阅:

整个地区都居住着十三世纪前已接受基督宗教的克罗地亚人。在历史文件中,于1599年已第一次提及这村庄。目前的堂区成立于1892年,并奉献给圣(长)雅各伯宗徒 – 朝圣者的主保。

直至1981年6月24日,默主哥耶的生活如同该地区的几个村庄一样:居民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烟草和葡萄,生产葡萄酒及蔬菜以维持家庭生计。由于社会环境因素,许多人涉足世界:远洋前往西欧国家以及波斯尼亚 – 赫斯高云拿和克罗地亚的城镇。

圣母的显现

在1981年当圣母开始显现,堂区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圣母不单止拣选了六位神视者作她的见证人及合作者,而是整个堂区及其朝圣者。从以下的讯息中圣母已明确地告知:「我特别选择了这个堂区,并想领导它。」(1984年3月1日)

参阅:

在1981年6月24日大约下午六时,六位年轻人—— 绮帆嘉• 意飞(Ivanka Ivanković)、蜜欣娜• 积伟(Mirjana Dragićević)、苇丝嘉• 意飞(Vicka Ivanković) 、伊凡• 积伟(Ivan Dragićević)、伊凡• 意飞(Ivan Ivanković)及薇嘉• 柏维(Milka Pavlović) (这些青年并没有血缘关系,此地许多居民都是同姓的),在一个名为Crnica 的山上,位于博报导(Podbrdo) 周围几百米处,看见一位年轻的女子手抱婴孩,招手示意他们走近,但他们感到惊讶和害怕,不敢接近她。

参阅:

第二天1981年6月25日同样时间,其中四位:绮帆嘉、蜜欣娜、苇丝嘉及伊凡• 积伟内心感到强烈的催逼,要到他们前一天见过那人的地方去。他们认出是圣母玛利亚。玛莉雅 • 柏维和耶哥夫 • 高路也加入行列,于是形成了这个默主哥耶神视者小组,他们祈祷并与圣母谈话。这就是为什么6月25日是圣母显现的周年纪念日。根据神视者们的陈述,从那天开始,他们无论置身何处,每日圣母都向他们显现,有时是一起或个别会晤,而薇嘉及伊凡 • 意飞再也没有看见圣母了。

参阅:

1981年6月26日就在显现的第三天,圣母首次发出和平的呼声:「和平、和平、和平—— 只有和平!人与天主之间,人与人之间,必须由和平掌控。」由于圣母的显现及讯息所吸引,首先是该堂区居民,然后是来自其他村庄以及世界各地的人开始聚集和祈祷。
自从圣母开始显现后,神视者们、他们的父母和亲戚、堂区信众及神父们、甚至朝圣者立即受到迫害。这些神视者们被带去警察局进行调查及作精神检查,但结果都说明他们是健康正常的,而往后多年进行了进一步检查,亦带出相同的结论。

参阅:

当时是默主哥耶的堂区主任司铎旭素神父 (Fr. Jozo Zovko) 亦于圣母初次显现一个半月之后被拘捕。他尽管无罪,却被共产党法院判处三年半监禁。
感谢圣母的显现,使默主哥耶由一个简朴的乡村堂区,变成为一个来自全世界众多朝圣者聚集的地方。 (在最初的二十年,朝圣者已超过二千万) 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祈祷中心之一,可与露德及花地玛媲美。无数见证者说,在这个地方他们确实找到信仰与和平。

根据神视者们一致的见证,圣母把讯息交由他们传达给堂区和全世界。主要的讯息是「和平、信德、悔改、祈祷及守斋」。当地堂区的信众和朝圣者首先成为圣母显现及讯息的见证人,然后偕同神视者们,一起参与圣母实现转化世界以及与天主修好的计划。

1982年底,圣母透过内在的声音「心听 」,向两位只有十岁的女孩谢莲娜 (Jelena) 及玛莉欣娜 • 华斯 (Marijana Vasilj) 说话。由1983年至1987年,圣母通过他们的祈祷小组,为从显现之初就已创建的祈祷运动提供了咨询。

圣母给予的讯息在默主哥耶构成了一所和平、祈祷及爱的特殊学校。

圣雅各伯堂区

堂区于1892年成立后不久,古旧的堂区圣堂在1897年便建筑完成。为当时这是一座宽敞而美观的建筑物,但由于建立在不稳固的土地上,很快就开始出现裂缝。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堂区信友们立即开始考虑建立另一座新圣堂。该建筑工程始于1934年,持续至1969年1月19日,这座有两个钟楼的大圣堂才被奉献祝圣。

今天的圣雅各伯圣堂不仅为堂区信友们,亦为所有朝圣者是一个举行圣祭礼仪和祈祷生活的焦点及中心。
位于圣地东侧交通回旋处内的围墙公园就是古旧的堂区圣堂曾经站立过的地方。

外部的祭坛

由于新的需求,随着众多的朝圣者蜂拥而至,自1981年以来,圣堂及其周围环境已重新布置。

外部的祭坛是于1989年建成,周围的祈祷地区设有大约五千个座位。在夏季及盛大节日,当成千上万的朝圣者聚集于默主哥耶时,这儿就是他们聚会的地方。

光明五端奥迹

在圣堂的西南部通往复活救主铜像的上主之路,沿途安置了用色彩斑烂的马赛克所铺砌成的玫瑰经光明五端奥迹。这是意大利艺术家Arripo Paza的作品。

显现山

这是圣母首次显现的地方,位于比哈科维奇 (Bijakovići) 村庄之上几百米高的博报导 (Podbrdo),今天被称为显现山。

一条陡峭的小径从房舍通往显现山的所在地,沿着这山径,于1989年放置了代表玫瑰经欢喜及痛苦奥迹的青铜浮雕。 (这是Prof. Carmelo Puzzolo的作品。)
在走向圣母显现所在地的途中,竖立了一个大的木十字架,标志着圣母于第三天在此显现,透过玛莉雅首次发出和平的呼唤。
为了纪念圣母显现二十周年,在2001年9月8日一座和平之后雕像被安置于圣母显现的地方。那雕像是按照位于堂区圣堂前面的雕像模型去做的。 (这是Dino Felici的作品。)
对于朝圣者们来到圣母显现山,通过个人的祈祷和诵念玫瑰经与圣母相遇。

在 2002年6月,那代表玫瑰经荣福奥迹的青铜浮雕被放置在向下通往 「蓝十字 」的山径上。 (这是Prof. Carmelo Puzzolo的作品。)

于1985年在显现山的山脚放置了这个「蓝十架」是为了纪念圣母曾在此处显现。自从1982年7月4日,神视者伊凡的祈祷小组便定期在这里聚会。

十字架山 (基斯域山)

十字架山位于默主哥耶520米以上的群山之巅,1934年3月15日,堂区信众建造了一个高8.56米的混凝土巨大十字架,以纪念耶稣1900年前被钉死。十字架上写道:「给人类的救赎主耶稣基督,作为他们信仰、爱和希望的标志,以纪念耶稣逝世1900年」。
当时从罗马收到真正十字架的圣髑被嵌入横梁之内。

从那时起,每年童贞圣母玛利亚诞辰庆日之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便会在十字架脚下举行弥撒圣祭,以庆祝光荣十字圣架,这已建立成为一个习俗。

根据神视者们的说法,圣母在1984年8月30日的讯息中说:「那时你们建造这个十字架,其实就是在天主的计划内。」
因着圣母的显现,信徒开始沿着十字架山拜苦路,最初每处苦路是用简单的木制十字架做标志。在1988年才安置了青铜浮雕 (这是Carmelo Puzzolo的作品)。除了山园祈祷外,每个浮雕上都有圣母位于其中。
对于朝圣者来说,十字架山是一个呼唤去与受苦难的耶稣相遇,并发现祂的爱。
于2001年11月24日斯拉夫高神父(Fr. Slavko Barbarić) 逝世一周年纪念日,在他把自己的灵魂交托给天主手中的地方,竖立了一座纪念碑:斯拉夫高神父的青铜浮雕镶嵌在石头上,是位于第十三处与第十四处苦路之间。它将保留作为一个标志,以记念这人说了他的想法和做了他所说的,即跟随了福音及降生成人的圣言之母,和平之后的讯息。

堂区圣堂周围的祈祷区

圣体小堂

朝拜圣体小堂建于1991年,为朝圣者提供一个静默朝拜明恭于祭台上至圣圣体的地方。由于圣地缺少祈祷空间,因而早上会在此以各种语言举行弥撒圣祭,但下午开放可以用作个人祈祷。

五位为信仰而殉道的神父,他们是属于该堂区的居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被共产党杀害。他们的圣髑于2000年被安置在朝拜圣体小堂内。

和平之后雕像

和平之后的大理石雕像于1987年在圣堂前面的广场上竖立起来,成为了圣地的象征 (是来自意大利的 Dino Felici 作品)。

告解室

感谢圣母的显现,默主哥耶成为修和的地方,特别是告解圣事的体验。 1990年在圣堂侧面建成二十五个告解室,并于2001年加以修复。到2012年,堂区因应需要,在圣堂的另一面再增设了三十六个告解室,现合共有六十一个告解室。信友们在那里每天都有机会体验上主的宽恕。

St. Leopold Bogdan Mandić 雕像

圣利奥波德 (Leopold Bogdan Mandić) 于1866年5月12日出生在克罗地亚。进入方济嘉布遣会后,在1890晋升铎品,他每天花13至15小时听告解。 1942年7月30日逝世。教会在1983年10月16日把他列入圣品,立为告解主保。他的青铜雕像 (来自意大利Carmelo Puzzolo 的作品) 于1998年被安放在圣雅各伯堂东侧的外部告解室附近。

木制十字架周围的祈祷区

在圣堂的西北部竖立了一个木制的十字架,周围安排作为静默祈祷的区域。在这里朝圣者可以点燃奉献的蜡烛。

朝圣者聚会和休闲的外部区域

2000年建成了朝圣者开会和休闲的有盖区域。在它后面可以找到洗手间设施。

复活救主铜像祈祷区

在圣堂的西南部通往墓地的上主之路,于1998年复活节竖立了一座复活救主的青铜雕像 (这是斯洛文尼亚雕塑家 Andrej Ajdič 的作品)。复活救主铜像的底部代表耶稣的坟墓。耶稣伸出双手代表复活。而2002年复活节,在铜像周围安排了个人及团体祈祷的地方,并设置了十四处苦路,以方便无法攀登十字架山的人们拜苦路。

圣若望保禄二世团体集会厅及
和平之后油画

在堂区祈祷聚会的朝圣者要求建造一个可用作举行会议、祈祷会和国际研讨会的空间。该大厅建于1998年,可容纳八百人。

在这里,你还可以找到一幅和平之后的油画 (这是 Carmelo Puzzolo 教授的作品)。

“KOVAČICA” 墓地

斯拉夫高神父和 Križan Galić 神父都是埋葬在当地的 “Kovačica” 公墓。后者是在默主哥耶做主任司铎时在神父居所被激进份子杀死的。

不同的服务

神父居所

1892年堂区成立后便立即建造了神父居所,并于1990年再修复翻新。当时旧的堂区圣堂仍在建设中,不宜使用,此外1992年战争期间,弥撒圣祭都是在神父居所的地下室举行。

神父居所的大门不仅向堂区信众敞开,而且亦是为全世界的朝圣者。

在神父居所,于 Križan Galić 神父被共产党杀害的房间里,你可以找到他的浮雕像。

资讯站

该资讯站成立于1991年,在战后于1995年重新建立。它为朝圣组织在圣地的朝圣计划提供服务:集中朝圣者的登记,与向导建立联系,并筹划与默主哥耶的方济会士及神视者的聚会,为朝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而成立的“向导协会” 与资讯站紧密连接。

纪念品商店

与其他朝圣地一样,朝圣者渴望并且有需要带些纪念品回家,作为自己所经历的纪念。在神父居所附近有一间纪念品商店,朝圣者可以在这里找到念珠、十字架、圣牌、圣像、书籍、音乐、录影光碟、录音光碟及其他宗教物品。

急救站

急救站於2003年春季投入服務,位於聖地的西側靠近停車場。Maltese Order 醫療服務隊從五月一日至十一月一日每天由上午九時至下午九時為朝聖者及堂區居民提供幫助。

停车处

圣地的西侧是朝圣者可以用来停放私人车辆和公共汽车的停车场。

与圣地有关的机构

Domus Pacis (和平之家)

朝圣者来到默主哥耶都表示需要一个地方让他们能够宁静地祈祷好几天或有一个退省。因此,在1990年我们在圣地的附近购买了一所房子,名为「和平之家」(Domus Pacis),祈祷之所。

如今「和平之家」全年每日都有人应用。不同的活动在此不断进行,为本地和外来朝圣者举行祈祷研习班( 特别是祈祷和守䶒研讨会 ),退省及修敛心神避静之用。

如有需要可与堂区办事处或通过我们的电邮联络。房子是免费提供的,自由捐献。我们希望以后会继续这样。

母亲村

母亲村是一个教育和照顾被遗弃及被忽视的孩子的机构,自1993年已成立,这是源于创始人斯拉夫高神父的渴望,为儿童及青少年提供有计划、有组织的教育以及照顾,使他们可以在身体、智能、道德、灵性及文化上发展。通过天主教的内容和思想,合作者为他们提供了自由、尊严、接纳,以及最重要的是爱与了解的条件。

这机构于1996年9月8日正式开始工作,由赫斯高云拿地区的方济会学校修女和在俗的工作人员负责并照顾他们。

母亲村校园内还设有一个幼儿园,一个牙医实验室及一个物理治疗站。

圣方济花园

圣方济花园位于母亲村西北部的一片森林,是已故斯拉夫高神父最后一项的计划。灵感来自圣母的讯息,她告诉我们:「走进大自然,看看大自然是如何醒觉,这将帮助你们敞开心灵给爱的天主,造物主。」(1993年4月25日)

透过耐心的工作和照顾,一个生长在岩石地上而被忽视的松树林变成美丽的自然场所,用作退省及娱乐、祈祷及教育。这里还有两个小人工湖,与儿童一起工作的教学材料,几种家畜及野生动物和鸟类,以及三只小马,它们可以作治疗用途。 (适合残障儿童的治疗骑行)。

Cenacolo 团体

Cenacolo团体是由Elvira Petrozzi修女于1983年在意大利的Saluzzo成立,目的是帮助吸毒者。团体的主要目标是发现并实践基督徒生活的真正价值。按照他们的话,他们的治疗是靠耶稣基督,而康复的方法是祈祷、工作和友谊。

因着特殊的恩宠,在默主哥耶那些年青人领受到他们所追寻的真理。 Elvira修女在这里开设了两所房子:1991年一所为男孩的房子叫做「生命之田」,而2000年一所为女孩的房子叫做「喜乐之地」。

Cenacolo 团体的男孩们很乐于接待朝圣者,并为自己吸毒成瘾得到解放及转化作出见证。

根据教宗吴尔班八世的法令及梵谛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指示,作者声明无意先于教会的审断,他对此完全服从。诸如「显现」、「讯息」之类的词在这里具有人类见证的价值。
2002年6月编写 (2020年中译及补充资料 )